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回去
    “没什么,只是某些人刚才发了毒誓,刚好应验罢了。”明露端坐在椅上,好整以暇道。

     王启林咬牙,狠狠瞪她:“妖言惑众!”

     明露垂头,双手轻轻交叠,搭在膝盖上:“有在这儿跟我争辩的功夫,王先生还是赶紧回去看看自家的情况吧,听着似乎很严重。”

     “……哼!”

     王启林心生疑惑,这事情怎么来得这么蹊跷,保险箱早不撬晚不撬,偏偏这个时候被人撬了去,谁知道是不是她背后派人预谋的。

     “对了,记得报个警,您现在不是正合适吗?”明露提出一个看似很不错的建议。

     王启林的脸色更不好了,他那保险柜里的东西,都是见不得人的,怎么可能大剌剌地列出来让警镲帮忙找,这才是和自寻死路无异。

     “不用你管!”王启林疾言厉色,说完,也顾不上自己这边儿替堂弟打官司的事情,直接出门奔回自己家去了。

     明露见他迅速跑开,有些惋惜地摇摇头:“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本来还想再看看,王先生这嘴皮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结果这么快就走了……”

     众人囧囧地看着她,人家认真地和你吵,你这是把自己当*oss考验玩家呢。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王启林听闻家中遭到盗窃的消息,匆匆忙忙就要开车回家,心里早就把明露恨了个半死,这次的事情,绝对跟着丫头脱不了关系,指不定就是她提前谋划好的。

     王启林在心里,又暗暗给明露记了一笔。

     但这会儿他也顾不上明露怎么样,先保住自己的财产要紧。

     可惜,天公不作美,坏事接二连三地来,车子刚开到半路,就狂风大作,大雨骤然而至,晴朗的天气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突然变成了阴霾的阴天,还有轰隆隆的卷卷雷声紧迭而至。

     “怎,怎么回事?!”王启林不由得握紧方向盘,惊慌失措。

     “轰隆隆——”

     闪电突然劈开大半个天空,天边瞬息变成了通亮的鱼肚白,狂风吹得街旁枝叶繁茂的枝叶猎猎作。

     “轰隆!”

     雷声再一次骤然而至,犹如一声怒吼,王启林被吓得浑身一抖。

     “……天,天打雷劈?怎么可能!”

     他打心里都不愿意相信这是自己的报应,开玩笑,他王启林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电闪雷鸣嘛,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没劈到自己身上又没什么事。

     王启林这样想着给自己壮胆,可今天,他难免有些心虚,总是揣揣不安,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可能,不可能的,那死丫头的话怎么可以信……”王启林努力给自己催眠。

     “不就是打个雷吗!”

     ……

     …………

     话音刚落。

     “轰隆!!!”

     如同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的雷鸣闪电,将天空划开一个巨大的沟壑,震地王启林耳朵都疼地不行。

     “咔嚓——”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声音,他下意识地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当下便愣住了——

     路旁粗壮的大树,直接被雷电拦腰劈断,朝着王启林的车顶就要砸下来,阴影笼罩,事出突然,他吓地连油门都忘了踩,呆楞地把着方向盘,手脚僵硬。

     天打雷劈?!

     ”啪!”

     茂盛的树冠直接重重砸在车顶,砸出一个大大的凹坑。

     “救命……”

     王启林微弱的呼叫最终被雨声所湮没。

     ……

     正待在安全的室内的明露等人,也目睹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电闪雷鸣,这天气,真是说变说变。

     “啧啧啧,王先生这趟走得可真是不顺利。”薇妮佯装担心道。

     郑一寒努努嘴:“都是报应,天打雷劈,让他乱发誓,活该,运气不好,指不定现在在路上就被雷这么一劈,也说不定。”

     “这可不是我咒他,他自己发的誓。”郑学弟还补了一句。

     大家虽然明面上没说这一定是王启林的报应应验了,可反观其他同志的神情,此时脸上都明晃晃地写着“王启林这肯定是报应啊”,家里刚刚遭了贼就算了,这会儿就电闪雷鸣,打了这么多雷,这个季节的天气什么时候都变地如此之快了?

     要是这时候,王启林再被雷劈到……

     过了一会儿,有个女同事忽然出声招呼大家看网上的直播新闻。

     “诶,你们快来看,这不就是刚刚那个!”

     “什么什么,让我看看,谁呀?”

     “王秘书?!”

