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鲁班
    片场休息的间隙,经纪人走进化妆间就瞧见宋之雪与工作人员聊地正开心,满面红光,心情好地任是旁人都瞧的出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经纪人顺嘴插了一句问。

     “好不容易熬出头,接到那么多片约,能不开心?”宋之雪仰头轻松道,并没有说牵红线的事情。

     经纪人点点头,深以为然,不过他不忘提醒宋之雪:“开始上升是好事。但你可别有点成绩了就跟人家耍大牌,咱这还没坐热呢,你这小花旦的位置,在没彻底坐稳之前,都得给我兢兢业业地维护好形象。”

     “知道知道,我这不就是在维护吗?”宋之雪嘟嘟嘴说。

     “你明白就行。”

     “诶……李哥,跟你说件事。”宋之雪突然压低了声音,有几分神秘。她这神情瞬间让李经纪人提起了警惕,这丫头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你说。”

     “……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大师。”宋之雪强压下激动。

     李经纪皱起眉头嘟囔,颇为不赞同:“大师,什么大师?你可别被那些江湖骗子给骗了,我知道你急着想往上窜,可谁知道那些大师是好是坏。”

     宋之雪瘪瘪嘴:“我又不傻,这回是真的大师,不骗你。”牵红线的事情说出来李经纪也不会信,还以为她犯傻出现幻觉,她根本没打算说。

     “你说真的就真的?现在大师骗人的本事早就更新换代了。”李经纪还是非常不赞同。

     宋之雪没辙,反正爱信不信:“算了,反正我已经约了大师下次帮我看风水布局,据说见效非常好的呢。”

     李经纪一头冷水泼下去:“你还折腾风水?得了吧,不是说风水这玩意儿见效慢地很,布了局,谁知道会什么时候见效,三个月,六个月?要是一直没什么效果呢,还不是被人家给骗了钱。”

     娱乐圈嘛,求助一些神算大师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找的冒牌伪劣也不少,别最后不仅没帮上自己,还把赚来的钱都给赔出去了。

     宋之雪懒得继续跟他扯:“……行行行,我知道了,不说这个,说点别的行吗?”

     “反正你别给我使什么鬼点子。”李经纪还瞪了她几眼,才说,“晚上有个饭局,不是陪投资商,是圈内一些朋友聚聚,吃顿饭聊聊,去吗?”

     宋之雪兴趣缺缺:“都有谁,李哥你的朋友?”

     李经纪点头:“差不多,其他人也有带自己的朋友过来,我就把你带去。几个制片人,还有些唱片公司的,袁嘉你还记得吗?”

     袁嘉!

     李经纪不经意地一提,却立马将宋之雪的所有心神都拉了过去。

     “袁嘉?!”

     “怎么了?”李经纪疑惑。

     宋之雪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毕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没想到还能一起坐着吃顿饭,宋之雪以前也只在工作的时候远远见过袁嘉几次,两人唯一的几次交流,都是非常客气的寒暄,对方都未必记得她这么一个人。

     没想到,刚牵完红线,缘分就把袁嘉给送来了。

     竟然可以一起参加私下的饭局,和朋友一样吃一顿饭,这不就是她近距离接触袁嘉的大好机会?!

     果然月老出手比什么都管用,老天爷都开始帮她了。

     宋之雪喜不自胜,越发相信明露的能力,恨不得转头就把他们公司所有法事都拍下。此刻,为了不让李经纪察觉自己的异样,佯装犹豫:“我那天晚上有通告吗?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

     “放心,我早就帮你看过了,那天晚上你刚好没通告。跟我去一趟也好,多结识一些人脉,对你也有帮助。”李经纪完全是出于利益考虑,可没有想宋之雪跟人家认识认识着,就谈上恋爱的。

     “那行,到时候我跟你一块去。”

