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这俗世啊
    林宸看了他一眼,而后也点了点头,“没错,感谢大家对我们这么关心,但是我更想大家多关心一下古道仙境电影。”

     他俩说话都是一把好手,那些记者问了半天,也没见问出什么八卦,只能纷纷作罢。

     记者会完了之后,林宸就坐在化妆间里发呆,刚刚傅谨严说他们是好朋友的时候,他心里有那么点堵。

     傅谨严从众多记者手下好不容易挤到了化妆间,傅谨严看到林宸就疲惫的栽倒他身上了。

     “有监控!”林宸赶紧伸手推人。

     傅谨严有些微怔,林宸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傅谨严起身从他身上离开,不过他可没停下抱怨,“谁规定在化妆间安监控的。”

     林宸愣了愣,而后专注的看向傅谨严,“傅谨严,如果我们真被监控给录下来,你还会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吗?”清澈的桃花眼闪耀着希翼的光。

     傅谨严微微皱眉,“为什么是”

     “林总,秦总让你过去一下。”傅谨严一句话还没问出口,化妆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林宸点了点头,撑着拐杖就站起来了,“有时间再聊。”

     傅谨严应了一声,但是看向林宸的目光却越发幽深。

     为什么是还会?

     秦昭把林宸叫过去主要是给他交代了一些关于古道仙境电影的拍摄问题,因为之前傅谨严跟他说这个游戏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而创立的,所以林宸决定拍的时候全程到场。

     这个消息一出,那些记者更加沸腾,但是林宸根本就不给他们采访的机会,直接就回家了。

     第二天林妈妈带着林宸去医院第二次复查。

     林宸其实不太愿意见许文琛,总觉得那人太聪明。

     但是这病患不见医生,那是不可能的。

     许文琛看到林宸的时候,有些讶异他的精神状态。

     这次林妈妈没出去,许文琛自然没跟林宸多说什么,全程都是在履行一个医生的职责。

     “下个月就可以取钢钉了。”许文琛看了x片之后,就跟林妈妈说到。

     林妈妈原本凝重的神色终于放松了下来。

     “谢谢许医生。”

     林宸也松了口气,但是这之后他的眉头就微微皱了皱,又快速的松开了。

     许文琛多看了林宸两眼。

     明明一个月之前他看到的林宸,反应迟缓,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已经接近中度抑郁症边缘,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好的那么快?

     “妈,我们回去吧,我还要去片场看看。”林宸撑着拐杖从凳子上起来。

     林妈妈扶着林宸,跟许文琛道别,“那许医生,我们就先走了。”

     许文琛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一直在林宸身上流转。

     林妈妈直接把林宸送到了片场,原本已经在拍第一场的新生演员,看到林宸都卡带了。

     林宸大爷一般的坐到了导演身边,像是下乡的书记朝他们挥了挥手,“都当我不存在啊。”

     这么大个人,怎么当不存在?

     新生演员看到这位频频出错,导演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让秦昭给林宸打了一个电话,总算是送走了这尊大佛。

     林宸灰溜溜的从片场出来,很是心灰意冷,现在的小年轻,看到上司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想当初他看到自己的心上人都没这么紧张。

     那时候他是怎么认识傅谨严的来着?

     对了,钢琴。

     他开了一场音乐会,然后傅谨严就问了别人他的联系方式,然后他俩一见面,彼此荷尔蒙直线上升,直接滚床单了。

     那时候他俩都当彼此是一夜情,哪知道后来折腾出这么多事啊。

     林宸一边走,一边感叹这世事难料啊。

     林宸打了一个车也没回家,反倒去订了一个房间,在酒店里面待了一下午,到了六点他就退房回家了。刚好赶上晚饭时间。

     因为片场那边秦昭让他少去,林宸唯一的乐趣就只有在家弹弹琴了,这个乐趣让林妈妈甚是高兴。

     结果伤仲永不是没有道理的。傅潇从房间里跑出来趴在栏杆上,一个劲的叫叔叔。

     林宸和善的望向他,“怎么了?”

     “你要学钢琴吗?我爹地会哦。”傅潇一脸天真的看着林宸。

     林宸暗自扶额,然后厚着脸皮开口,“这就叫艺术。”

     林妈妈生怕他带坏傅潇,赶紧让傅潇自己去房间玩了。

     林宸在家里又演奏了好几首曲子,效果都跟第一首一样。

     终于,从小被视为音乐界的天才成了凡人。

     傅潇的期末终于来临,然而他的两个爹地都没时间去,只有林妈妈作陪。

     七月十日,林宸生日。

     林宸的腿也差不多能走路了,就是不能跑。林妈妈宴请四方,要给儿子过生日,结果林宸当天跟傅谨严跑了。

     气的林妈妈把一众人马带出去胡吃海喝了一通,又胖了两斤。

     林宸早就跟傅谨严暗中勾结了,以至于逃跑计划顺利完成。

     他俩先去吃了晚餐,然后就提着一个蛋糕开车到海边了。

     因为之前就在电话里面说好了,要一起在海边看日出。

     对于这种偷偷摸摸的带心上人出来过生日的做法,总让傅谨严觉得他跟林宸还正当青春。

     不过他这个觉得,被在海边打瞌睡的林宸给召唤回了现实。

     傅谨严看着林宸睡眼朦胧的样子,有点不忍心的开口,“去车上睡吧。”

     林宸立即摇头,“说好的一起看日出,我怎可临阵脱逃。”

     最近林宸迷上了古装剧,说起话来每每都要端着。

     傅谨严一时失笑不已,“我明天早上叫你。”

     林宸摇头,然后把头一栽就靠在傅谨严肩上了,“不成,万一我睡着之后,你跑了怎么办。”

     “我什么时候跑过?”傅谨严伸手将人揽到怀里,他只当林宸是在说胡话,所以这个问题问的也毫无诚意。

     林宸也懒得回答,反正他就记得傅谨严在六年前扔下他好多次。那时候他俩也是在这看日出,结果每次他睡着之后傅谨严就不见了。

     相比起那时候从来不把他当回事的傅谨严,现在这个傅谨严简直对他不要太好了。

     林宸抬眼看着傅谨严轮廓分明的侧脸,是越看越喜欢,伸手就把傅谨严抱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