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傅谨严被打了
    徐格在酒吧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人,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这回他是真把人给弄丢了。

     傅谨严的电话刚好打了过来。徐格抖着手接了电话,“谨严哥……”

     傅谨严听到这个称呼,眼皮就跳了一下,。

     他们三个人关系还没闹僵的时候,徐格和林宸一样,每次做错了事,或者要他帮忙都这么唯唯诺诺的叫他哥。

     好多年没被徐格这么叫过,傅谨严简直恍如隔世,随之而来的就是慌乱,“小宸出什么事了?”

     “宸子他不见了。”徐格差点没哭出来。这个称呼也是多年未闻。

     傅谨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接着就走进了病房,对着坐在沙发上花白了一半头发的中年男人冷冰冰的开口,“我今天晚上有点事要处理。”

     傅德皓没好气的瞪着傅谨严,“你妈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事要处理?”

     “感情上的事。”傅谨严面无表情的回答,“我四十岁之前,这些事情都跟你无关。”

     傅德皓起身走过去就把傅谨严从病房里拽了出来,然后就在走廊拐角处扬起手就给了傅谨严一巴掌。

     清脆的一声把值班的小护士吓了一跳。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已过半白的傅德皓依旧挺着背脊,生活也从来没压低过他的背脊。

     傅谨严站的笔直,平静的说了一声知道。

     “知道个屁!”傅德皓差点没忍住又给他一耳光。

     傅德皓桀骜一生,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是说一不二,雷厉风行了大半生,结果偏偏生了傅谨严这个半路叛逆的臭小子。

     原本前些年他还在担忧他儿子是不是有点太听话,一点都没有男人身上的那种野性,结果还没等他想好一个良好的教育方法,傅谨严直接给他来了一个中二大爆发,把那些年没叛过的逆一次补齐了。

     “傅谨严,老子告诉你,就你现在这副六亲不认的鬼样,迟早众叛亲离。”傅德皓吼完就拂袖走人了。

     傅谨严觉得他爸这句话有点搞笑,他早就在出柜那天就众叛亲离了吧。

     出了医院之后傅谨严就去跟徐格回合了。

     徐格看到傅谨严脸上明显的红手印,下巴都差点给他吓掉了,这是哪个如来佛干的?快出来让他膜拜膜拜。

     傅谨严直接忽视徐格的视线,冷冰冰的开口,“你去小宸家里看看小宸回去了没有,如果没有就跟阿姨说小宸喝醉了在我家。”

     徐格惟命是从的点头。

     “我出去找人,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傅谨严转身走了两步,然后顿住又折了回来。

     抬起腿就给了徐格一脚。

     “林宸他脑子短路你也跟着一起短是不是?老子当年是怎么对你们的,全他妈给忘了是不是?”傅谨严气的想直接把人狂揍一顿。

     他这些年因为林宸的原因,下意识的跟徐格断了联系。结果这两个小兔崽子一个比一个白眼狼。

     不但跟他一刀两断,还不惜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

     “老子就算真不喜欢林宸了,也干不出来那种缺德事。”傅谨严吼完就走。

     他怕他一个没忍住就一耳光抽到徐格脸上。

     徐格被他吼得有点懵,突然鼻子就酸了。

     他和林宸在一开始都叫他谨严哥,最后林宸没叫了,因为林宸说是兄弟就不能一起谈恋爱了。但是这也不能让那段时光消失。

     他们相熟的时候,他和林宸16岁,傅谨严24岁,成天装的高深莫测,他本来不太喜欢傅谨严这样的人,但是因为傅谨严打架厉害,所以他好几次都找傅谨严救命。

     傅谨严一向在口头上表示自己站在正义的那方,但是只要他和林宸被人多碰一根头发丝,傅谨严就跟一头暴龙一样跑去找人算账。

     他高二那年老爷子强迫性的要送他去资本主义国家留学,他一气之下怀揣着一颗自己是个人物的脑残思想玩起了离家出走,结果还没走出s城就被傅谨严找到了。

     那一次傅谨严黑着脸就跟包青天一样,但是这个包青天的武力值已经超越了展昭。傅谨严把他一顿狂揍,然后他就被送到医院了。

     那也是他头一次觉得傅谨严这个人其实是个人物。他醒了之后傅谨严就跟他讲了一番大道理,具体他也给忘了,但是有一句他至今记忆犹新。

     傅谨严跟他说,如果你能自己养活自己,你就算去天边都没人管你。

     然后傅谨严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他家老爷子放权,等他伤养好了之后就把他给扒干净,直接丢出去让他体验一个月的生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回来跟老爷子商量在中国读到高三,如果他不能保送立马就滚去美帝。

     傅谨严这个人,就算他利欲熏心,满身铜臭,油滑的像个人精,但是他有感情,他前二十多年未忘父母恩,后面的这些年又怎么可能把他的城府和算计用在林宸身上。

     傅谨严这一脚算是把徐格的良心给踢回来了。

     徐格一溜烟的出去开车去了林家,旁敲侧击的在林妈妈口里知道了林宸没回来,然后撂下一句宸子今天在谨严哥家睡就跑了。

     林宸没回家,算是在傅谨严的意料之中。

     按照徐格所说林宸今晚喝了很多酒,但是因为他腿上还有伤,如果是自己走的话徐格当时就能找到人。

     傅谨严问了外面的保安,一个拿着拐杖的瘸子出入酒吧,的确引人注目,他刚描述完,保安就给了傅谨严消息,林宸被一个穿格子衬衣一看就是gay的男人带走了。

     傅谨严被气的脸都白了,一通电话就给他以前的战友,现在s城的警局副局打了一个电话。

     “陈哥,对,是我。”

     “我想让你帮我找两个人。”

     “一个拿着拐杖的瘸子,还有一个穿着格子衬衣看起来就像色狼的男人,主要注意宾馆。”

     傅谨严自己开着车以龟速行驶,生怕错过了在马路两边的林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