     “他怎么上电视了……”

     众人纷纷凑过去好奇地看着出现在直播新闻上王启林。

     画面中记者似乎站在某个道路旁,还披着蓝色的雨衣,大风吹地她快睁不开眼睛了,仍然坚持报道:“因为突如其来的雷雨天,导致道路上容易出现各种交通事故。刚刚就在这里,雷电击中路旁的大树,砸到车顶,好在司机先生并没有重伤,希望各位司机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上路时,一定要谨慎小心,务必……”

     站在记者身旁的王启林正揉着自己右脑袋,仔细看,他其实被砸地挺疼的,没有见血就是了,但身上也相当狼狈,出了一身汗。

     此刻对着镜头,他也是尴尬地要命,自己这是成了反面事故教材上电视了?这时候王启林也顾不了那么多,他还心有余悸呢,脑袋疼地也不知道青了没,想想刚才那一幕,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一瞬间,心脏几乎停跳。

     经历这一场意外,王启林都开始担心起自己是不是真的遭了报应。

     难道自己发的誓应验了?!

     ……

     “啧啧,还真是王秘书,这是被雷劈了?”观看直播新闻的大家奇怪道。

     “要不然呢,一看就是被雷劈了,你看他后边那辆车子,这么大一个坑,估计是修不回来了。”

     “没想到还真是天打雷劈,果然报应呀,我就说他肯定是污蔑人家小姑娘吧……”有人小声替明露声援道。

     听这话的人还附和地点点头:“我也觉得,一个小姑娘哪有他说的那么厉害,还杀人?他以前风评就不怎么样,没想到从咱们系统出去了还变本加厉,他的话,绝对不能信。这回算是自作自受了。”

     明露坐在墙边的桌旁,听着他们的言语,会心一笑。

     真希望他们回头就把这事情传出去。

     传地越广越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王启林这回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是她依旧不明白的一个问题是:王启文到底是怎么死?

     本来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她只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就可以回去,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只是王启文的死太过突然,蹊跷,让她无法不在意。

     大体能猜到或许跟他前妻的亡魂有关。

     如果他的母亲也紧跟他其后死去的话……

     “在想什么?”

     林焱走过来,将一杯柚子茶放在她手边,坐在旁边的高凳上。

     “王启文怎么死的。”明露下意识地回答,她抬眼,看了几眼林焱。

     林焱轻轻皱眉:“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不是我们接的案子,不过或许我能帮你找到一些线索。比如他死前接触过什么人。”

     “谢谢。”

     “不过以你的身份去查,会有点太敏感吧。”

     林焱耸耸肩,不以为意:“以你朋友的身份。”

     “还是算了。”明露想了想,认真地说,“我也不是一定非要彻查到底不可,而且,这件事情,未必是人为因素……只是,有点好奇。”

     林焱闻言,怔愣了一会儿,旋即露出笑容,虽然这个笑容有点勉强,强装出并不在意被拒绝的模样:“喂,这样拒绝我,我很没面子的……”

     明露小声嗔了一句:“不是跟你客气。”

     “就是不想你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有些事情,能避则避。”

     林焱原本低头喝咖啡,抿了几口,抬头就听到明露的话,突然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黑白分明的眼眸泛出奇异的光芒:“我明白。”

     他顿了顿,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你今天真好看。”

     林焱唇边的笑容特别灿烂,语气满满地上扬。

     “诶?”

     “你说什么?”

     明露奇怪地看着他。

     “没,没什么。”回过神的林焱尴尬地低头,掩饰自己脸上惊慌恍然的神色,“唔,我是说,你今天的衣服挺好看的,发型也不错,耳钉最近新买的?以前没见过。”

     他耸肩,装作一副自然的神色。

     明露讶异:“你竟然会注意我的耳钉,真稀奇。”

     就直男的审美来说,有时候他们并无法分清五件颜色同样的衬衫,到底有什么不同,更别说换了一种口红色号这种事情。

     有时候这种关注代表着……

     他们不只是想要和你做好朋友。

     林焱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嗯,咳咳,以前有些印象,感觉你带着挺好看的,就多看了几眼,记住了。”

     “嗯,今天本来要去见客户谈事情的,结果大早上就被拉到这儿来了,真是飞来横祸。”明露叹了口气,撇撇嘴抱怨了几句。

     林焱有些脸红,明露这飞来横祸,还是他们带来的。

     “现在王启林应该没空找你麻烦了。”林焱宽慰她。

     明露挑眉,语气嫌弃,拿起桌上的柚子茶喝了几口:“他现在当然没空找我麻烦,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完呢。不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唔,希望他至此没有翻身之地的吧。”

     “王启林后边还有谁?”她突然转头问林焱。

     林焱当然知道谁扶持的王启林,但是那人目前对明露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你肯定不认识这个人,不过我会帮你盯紧他们的动向。”这回他们绝不会放任他们,否则这回也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嗯,谢谢。”这回明露没有拒绝,毕竟那个圈子,她在怎么样也鞭长莫及,更不如林焱这些人对风向那么敏感。