     ……

     明露带着小伙伴一行人,来到位于京郊的一所老宅。

     沈欢的风庭园别墅区已经进入整改阶段,工程队开始施工,按照明露给的方案改房子,进行地也比较顺利。至于门前的反弓水实在改不掉,只能铸一个铜牛放在大门口镇着。

     事情看似已经解决,事实上这只是冰山一角,背后更大的局,等着他们去破解,如果不找出幕后黑手,类似的事情还会继续下去。

     先下手为强。

     他们今天来,就是来见鲁班门长老。

     “师父已经在大堂等候几位。”年轻的小徒弟走在前面带入,将他们带入这所大宅。

     “多谢。”

     这所大宅倒是隐居的好地方,背后有靠,山势连绵不绝,就是风水中的“龙”,门前开阔,有水利财,朝向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也是干这行的,多少懂些,就算弄座中规中矩的宅子,也不会造出一座颠山道倒水的格局来。

     能住在这里的,怕也是鲁班门中资格极老的一辈。

     大堂里坐着的,不只一位长老,坐在正中间上座的,大概就是小徒弟的师父。坐在长老左手边下面的,年纪与他相当,只是瞧着脾气烈些,对他们也没什么好脸色。

     “这位是我二师叔,姓徐。”

     “哼!”

     徐长老似乎根本不乐意见到他们,撇过头看都懒得看。大概觉得这事情,他们用不着帮着明露他们,也没必要和他们合作,鲁班门沉寂低调了这么多年,何必放下身段让他们这些普通人上门?

     徐长老排斥的态度,让其他人心里都一阵不舒服。

     “徐长老。”明露还是笑盈盈地打了个招呼,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总不能敢他们走。

     徐长老只是沉着脸,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她。

     徐长老知道明露是做堪舆预测的,可未必瞧得上她,真不明白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开路,无门无派,没有什么师承,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自信。

     “师弟,他们是客人。”坐在上位的赵进林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了。”徐长老只这么一句,也没别的什么表示。

     气氛有点尴尬。

     赵进林无奈,挥挥手,招呼明露一行人坐下,他的头发两鬓已经斑白,穿着布衫,朴素干练,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几位请入座。”

     “上茶。”赵进林唤徒弟给他们上茶。

     明露想,他们或许已经很久没有招待过客人了。

     “多谢。”明露对小徒弟道了一声,抿了一口润润嘴巴,又搁回桌子上,转身道,“赵长老,咱们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吧,你们对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何看法?”

     赵进林依旧镇定,只是眉头皱了起来,似乎也在发愁:“不瞒你们说,虽然我们鲁班门还未查出真相。但对方这一手,分明是故意为之,针对我们鲁班门,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何针对我们……这也是老夫我不解的地方。”

     徐长老哼了哼,看了看两人,厉眸扫过,没说话。

     明露微微一笑,回道:“恰好,我们也是一样的想法。对方针对鲁班门的原因,我并不清楚,只是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大抵是我们同行之人,掌握着一些秘术,与商界的人强强联手,各取所需——”

     就是不知道,他需要鲁班门的什么东西。

     虽然不说开,明露也能猜到,大抵是门派至宝一类的东西,倚天剑屠龙刀人人争抢。鲁班门中,肯定也有令旁人眼红的宝物或是秘密。

     人家也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告诉她。

     “老夫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明小姐的意思是……”

     “必要时候我们可以合作,原本是想来问问赵长老这边有什么线索。或者你们有所怀疑的仇家之类的人物,让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地查下去,现在看来,我们两方还是被对方蒙在鼓里呢。”真正的敌在暗,我在明,一天不弄清楚,一天不心安呐。

     赵进林也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

     “我们鲁班门长年不出世,势力早就不同往日,诶。”

     “几位请走吧,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合作的,老夫也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给你们的。”徐长老口气颇冲地开口。他既不想透露鲁班门的信息,也不想相信明露他们有能力查出什么来,单纯上门来抱大腿来了。

     肖睿憋不住了,轻声嘟囔:“这徐长老怎么……”

