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红线三匝(4)
    敖锦回了龙宫三两日都还惦记着迟陌给他蒸的那只鱼,撒了细细的葱花和蒜瓣,一出锅就是热腾腾的香气,一屋子的鲜美。

     真是好手艺,就是龙宫里也吃不到那样的味道。

     再又想起迟陌那淡淡的眉眼,真像春日里的溪水,清清澈澈撒了金灿灿的阳光,让人看了心底暖和。就是太拘谨了些,跟他一个饭桌上也不肯抬起头来,红着脸扒他那碗米饭,问一句答一句的,太过无趣。

     又准备往渔村跑一趟,天庭的请帖却送来了龙宫,原来是又一年蟠桃盛宴。敖锦场向恒越抱怨,“你说这蟠桃再是好,吃个千年下来也不过就是个桃子,我们又不似寻常散仙,得了一口桃子能精进修为,巴巴的去讨她的快活也不知是为什么。”

     恒越漫不经心的摇着扇子,“只当是玩乐罢了,天天呆在这龙宫里你也不嫌闷得慌。”

     也就敖锦才不喜这种盛会,恒越可谓如鱼得水,才刚落了座,便有老相好迎上来嘘寒问暖。看似云淡风轻的只说一切都好,眼底还留了一抹化不开的浓情,唇角那笑里夹了三分苦涩,仿佛是昔日恩爱历历在目从不曾忘,惹的芙蓉花神偷偷抹了眼泪还没开席便叹气走了。

     再回看,三殿下恒越又与新晋的司花侍婢攀谈起来。勾着一汪桃花眼,轻巧一个术法,葱葱玉指上便多了一枚精贵的红珊瑚戒指。

     敖锦看不过眼,“你欠下的情债,只怕下一世都还不完。”

     恒越不以为意,“还不了便拿命抵,这一世还不知什么时候到头呢,像你那般拿头去撞轮回盘的事,我可做不出。”

     知自己一时嘴快说错了话,恒越忙给他斟酒,“今日王母娘娘盛宴,该尽兴一番才是正理。”

     敖锦倒是也没什么,都是千年之前的事了,若说疼,还是疼的。大约是疼的太久了,现下早已没一点知觉。就是心口破了洞,千年了,也早结痂了。拿青玉的筷子夹了碟中一瓣鲜笋,是还可口,仍比不上那兔子的手艺。说起来,蠢兔子肯定是没尝过蟠桃的滋味,要不要带些去凡间让他尝尝。

     瑶池里载歌载舞,众仙也是喝酒谈天。数位司花侍女款款而来,云锦的缎子,鲛绡的织纱,轻歌曼舞间含笑嫣嫣。恒越拉着敖锦看向武德仙君低头笑,“瞅瞅,眼珠子都要看出来了,王母可瞪了他两次了,还不知收敛收敛。”

     又拿折扇指着张国老说,“这老头前些天喝醉了,居然跑去跟哮天犬斗法,一人一狗打的天昏地暗,吕洞宾把他拖走那会,他口里还念叨着要把哮天犬煮来吃呢……哈哈!现在二郎神看到他都黑着脸绕着走。”

     敖锦也跟着哈哈大笑,两杯酒红了脸,就索性依了性子一杯紧接一杯。有一句没一句跟恒越将这三界的趣事都数了遍,不知怎的又提起了那只兔子。恒越说,“不如你去太上老君那讨些仙丹,就是凡人吃了也能羽化成仙,更不说妖了。或者你去问问嫦娥,当年吞的是个什么名堂,也找来给那兔子喂了,省得你惦记着还要往凡间跑。”

     敖锦偏偏不服,“谁没事惦记那蠢兔子,这成仙之道是这么好修的?由他去,生死都不干我的事。这天界有美酒有佳肴,我何苦往人间去讨他那口粗茶淡饭?”

