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复仇
    王启文最终是仓惶地离开了明露的公司。

     或许是心虚,自知理亏,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才能让明露答应帮他。

     答案只有,不可能。

     王启文离开之后,郑一寒和薇妮迅速窜了过来,两人一边一个,把明露夹在中间,两人满肚子疑惑,不住地问:“学姐,这个王启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刚的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郑一寒无比挫败地问。

     “这个王启文,给我感觉很奇怪。”薇妮凭着直觉说道。

     明露无声笑了笑,递出手对郑一寒说:“把上个月那几份报纸拿过来。”

     “诶?”

     郑一寒疑惑了一声,起身乖乖把桌上那一大叠报纸都给拿过来了。

     明露接过放在膝盖上,迅速翻找起来,从最靠近下边的地方翻出一期的报纸,迅速翻开,第二页便刊登了一则“婆婆杀媳入狱”的社会新闻,占了大半页的篇幅,可见这则新闻多么触目惊人,影响力极大。

     “这不是之前我们还吐槽过的那个新闻吗?”薇妮指着报纸上的标题惊诧道,他们之前看到这新闻的时候,还在吐槽摊上这样的婆婆简直醉了。

     婆婆不仅先亲手给媳妇儿脸上泼了汽油,接着还拿刀砍了媳妇的头,做完这些之后,还当作没事人一样去菜市场买菜,纸包不住火,后面自然被抓捕入狱。

     事后被问询时,婆婆还认为,自己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错。

     当然,事情的后续如何,他们并不清楚,好在这个婆婆最后入狱,也让他们这些看客出了一口恶气,可惜,人死不能复生。

     悲哀的事,整篇报道中,丈夫的角色都不知所踪,仿佛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

     明露瞧着报纸,讽刺一笑:“这上面的报道已经含蓄多了,避开了不少敏感的原因,你们上网搜一搜,就能搜到这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哦,对了,因为这个婆婆年事已高,现在已经被保外就医。”

     “她的儿子,还是有些能量的。”

     明露放下报纸,眸色渐深,话语中满是浓浓的嘲弄意味。

     郑一寒和薇妮互相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便上网搜索起这起“婆婆杀媳”案的相关新闻,果然,网上的报道更加翔实,前因后果都有,只不过事情的后续,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关注。

     事情全程,也没有太多丈夫的角色存在其中。

     除了一个知名不具的“王先生”,对于整件事情表达了深切的哀痛,妻子已死,他表示也只能珍惜活着的人,不能再让母亲受苦受难。

     薇妮看着网上的新闻报道,越看越怒不可遏,双目圆瞪:“就因为媳妇儿不肯生二胎她就杀人?!得亏第一胎生的还是个儿子,不然媳妇第一胎生了个女儿的时候,就被弄死在医院了吧!”

     “这种人天生就是反社会人格吧,再加上本身重男轻女,觉得多子多福,变本加厉……”郑一寒也深深皱起了眉头,“还有网友扒她丈夫是靠着妻子和妻子娘家的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他自己也想要二胎,他妻子一死,好像就打算在外地找个家境好年轻漂亮的姑娘,出了本市,也没人知道他以前那些事情……”

     “这样的人渣怎么不给曝光啊!”郑一寒生气地喊道。每次看到这种新闻都是一肚子火气,偏偏又没办法,只能看着新闻干生气。

     每次被报道出来,总是受害者已经遭受之后的悲惨经历,而施害者假惺惺地或道歉或认罪,或者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错,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时间一久,什么都被遗忘了。

     人们的痛骂谴责,也无法挽回什么。

     而在此之间呢?

     在受害者还没有遭受到那些伤害之前呢。

     你既没有遭受到人身伤害,也没有财产损失,又不会死,打骂拉扯几下又怎么样。

     对呀,又不会死。

     大呼小叫,这么较真干什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好像非得等人死伤惨重,他们才会意识到严重性,悲剧发生之后,错误才是错误,如果你没死,没落个手脚残废,见血,对方就不算对你施暴,觉得你小题大做。

     哦。

     他们可能至此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哪怕自己的母亲杀死了妻子,这位丈夫依然可以原谅自己的母亲,而他的母亲不认为自己教训儿媳妇有什么错,不愿意生二胎的儿媳妇,在她眼里,就是大不孝,犯了大错,罪不可恕,不配当他儿子的妻子,也不配当她儿媳妇。

     至今,在一些人的观念中,人依旧是受家庭统治的,而不是受法律约束。

     ……

     网上的连番报道可以看得任何一个人火冒三丈,为那个受害的妻子鸣不平,却毫无办法,只能看着新闻渐渐消匿声迹之后,主人公也渐渐被大众遗忘,死的人死了,他们却还享有生命。

     “这种人怎么就不遭报应呢!”薇妮忿忿不平。

     明露兴味地笑了几声:“可不就是遭报应了吗。”

     “诶!?”