     明露侧眸瞪了他一眼,连肖郁城都幽幽盯了他许久,肖睿立马乖乖闭嘴。

     明露回头,依旧好脾气地说:“不好意思,打扰几位了。”

     “既然我们暂时都没什么收获,还是改日再谈吧。”明露也没把徐长老的话放在心上,只冲着赵进林说。

     “劳烦你们特地跑一趟了。”他叹了口气。

     “那今日就暂且到此吧,老夫送……”

     赵进林还没来得及说完,大堂外忽地传来急促的奔跑声,转眼间,一阵风似地跑进了堂里,跪坐在赵进林面前,却是满头大汗。

     “怎么回事?”赵进林目光忽地一闪,看了眼明露,转过头去问弟子。

     “秉……师叔!”

     “咱们派出去的多个师兄弟突然失去联系失踪了,弟子觉得事出蹊跷,怕出事,就赶紧回来禀报!”

     “失踪?!”赵进林眉头紧皱,眼底却浮动着更深不见底的情绪。

     明露略略扫过他的神情,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赵长老……

     这次也是损失不小吧。

     其实现在这种结果,她早就猜到会有今天这么一着,对方摆明了就是针对鲁班门,引蛇出洞,怎么可能不打蛇呢?

     现在这么明目张胆以来,说明战役已经打响,他们必须做出点回应。

     徐长老更是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震惊非常,怒气冲冲:“失踪,怎么会失踪?他们是什么时候失去联系的,怎么现在才来禀报!”

     跪在下面的弟子早已汗流浃背:“师父,我们原本就是分开行动,知道今早还没联系上,才发觉不对劲,其他师兄弟也说没碰上他们,我们就慌了,立马赶了回来……”

     “该死!”徐长老气得差点把手里茶杯都给摔了,大声一吼,“立马把所有弟子都给我召回来清点一遍!”

     “是!”

     鲁班门的弟子原本就少,这次这么一折损,恐怕会元气大伤,他们没想到对方出手这么快,或者说,下手如此狠。过了那么久的太平盛世,他们都快忘记当年是如何的腥风血雨,年轻一辈没有经过挫折磨砺,根本不知道江湖险恶。

     “师弟,消消气,现在当务之急,是看看能不能把那几个失踪的孩子找回来。看来那边是真的,动真格了啊……”赵进林满面愁绪。

     唇亡齿寒,如今这情况,也给沈欢他们敲响了警铃,鲁班门已经开始损失徒弟,那他们,是不是也跟着要受到攻击?

     明露又想起前阵子的刺杀,对方要对各大集团下手,势必要过她这关。

     恐怕……

     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沈欢面有郁色,拉了拉明露的袖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等会儿。”明露轻声说。

     她有些想法,想看看如果找出失踪的那几个弟子,能否摸到一些线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再不占据主动权就来不及了。

     但是……

     明露没将想法表露出来,只是在手指上用时间掐算了回小六壬,大安。

     “徐长老放心,您的弟子们暂时还是安全的,并没有人身危险,咱们得从长计议,不好贸然行动。对方的目的未必是要杀人。”

     杀鲁班门弟子并不是直接目的,对方的最终目的,应该还是鲁班门中的至宝。

     就明露观察和了解,徐长老和赵进林算是鲁班门内的中层领导人物,还不算是最高层的人物,对一些事情怕都是一知半解,并不全面。恐怕只有最高层的长老,才真正了解鲁班门内最核心的机密。可核心高层,往往是最难见到的。

     他们不行,敌人更不行。

     除非门派岌岌可危之时,核心的高层才会正式出面,主持大局。

     那对方玩的这一手,才真正有了意义。

     思虑之下,明露仿佛明白了一些事情,虽然这些暂时只是推测。

     “你说安全就安全?若是我们掉以轻心,我哪几个徒弟就白白赔了性命,谁来负责?!”徐长老压根不相信明露的能力,又碰到这么糟糕的事情,他的心情能好才怪。

     明露没有想跟他吵的意思,她既然开口,就做好了被驳斥的准备,徐长老不就这性子,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就领略过了。

