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万丈红尘(1)
    人说北海的三殿下啊,真真是风流成性。一张嘴巧舌如簧,哄了多少仙子芳心暗许,耳鬓厮磨的过个百年又薄幸而去,偏偏还落的个不埋不怨。敖锦常取笑他,天庭可是清心修炼的地方,倒成了你恒越的后花园,亏得是王母睁只眼闭只眼。

     清心修炼?这偌大天庭有几人是清心寡欲、闭眼不看万丈红尘的——反正他恒越没见过。

     说来又想起前日的那个长陵,一袭白衣淡然不容喧嚣的样,唇角是带着宽仁慈悲的笑,眉目里仿佛掠过四月的暖阳春水。单是脑海里闪过他的摸样,也好似有清风拂面。恒越禁不起自己一时兴起,带着美酒前去扣了无尘阁的门。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奴仆领着踏过碎石铺就的小径,两排青竹投下摇摇晃晃的剪影,潺潺水流声越来越近,待走过了素白的矮桥,恒越将折扇展在胸口——嚯,这无尘宫真是个清净雅致的地方。

     再往前走便是长陵的居所,从这看去,也不过古朴精巧的一所别苑罢了。白墙黑瓦,没半点装饰。人都说长陵上仙才是个仙的样子,不沾半点的七情六欲,阅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愁,眼里泛不起一丝涟漪。又说那个长陵啊,性情还是温顺的,可是任谁跟他交好都那般清淡如水,时日长了当真无趣,怪不得在这天界也没个伴——说来说去,就是太仙了些。

     都是九天上的仙神,竟还嫌弃起人太仙了,什么个道理?

     一眼望去就见长陵倚在横廊上读书,月白的长袍上不染纤尘,长发散落至腰,眼里似笑非笑的淡然,娴静的好似皎月清霜。见他来了,忙搁了书迎上来,眉目都是谦和的。

     恒越拎着酒走上前说,“恒越不请自来,长陵上仙,打扰了。”

     若说喝酒,总该是纵情些的,到底是能醉人的东西。再难相交的人,只要能灌下他两杯酒,说什么还是次要,但有什么心绪,眼里的变化是肯定藏不住的——所以恒越喜欢与人喝酒。

     但能把这酒喝得如同品茶一般……

     恒越把玩着手里青瓷的酒杯,支着下巴看长陵低头浅浅斟了一杯酒,垂落的长发半遮了眼眸,纤瘦的手腕关节分明,隐约能看见那白皙皮肤下浅蓝色的血管。五指颀长握了酒杯,仰头细细抿下一小口,下咽时喉结处微微一动。细细品味了一番,才温声细语道,“素来听闻三殿下所酿的酒不同凡响,果然名不虚传,回味无穷。”

     薄唇沾着酒水,泛着水红的颜色。

     恒越暗自在心里稍稍惊叹,这个长陵,真是一副好皮相。

     眯着桃花眼自斟一杯酒一饮而尽,恒越摇着折扇笑,“要是长陵上仙喜欢,北海别的不敢说,薄酒还是有一些的,我隔日再带些来与上仙品鉴。”

     长陵侧目,“殿下客气,唤我长陵便可。”

     “那你也不必一口一声称我殿下。”恒越笑着环视四周景致,“说来,天界众仙甚少有与我不熟识的,千年来竟都没来你这一趟拜访,真是不该。”

     长陵轻声回说,“千年间我也不过回天庭数次,余下时间都辗转凡间,殿下很少见我并不奇怪。”

     恒越这才注意到,这个长陵,竟是声音都比寻常人好听些。清润的像浸在寒水里的美玉,每个棱角都让水流细细打磨着,泠泠作响,却又自有股疏离淡漠的味道。

     真是从骨子里就透着仙气,世间万般美好也该在他面前矮下去三分。

     长陵又说,“殿下的酒据说是天帝也难得能一饮,不想长陵有此口福,然而无尘阁无酒无菜,实在是怠慢了殿下。”

     “无尘阁是修炼的清净之所,非是饮酒作乐之地,这回实乃是我唐突了。倒是不知恒越若再来,可会打扰上仙修行?”

     长陵淡笑,“不过是终日无所事事,谈不上修行二字。”

     话说到这,仍是客套,颇为无趣。恒越也不逗留,起身告辞,“如此,我三日后再来。”

     来日方才,既然是初见,点到即止就可。探了探这个长陵的性子,该掌握何等火候,恒越已在心里略略有了想法。要是能得他亲睐,往后百年,怕是不会寂寞。

     回去的路上不巧遇上了婉画仙子,起先以为她素来冷若冰霜,勾起了他的兴趣,才结交不过数日便摸清了她刚烈的本性,心知不能纠缠,就早早的冷淡了下来。本想着不至于闹得太僵,谁知婉画还是在人前言说与北海恒越楚河汉界——摆明是怨恨上了。

     只是早已经让人怨恨惯了,心里虽然芥蒂,面上还是不咸不淡。不过是一场男欢女爱,说亏什么欠什么,最是无用。恒越垂了眼,特意加快了步伐。

     擦肩而过之际,婉画停步笑言,“殿下好兴致,竟与长陵上仙交上了关系。”

     客客气气笑说了一句,“多交个朋友罢了,横竖没什么害处。”

     婉画冷冷哼笑了一声,话里也不知是讥讽还是叮嘱,“殿下什么心思,婉画又不知不是,何必遮遮掩掩?不过我可要提醒殿下一句,长陵上仙非是寻常人,任你再玲珑的手段也偷不来他半点情意,那个人啊,命中注定无七情。你硬是凑上去,恐怕捞不着好处。”

     仍是谦和笑意回说,“仙子提点,恒越记下了。”

     言毕转身便走,云雾缭绕着锦衣,折扇摇得自在。留下婉画恨恨的站在原地,红唇都要咬出血印来,死死绞着手里的帕子。

     敖锦常说他欠下数不胜数的风流债,总有一日是要还的。他也不是不信,世间因果从来如此,由不得他否认。那又如何?人活一世总有死期,妖类千年都历天劫。他们这种仙神,生来无忧,眨眼就是百年光景,要是这点因果报应也惦记着惧怕着,枉费修行。

     何况要说情爱,这世间要是有一人能让他恒越交付了真心,将这命予了他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