     “哈哈哈……”恒越知他素来这个性子,闷笑着给他斟酒。

     说着不去凡间,敖锦就当真没再去过,偶尔还会想起当日临走前对迟陌说过“改日再来”——哼,他堂堂东海大太子有听不完戏、喝不尽的酒,谁有空去想一只凡间的蠢兔子。

     期间也去了趟月老祠,老头子苦口婆心的劝,能绑上一根红线的缘分可是几世修来的,大太子何苦违逆天意,顺着姻缘往下走未必不是美事一桩。敖锦压根不乐意听,板着脸就走了。

     迟陌起先也静心等了几天,神行千里去洞庭湖摘了新茶,又去天山雪顶盛了半壶的雪水,曾见过长陵上仙饮的便是这种茶,想来他该喜欢。后来,也跟着村里人去打渔,正赶上天气不好,一船的人忧心忡忡生怕遇上狂风暴雨丢了性命,他口里跟着念念有词龙王爷保佑,眼里还是笑着的。跟着村里手艺最好的张婶学了三两个复杂些的菜式,一屋子的人都夸赞说将来谁能嫁给先生,当真是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三两月都不曾再见那个倨傲的大太子,心里猜测,是有事耽搁了,还是早已经将他忘了?只说改日,没定期限,等他得了空,还是会来的吧。就这么一天天过下去,日子本是波澜不惊的,无端端好像有了什么盼头似得。

     谁料一转眼就过了二十年,该是不会来了。他也清楚,东海的大太子真能跟他凡间一个小妖有什么情谊不成?元宝虽没赶考做状元,也娶了个贤惠的媳妇,生了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祖孙三代在这渔村里其乐融融。春去秋来,迟陌踏着皑皑白雪在元宝坟上立了一炷香,手里捻着敖锦送出去的那颗珍珠——早年元宝媳妇得了重病,耗的家里一贫如洗,只好拿了朱钗出来当,他悄悄化了形,从当铺里偷出了一颗来。

     这人世间啊,总有生老病死,就是他们做妖的,迟早也有形神俱灭的那一天。始终是不比九天上的那些神仙,始终啊……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何必再等呢?

     云泥之别。

     碧云山上,一局棋竟走到了死路。

     黑白交错间,敖锦缓缓把棋子又搁回了棋盒里,“哼,无趣。”

     “正是了,你堂堂的东海太子跑来这碧云山成日跟我一个老头喝酒下棋,还能有什么乐趣?”止水一拂袖,棋局已散,黑白棋子妥帖的盛在棋盒,“你该和恒越学学。”

     “他又有什么乐趣,不过是百年又百年,换着人缠绵罢了,没半点真情实意。”

     止水忍不住笑了,“嚯,你倒还看的通透了?不若去我佛如来座下虔心修些佛法可好?”

     敖锦不理他,起身就准备要走。

     “又着急往何处消磨时日?我且让你看看你怎么也不肯去的凡间如今是什么样可好?”

     敖锦一回头,碧云山下层层白云雾气竟顷刻四散,取而代之只有黑云滚滚,将这白昼压得好似夜幕降临。他微微皱了眉,不知道止水老头又打什么主意,只屏息又往下望去——倏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砰的一声炸雷,震得他心底发颤。

     他忍不住转头问止水,“这雷电蹊跷,我都没见过。”

     “真是少见识,这是妖类在历天劫,经这一遭,若能成仙便是造化,若不能,只得给这雷劈得神形俱灭。”止水看敖锦眼里还有不信,掐指在他面前算,“大太子不记得你自蟠桃盛宴那天开始在这天界逗留了几日了?所谓天上一日地下三年,如今下界可整整二百年过去了。”

     敖锦怔在当下,眼睁睁看着又一道闪电划过眼前,刺的他睁不开眼。又极力往下面看了又看,只见山间树木给雷劈的着起火,赤红色的烧向天际。山巅上静静坐着一个人,灰蒙蒙的衣衫,脸色的神色淡淡的,低着头咳出一口鲜血来——竟是那只蠢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