     两人纷纷抬头奇怪地看着她。

     愣了一会儿,郑一寒突然想到一个令他惊异的答案,不敢置信地开口:“难道……刚刚那个王启文就是,就是——”

     明露爽快地替他回答:“没错,王启文应该就是新闻里那个王先生。”

     本来明露就是那么一猜,局上显示了一些他和他母亲目前的一些信息,让她突然想到前阵子那些新闻,再看王启文后来的反应,应该是□□不离十了。

     薇妮被这个答案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新闻里那个让她恨地牙痒痒的渣男,竟然就是刚刚看起来还有几分读书人斯文模样的王启文,他看起来挺胆小怕事的,眼神漂移不定,也没老实到哪里去。

     “就是他?!”

     “他竟然还有脸来找我们!”薇妮提高了声调怒吼道。

     话语里还把自己说得如何如何深情无奈,为了孩子着想,对母亲有多么担心不孝,唯独对他妻子,没有半点愧疚,到死都只有责怪,还觉得她不应该来纠缠他们复仇。

     明露呵呵一笑:“脸皮不厚怎么干得出这种事情?他虽然没有直接杀害他的妻子,可但凡他有一点心思维护妻子,约束自己的母亲,他母亲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婆媳问题,丈夫懦弱不作为,就不要怪自己老婆没用。”

     “而王启文嘛,就是故意不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现在早就有了新欢,估摸着妻子死前就有了,还是他母亲给他找的,不然才这么几个月,就怀上了?他前妻泉下有知,不气死才怪呢。”说着,明露微咪起眼。

     现在他前妻,可不是就知道了。

     所以才会缠着他和他的母亲,绕得他们一家人不安宁,要明露说,缠地好,就该这样。

     郑一寒一把甩下报纸,闷闷道:“这种男人,活该被他前妻缠着,要是我是他老婆,肯定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自作孽,不可活,这种人,就是不能帮!”

     明露撇撇嘴:“所以我刚刚就拒绝了呀。”

     “他前妻现在的怨气极重,这种怨鬼是最麻烦的,你跟她说情讲道理,她是不会听的,一心只想复仇,不跟她讲道理,来硬的吧,又是插手别人的因果,你帮那男人解了祸,自己惹地一身骚,这么不划算的事情,我可不干。”

     贸然出手斩断别人的因果,她也是有报应的。这种事情,明露是绝对绝对不会去做的,其实很多这种事情,都是不能粗暴简单打断的,最好的方法是跟对方去谈,谈不拢,退而求其次用别的法子。除非对方纯粹伤害无辜作恶,他们才可以使用比较粗暴的方法,但最好还是找到根源,从源头上解决。

     冤有头债有主。

     让他自己好好尝尝自己造的孽吧。

     ……

     此时回到家的王启文,还不知道明露早就将他看得透彻。

     只是,他去找明露,也不仅仅是为了驱邪的事情。

     他和他的母亲的确被前妻的鬼魂折腾地日夜难寐,每日都被纠缠地心神憔悴,他的确也需要有人帮忙将怨鬼驱逐,但也不是非明露不可……

     会驱鬼的,也不只她一个,不是吗?

     为什么他一定要找明露呢?

     那是因为……

     在王启文到家之前,就已经有一个人坐在他的家中等着他回来。

     若有旁人在场,一定会认出这个与王启文面容有几分肖似的人,正是他的堂哥,王启林。

     就是那位被刘警官打压,后来又查到明露那边的王启林。

     王启林是王启文的堂哥,他倒是比自己这个堂弟能干多了,自己的堂弟还是只是大学里头的一个讲师,还是靠着自己老婆帮忙给推上去的,发表论文都是署名署在自己妻子后头捎带的,她妻子家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否则他怎么会有如今的成就和地位。

     王启林则是靠着自己溜须拍马,审时度势的本事,找对了靠山,一路跌跌撞撞,也算是积累了不少人脉势力。

     自家堂弟这桩家事里头,未必没有他的手笔。

     说实话,他也老早看不惯堂弟妹那一家子假清高,哼,不就是在京城里头有几分连脸面,就瞧不上他们?都是亲家,帮点忙,给他牵桥搭线,说几句好话怎么了,非得一副清高样不同意,还教训了他们一通,他呸,几个老不死的,还真以为他王启林瞧地上他们的人脉。

     现在他靠自己,不也混地不错?