     “不过最后还是交由我来决定处理吧。”她说。

     “……好。”林焱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

     一行人在经局等了许久,王启林都没有回来,他现在忙地焦头烂额,自然没有空管明露的事情。得,她本来还想再逗逗王启林,现在算是玩不下去了。

     对手都走了,明露也懒得在这里再久留。

     一来一回,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赶紧重新排了边客户的预约时间,有条不紊地开始工作。至于上午耽误了一些时候的解释,明露也实事求是地跟每一个客户说了,并且说了抱歉。

     潜台词嘛。

     就是王启林这个人,自此上了她的黑名单。

     大多客户对于明露失约的原因表示理解,也记下了王启林这个人,有些人原本就知道王启林,如今这事情一出,就知道他肯定又在使什么幺蛾子。

     还有什么药说的,当然是支持明小姐喽。

     在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人往往都会下意识地选择站队,哪怕没有直接说明。

     大多人都是站在明露这一边的。

     王启文的死因,明露让肖家去查了,有些事情警镲能查到,他们当然也能查到。

     “王启文死前曾经接触过几个人,算是我们同行,做驱鬼法事。我们拒绝了他,他转身就去找了别人,也的确找到了一个,没几天就做了驱鬼的法师,就在那天之后,王启文身亡。”肖郁城将调查到的内容告知明露。

     明露流露出了然的表情,和她猜的也□□不离十了:“他这也是自己作的,我当初拒绝他就是因为这事情一个弄不好,反而招惹到更大的祸端。他们母子的确被他前妻的魂魄跟着,贸然做法事,很有可能嫉妒他的前妻,不仅驱不走……他前妻成功驱走的可能很小很小,就算使用暴力手段,很有可能会拉着他一起……”

     肖郁城点点头,表示明白。

     “王启文这回,大概就是这么栽了跟头。王启林或许不是非常清楚其中的缘由,但怎么都应该知道,他请的法师都比我更有嫌疑,指控我,就是故意的。”明露平静道,“至于他堂弟的死,他未必真心想查到真相,不愧是一家人啊……”

     王启文的死,对他而言,不过是手里多了一件对付她的利器。

     虽然这事情,她还有不少疑问。

     比如他的前妻到底有多么大的怨力,才能将王启文弄死,简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速度也太快了点

     “学姐!!!!”

     隔着办公室的门,郑一寒探出头来大声叫她。

     明露无奈抬头:“一寒,你下次喊人轻点,楼下的阿飘都能听到你的咆哮了……人家死了都要再被你吓一跳,怪可怜的。”

     郑一寒笑嘻嘻地挠挠头:“下次下次,下次我一定改!”

     “学姐,有你的电话!”

     “上次那个厂子着火了还要请你吃饭的郭老板打来的。”郑一寒对这个大老板特别印象深刻。

     明露一听到郭老板的名字,也瞬间回忆起这个让她记忆犹新的大老板,瞬间有点无语又想笑,还是麻利起身去接电话:“给我吧。”

     “嗯!”

     郑一寒给完电话就跑一边去了。

     “郭老板,你找我吃饭来了?”明露开口就调侃。

     郭老板一听,感动地不行:“哎呀!大妹子你还记着啊,实在是太好了,我就怕你忘了这事情呢,老姜整天跟我说你不忘的,可我想着你每天那么忙指不定就……”

     明露:……

     “您直接说正事,找我到底什么事?”

     “放心,吃饭的事情我一直记着呢。”

     “那就行,那就行……”说着说着郭老板爽朗的笑声又偷过电话传了过来,“其实也没啥事情,不是听老姜说你被人给算计了嘛。大妹子你也真是的,有难都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你小小年纪一个人在外边做生意也不容易,有些事情也不用老一个人抗着,啥都不告诉,你说是不是。”

     明露听着听着就忍不住笑开,郭老板说这话的语气,一下子像朋友一下子又像长辈的,但都是实在话,她也听进心里去了。

     “我知道,郭叔叔,谢谢。”

     “诶,跟我客气什么,晚上记得出来一起吃饭,我把老姜都给约出来了。”

     “对了,大妹子你有男朋友没,没有的话我和老姜给你介绍个,保证青年才俊,诶,要是我有儿子,就让你们俩处处了,可惜没有。”郭老板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听着似乎特别遗憾,“算了,你喜欢啥样的,给我们说说呗。”

     明露听着难得愣了一下,她都没什么亲戚了,结果认识几个长辈还要给她牵桥搭线。

     “咳,郭叔叔,这事情不着急。”

     “行行行,反正你们年轻人就老不着急,不过趁着年轻,多谈谈恋爱,我女儿最近找了个男朋友,还跟我说了,诶,我这心里啊,特别矛盾……”

     明露听着嘴角直抽,敢情郭叔叔这是找她交流来了。

     “郭叔叔,你有什么事情,咱们晚上再详细说哈。”不然接下去就是电话里扯家长里短没完没了。

     “行行行,晚上我正要跟你说我那度假山庄已经买了,还贷了款,老姜跟你说了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