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准备手术
    14:准备手术

     林宸突然想笑,这个人还真是敢问啊。

     “傅谨严,你想太多了吧。”

     林宸一把拂开傅谨严的手,“说真的,傅谨严,你现在就是自尊心在作祟,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过,结果你甩了我之后,发现我这么多年居然过的不错,所以心里就不舒服了,就千方百计的想证明其实我还喜欢你,这么多年都在日夜思念你,过得一点都不好;傅谨严,其实我还真就过的不好,所以你别折腾我了,成吗?”

     傅谨严脸上难看的不行,“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不然他还能怎么想?想你真的喜欢我,想你伤害我的理由就是喜欢我吗?

     “你表达出来的意思是这样。”

     傅谨严看了林宸半晌,突然就笑了,像是释然一般,“你还真是不吝啬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我。但是林宸,你明知道我是这么想的,却依旧答应做我的长期床伴;你这算不算是贱?”

     “那是你逼我的!”

     “你要是真不想要,就算我再怎么逼你你也不会答应。”

     林宸的脸色更加惨白。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就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林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宸啊……”林妈妈没想到傅谨严也在,怔了怔,之后才笑道,“小傅也在啊。”

     傅谨严朝林妈妈礼貌的点了点头,“阿姨好。”

     林妈妈是越看傅谨严越喜欢,长得好,又有礼貌,看起来就跟那种心浮气躁的小男生不一样。

     “快坐下快坐下,吃饭了吗?”

     “等等出去就吃。”傅谨严说完就看了一眼林宸,“阿姨,刚刚林宸从床上摔下来了。”

     林妈妈脸色大变,“从床上摔下来了?那腿有没有事?”

     林宸讪笑了几声,挠了挠头,“也没什么大事。”

     “医生让去照个x光,他不让我抱着去。”

     林宸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位就是来告状的啊。

     林宸赶紧看向林妈妈,林妈妈脸色尤其不善,林宸立马解释:“妈,我跟他都是男的,抱着多怪啊。”

     “那腿断了是不是就不怪了。”林妈妈把手中的餐盒往柜子上一放,“先去照个x光看看到底有没有事再吃饭;小傅,你现在有时间吗?”

     傅谨严点头。

     “那得麻烦你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抱下去了。”

     这一句话无疑让林宸瞬间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他千方百计的想要摆脱傅谨严,结果他妈一句话就让他一切努力付之东流。

     傅谨严应了一声嗯,视线便留在了林宸身上。

     林宸瞪着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眸子让傅谨严莫名有种想要□□他的冲动。

     傅谨严压住了心里的悸动,俯身就抱起了林宸。

     “在美国没饭吃吗?”傅谨严小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他刚刚就想说了,一米七八的个头,抱起来居然没什么重量。

     林宸又白了他一眼,开始闭口不言。

     傅谨严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

     林妈妈走在最前面开了门,林宸下意识的把脸藏起来,别过脸就撞到了傅谨严怀里。

     不过这一次林宸却也没躲,反倒是栽在傅谨严怀里连眼睛都没露出来。

     他很怕别人异样的目光,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喜欢男人。所以别人多看他一眼,他就觉得别人一定看出了他是个恶心的同性恋。

     缩在怀里的人微微颤抖着身体,傅谨严收紧了手臂,眉头皱的更紧。

     等去了二楼照了x光之后,林妈妈就让傅谨严先带林宸回病房,自个儿动用了一点小关系拿到了x片,然后就去找医生了。

     许文琛看了x片之后,直接让林妈妈准备一下,下午进行手术。

     林妈妈多问了一句,“之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许文琛摇了摇头,“这个很难说,主要看他之后骨痂愈合的情况如何。”

     林妈妈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

     许文琛看了林妈妈一眼,“对了,病人的情绪有点不太好,你们平常多注意点。”

     “情绪?”

     “嗯,你们家人随时注意一下,最好多陪他说说话。”

     “许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林妈妈着急的开口。

     她家小宸从小就开朗,懂事之后,更是连哭都没哭过了。情绪怎么就不好了?

     “他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这样不利于病情的康复。”

     许文琛大学辅修心理学,他其实更想说可以给林宸找一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

     这个社会,很多人都不喜欢听实话,他虽然有心,但是碍于社会现状,他只能适当的提醒一句。

     林妈妈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异常的难过,这些年,她对她的小宸实在是太疏忽了。

     尤其是在美国的那六年,她的小宸就是从到了美国之后才变的。

     林妈妈一想到林爸爸那一套西方自由式教育,就是一肚子火,什么要放任小孩的天性,教小孩独立自主,现在倒是好,她莫名的觉得跟自己儿子之间生疏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