     堂弟这老婆,给他们老王家生了个孩子,也算是尽了本分,谁叫她福薄,当不了个好媳妇,被婆婆厌恶,自己做不好人家媳妇儿,惹到婆婆,死了也活该。

     反正女人多得是,他堂弟还愁娶不到老婆吗?

     这件事情最后在王启林的手笔,最终揭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然王启文他妈的罪行不可免除,但是人家一把年纪,保外就医,其实根本没收到什么惩罚,王启文的日常生活也没有收到什么影响。

     除了被前妻的鬼魂缠上之外。

     但他们也并不认为这是多么棘手的事情,找到厉害的师傅驱下鬼不就得了。刚好王启林被明露一通拒绝,让他就此记恨上了她,又碰到堂弟这事情,由此心生一计——

     “怎么样,启文,那丫头片子答应你没?”王启林抽着烟,半阖着眼问。

     王启文搓着手,一脸苦恼,显然,商谈的结果不太好:“堂哥,那丫头不好哄,死活都不答应,我说她见死不救,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简直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他摊手。

     王启林闻言,皱起眉头,这法子要是行不通,就有点难办了,怎么着,都要给他们扯上关系来着。原本他是想,让堂弟去那丫头片子那边预约个法事,等做完法事,他们再倒打一靶,给她们定个大额诈|骗的罪名,到时候就有口说不清。

     原来倒是想的好好的,可人家压根就不配合。

     这条路走不通,只能另外找方法了。

     “堂哥,咱们也没必要在这小丫头身上找不痛快,有这功夫还不如挫挫刘律那帮人的锐气,要不算了?”王启文试探道。

     王启林瞪了他一眼:“怎么可能算了,你懂什么?这死丫头和了刘律那老不死的关系可不浅,这回的事情,要不是她给我搅黄了,刘律这老货还有脸在我面前嚣张?如果她以后还帮着刘律……哼,总之这丫头非除不可,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连个丫头片子都给他脸色看,王启林只要一想到这事情,心头无名火就上来了。

     见堂哥执着,王启文也不吭声了,他本来就没什么话语权,说他懦弱吧,也不是,他就是习惯把自己藏在强势的人后头,看起来什么都没干,其实他的不作为,依附,沉默,就是帮凶。

     “那堂哥,我和我妈这事情……再折腾下去,我真的要疯了。”王启文有些焦急,他找明露驱鬼这事情不是做假的,他也确实很着急,被前妻的冤魂缠地实在没法子。

     可要他认错,那是不可能的。

     他只是觉得害怕,却绝对不会认错。反而觉得,你死都死了,安心投胎就是,为什么非得抓着他们这些活地好好的人不放。

     王启林不甚在意地挥挥手:“你怕这么做什么,不就是个鬼嘛,找个厉害点的师傅驱了就行,我这边有几个认识的大师,给你介绍几个,你自己去联系。”

     说着,王启林报给他几个电话,他们平时偶尔也会和这些人打交道,彼此都知道一些比较厉害的师父,不找明露,也是一样的。

     从堂哥那儿得到大师的电话,王启文总算是安心了不少,等待会儿就联系个大师,帮他做驱鬼的法事,不久一个冤鬼嘛,大师一个法事就搞定了。

     王启文对于驱鬼这件事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丝毫没有把明露之前的话放在心上。

     《了凡四训》里有句话说得好:凡天将发斯人也,未发其福,先发其慧;此慧一发,则浮者自实,肆者自敛;建所温良若此,天启之矣。

     就是说,老天爷有时候给人赐点什么,不会直接赐给人好运福运,而是先发其慧,让你明理通透,举止有度谦虚,总结来说,让你不作,不干蠢事。

     王启文这样,自己找作干蠢事的,老天爷肯定没给他啥福报。

     而王启林,依旧盘算着,到底怎么才能给明露下绊子,让她的公司倒闭……

     ……

     若干天后。

     一队人突然闯入明露的公司,领头是明露从来没见过的警|镲。

     明露有些奇怪地皱起眉,在他们进来的瞬间,她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起身严肃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来人拿出一张纸:“明小姐,我们现在怀疑你与一桩谋|杀案有关,死者王启文身前与你有过接触并且激烈争执,我们怀疑你有一定的作案动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做一次笔录,我们需要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猝不及防。

     “王启文,死了?”

     她诧异地微微放大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