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结束
    赵进林一副为门派前途弟子担忧的模样,差点就让人信以为真,偏偏他带来的几个被救出的弟子,纷纷点头应和,若是半点内情都不知,真是要被他给骗过去了。

     这几个弟子,恐怕也有蹊跷。

     坐在上首的两位长老倒是没想到还有弟子这招,心中疑虑,对视一眼,决定按兵不动,继续试探下去,佯装怒气冲冲:“到底是什么人要打我们鲁班门的主意,竟然如此放肆,真当我们隐世多年,门下已经无能人?欺人太甚!”

     “大长老说得极是,我们鲁班门这是被人给欺负到头上了,绝不能姑息!”

     “只是……我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来路。”赵进林神色焦灼,“却又不像是为了杀我门派弟子,而是别有所图,抓去我们的弟子只是为了威胁。恐怕,恐怕是冲着咱们祖师爷留下来的东西来的……”

     大长老眸光微闪,心中顿悟,果然,还是提到了真本鲁班书。

     “祖师爷的东西?!”他惊诧道。

     “应是如此。”赵进林点头。

     二长老转过头对大长老说:“我就知道祖师爷留下来的这东西,一定会被人觊觎,只是没想到,如今还有人打这东西的主意,还抓了门内弟子威胁,可恨!祖师爷虽讲至宝流传下来,可并不允许此物得见天日,这是鲁班门的规矩,更万万不能流落到贼人的手中。”

     “长老说的是,只是这人野心勃勃,我怕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藏鲁班书的地方,只是不知具体在何处,才以弟子来胁迫我们。“赵进林说道。

     大长老和二长老沉吟了一会儿。

     鲁班书的藏身之处,只有他们两人知晓,赵进林说的话,他们是不信的,恐怕是为了说这话,诱导他们说出鲁班书真正藏身的地方,这样他或许就有办法,知道具体的位置机关在哪里。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麻烦了,相比原来放鲁班书的地方,已经不那么安全。”大长老佯装说,流露出想要转移真本的想法。

     “说得有道理……”二长老应声,又问赵进林,“进林你确定,那人可能已经知道鲁班书藏的地方?”

     赵进林思索了一番,回道:“我不敢随意揣测,但这个可能性很大,我们还是早做准备留一手为好。若是真被那人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赵进林自然是希望门中将鲁班书转移,这样他才有机会知道鲁班书在哪里,从中将鲁班书拿到手。

     “我们的确该提前做准备。”二长老似乎笃定了什么,“只是时间上,这一来一去,至少要花一天的时间,咱们也要多防备小心些才是。”

     “嗯。”大长老点头。

     赵进林坐在下首,不曾吭声,这时候他最好还是装乖卖傻,别露出什么端倪才是。

     可大长老和二长老并不希望事情就此结束。

     “进林啊……”

     二长老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赵进林忙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过来,立马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

     “啊!”

     大批人突然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挟持住赵进林和他带来的几名弟子,而对赵进林亲自出手的,是肖郁城。

     这种情况是赵进林始料未及的,他顿时也慌了神。

     “这……这是做什么,大长老,这些人,到底是从哪儿闯进来?!”赵进林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大长老爷不再维持面具,脸色严肃凝重:“哪儿闯进来?我请他们来的!”

     “你,你们……”

     赵进林突然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两位长老早就与人串通好,就挖了个圈套在这儿等着他跳进来。没想到他棋差一招,竟然被他们给算计,可没到最后,他不打算就此投降。

     “长老,你莫要听信那些外人的奸言,他们才是真正有所图谋的人!”

     “哼。”二长老冷哼,“不用你说,我们自能分辨。且不说别的,我们跟踪调查你几天,这些天你根本没哟去见过什么人,救过什么弟子,那这几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子,到底是哪儿来的——”

     二长老手一指,挟持住弟子的那几个手下,迅速撩开弟子的袖口。

     白骨森森。

     事情已经隐瞒不下去了,现在赵进林是怎么都洗不清了。

     “不,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们不是——”

     “他们不是人。”

     “而是你做出来的骷髅,对吗?”

     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渐渐传来,明露的身影愈发清晰,她看着赵进林,眸色渐深:“只差一步,他们就能与一般人无异,成为你绝对忠心的手下,谋取利益的工具。可是这最后一步,只有真本鲁班书的秘法才能实现,你知道鲁班门绝对不会同意你练这种术法,那便只能——”

     “强夺。”

     赵进林原本和蔼无害的神情,再也维持不下去,眼神阴厉无比:“原来是你,早知道,就不该见你……”

     “谁让我们有缘分呢。”明露看着他微微一笑,“不打自招了。一开始,你也是想利用我们的吧。只是你没想到,计划中会出现我这么一个变数,致使您和您那位合作伙伴的计划无法达成。还被我发现了骷髅了事情,这就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赵进林咬牙,愤恨无比。

     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赵长老,原本这事情,是你们鲁班门内的事情,与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可你偏偏要帮某个人做事,不知道害了多少无辜之人,不知道那人许给你多少好处。能让你愿意痛下杀手,夺取那么多人的性命!”明露横眉怒目道。

     赵进林抿唇不语,没有半分悔过的意思。

     “师兄,你到底是为什么,变成今天这样子……”徐长老忍不住出面质问,一瞬间仿佛老了许多岁。

     赵进林没有任何动容,反而高声怒骂:“你懂什么?!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想一辈子都呆在鲁班门当个什么都没有的长老,我们和普通人不一样,我们会常人所不及的术法,我们能操控人的生死,原本可以得到更多更多,地位,权利,金钱,而不是窝在破宅子里,这么过一辈子!”

     “反正鲁班门也不会交给我们继承,不如奋力博上一博,王总已经答应我……”

     “师兄!”显然,徐长老对赵进林的回答,很失望。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师兄心中,潜藏着一头欲|望的巨兽,蛰伏至今才苏醒,对于他待了多年的门派,都可以使劲手段。

     明露不以为意地笑了:“赵长老,你把自己看地太高了。”

     “学了些术法,就飘飘然地忘乎所以,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你真以为,这个世界可以随你任意为所欲为?越是修法者越是得明白,举头三尺有神明,你那点术法,在他们眼里,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可以让你得到,也可以失去。”

     “你想要地位,权力,金钱,这没什么错,太多人有和你一样的想法。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这般做法,就算假以时日得到这些,也不过一时之快。”

     现在说这些,对赵进林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他早已被自己的欲|望遮蔽了心智,执迷,成魔,才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二长老见此,怒其不争,长叹一声:“你不愿意留在我们鲁班门,自请离开便是,何必反过来怪我们,还反咬一口。你们当初拜入鲁班门的时候,可都是和师父发过誓的,早有觉悟……”

     “诶,人心易变。”

     几十年过去,谁能保证依旧如同当年稚嫩的少年般对门派一片赤诚呢?

     可是这不能作为背叛的借口。

     同样的环境,同样的遭遇,有的人会背叛,有的人却绝对不会。会背叛的那些,其实只是他自己的欲|望大过门派门规,大过当初立下的誓言。

     如今水落石出,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鲁班门自己的事。

     长老毕竟是长老,出面情理门户,废了赵进林的术法,绝了部分经脉,让他往后都成为一个普通人。唯有,最后还是留了他一条命。

     只是这一回,全门上下都寒了心,不曾想到,德高望重的赵长老,竟然是一切的主使者,沟通外人,对付鲁班门。

     而没了赵进林这个有力臂膀,那个王总什么都不是。

     “明姑娘,这次的事情,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恐怕都被赵进林给骗了去。”大长老神色似乎有些疲惫,依旧诚恳地给明露他们道了谢。

     明露忙扶了老人家一把:“长老不必客气,我也只是提个醒,也是两位长老愿意相信我。”

     “诶,别谦虚,你也算是咱们鲁班门的大恩人。经过这件事,看来我们也得改改鲁班门的一些事情了,一味地隐世,并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也老了,现在许多年轻人涌进,鲁班门未来也要交给他们。很多老一派传下来的规矩,已经不再适合他们。”

     明露点了点头,并没有插什么话。

     大长老抬头,言辞恳切:“明姑娘,如果往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联系老朽便是,我们会立马派人过去的。你可千万别跟我们客气,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我们不表示点什么,良心不安。”

     明露闻言笑了笑:“好,一定不客气,您到时候可别嫌我们麻烦。”

     “不嫌,不嫌!”

     ……

     告别了鲁班门的长老,处置了赵进林,现在只剩下他口中说的那个王总。

     这还挺好查的,姓王的,做房地产的,还做得比较大,最近小动作很多,原本和一些人来往密切的,范围很快缩小。依沈欢他们的人脉,很快就查到了王总的身份。

     “外省过来的,进军京城的市场,前几年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公司迅速扩大。渐渐野心越来越大,想要吞并其他的企业,只是尽想着歪门邪道,尽量弄了这种法子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沈欢平静且不带一丝情绪地说。

     暴风雨前的宁静。

     显然,沈欢将要发挥她的雷霆手段。

     “要我帮忙吗?”明露也想给这王总一个教训,害了那么多人性命不说,还让他们跑东跑西,她还被刺了一刀,这仇怎么都得报了。

     “非常欢迎。”沈欢勾起红唇。

     两个女人联手,都用不上别的人,直接把这个王总拉下马。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就传出王总集团内部各种资金问题,包括他个人贿|赂有关部门的事情,证据确凿,整个过程顺利地不可思议,今早刚知道王总被有关部门查了,隔几天判决就下来了,毫不意外,他得坐|牢了。

     一桩心事终于了结。

     自从这事情结束之后,明露是干啥啥得劲,没有乌云压顶的感觉太好了。

     自此,明露就专心自己公司的的业务。

     哦,还有一件事情。

     不,是两件事情。

     沈欢最近在和肖睿联系渐渐频繁了起来,但据沈欢和她的闺蜜私房话中表示,她目前还在考虑中,有点喜欢,但也不是非他不可,为他放弃一大片森林好像有点不情愿。

     另外一件事情。

     就是肖郁城他爷爷退休不当肖家家主——

     来明露的公司,给她当看门大爷来了。

     这大爷绝壁是扫地僧式的人物。

     第一古武世家的家主诶,竟然愿意来给他当看门大爷,也颇有种大隐隐于市的为高,瞬间逼格高了不少。事实上,实在是老年人一般老了在家里都特无聊,孙子大了,也不好玩了,出去闯荡来了。他干脆也搬出来,跟着他们混,平时还能有不少人陪着他唠嗑。

     反正老爷子开心,明露也无所谓,也没给他定什么规矩。但是老年人嘛,作息本来就比年轻人健康地多,每天起地比前台小妹还早,害得前台小妹每天都很囧。

     自己原来一个人在前台待着挺好的,现在多了一个特别喜欢跟人唠嗑的老大爷。

     她做许多事情都可不自在了。

     比如,不能天天偷偷吃狗粮,磨牙饼干什么的,肖老爷子第一次瞧见的时候,还特奇怪的说:“你这女娃子,怪可怜的,是不是家里家境不好,怎么吃……吃狗粮?来来来,老头我也吃不下多少,分你点,以后这方面有困难,别自己掖着藏着,爷爷我也过过苦日子,不会瞧不起你的。”

     “老爷子……我……”

     “女娃子这事情不用不好意思。”

     “不是,我……”

     “别不是不是你都这么可怜吃狗粮了,爷爷我都看不下去了!”

     “不是!”

     “老爷子我不是人!”

     ……

     …………

     肖老爷子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她:“你们公司不就你一个是人吗?”

     “不……”

     “我本来就不是人。”

     “那你是啥子?”

     妹子:……

     “汪!”

     老爷子吓了一跳:“……那个,让我静静,鬼我还能接受,狗子成精啥的,我得仔细琢磨琢磨。一想到我家狗蛋要是有天突然成精跟我讲话,我寻思着,心脏病都得犯了。”

     说这老爷子就去花坛旁边扎了一会儿马步,冷静一下。

     妹子:???

     扎了几分钟马步,老爷子就回来了,问了一句:

     “女娃子,你原来啥品种?”

     “呸……什么话呢……”肖老爷子都不知道咋问了。

     “萨摩耶。”

     妹子露出一个无比温柔治愈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背后瞬间闪耀着一团迷之金光。

     “好亮!”

     “……大小姐太会人尽其用了,连萨摩都给弄来当前台。”

     还有一件更悲伤的事情。

     明露给前台妹子开的三餐都是各种口味,超高品质的进口狗粮。

     比公司其他所有人的餐费都贵。

     老爷子知道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