     也是瞧着结果好,她才开口,如果算出来的结果不好,她大概就真的要沉默是金。

     “明小姐,抱歉,我师弟就是这性子。”赵进林说。

     “无事,我能理解徐长老的心情。”明露点点头,“如今鲁班门已经被盯上了,恐怕我们也过不了几天好日子,该早做准备才是。”

     “万事小心。”赵进林沉声说,“我们也自顾不暇了,如果有线索,随时会联系明小姐你们的。”

     “嗯,多谢。”

     明露最终还是放弃了帮着他们找弟子的想法,徐长老这态度,愿意让他们去才怪。何况,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可能还要出事,还是别干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为好。

     明露转身,走到沈欢身旁,恍若认真问起:“跟你们走得比较近,或者跟你们类似的实力雄厚的房地产集团,你记得的还有哪些?尤其是快要落成的项目。”

     沈欢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明露的意思:“你是怀疑……”

     “嗯。”

     明露点头,对方大概又要开始行动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怀疑海诚房产可能会第一个中招,海诚房产最近在进行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就在京城,一旦出现什么不好的状况,损失会非常惨重,还有……”

     沈欢还没说完,明露就已经打断她:“我们现在去海诚房产那个项目现场,你帮忙联系一下那边的负责人,我准备查一查人。”

     “查人?”沈欢错愕,“你是想去直接逮人!”

     “嗯。”

     沈欢也希望能逮到人,可她并不确定能否真的逮到凶手,如果能够抓到一个,至少还有了一个线索,改变他们被动的现状。

     “你确定能抓到人……”

     “九成的机率,除非海诚房产不是他们的目标。”

     沈欢顿了顿,重重点头:“好,我先联系海诚房产,咱们现在就过去。”

     “嗯。”

     其他人都是跟着明露的思路走,她说啥就是啥,毫无异议,哪怕这提议来得如此突然。不过他们现在的境况,已经不允许他们慢吞吞地等着敌人攻击他们。

     “明小姐,你们现在打算去海诚房产?”赵进林问。

     “是的。”明露无奈摊手,“总要做点什么,不能坐以待毙。”

     赵进林闻言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你说的对,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也可以来找我。”

     “嗯,多谢赵长老。”

     “那我们先走了,也希望您的弟子们早日平安归来。”

     赵进林轻叹:“借您吉言。”

     “哼。”

     徐长老依旧对他们冷哼了一声。

     明露挥挥手,道了再见,便带着几人走出了大宅,上车之后,司机便带他们忘海诚房产那个项目开去,沈欢已经联系上海诚房产的人。

     “从这里到海诚那边大概要多久?”明露问。

     “不堵着的话,半个小时,堵着的话,至少五十分钟。”肖郁城坐在副驾驶回答。

     “嗯,知道了。”明露若有所思,“对了,沈欢,你刚刚说,除了海诚之外,还有哪家集团的房产项目,可能会成为目标。”

     沈欢有些奇怪,刚刚打断了她,怎么现在突然又问起来了?

     不过她还是如实回答:“还有森和集团的一个商厦项目,现在基本外观已经落成,进度比海诚那边更快一点,如果完全落成,森和能更上一层楼,也是个终点项目。”

     “其实我刚刚想说,咱们要不要先去森和的。”沈欢犹豫道。似乎跟明露越久,沈欢这个总裁都老被明露牵着走,谁让这方面她是行家呢?不听她的,一定会死得很惨。

     “我也觉得森和更重要一点。”肖睿难得正经道,“可是海诚那边都联系,看来只能先跑海诚再说。”

     明露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道:

     “森和?去,为什么不去。”

     “马上就去。”

     “什么?!”沈欢猛地看向明露,她不是这样说风就是雨的人,刚才还说得好好地,怎么说改就改了,“不去海诚?可海诚那边都已经联系好了!”

     明露微微垂眸,掩去一抹暗光,声音飘渺:

     “海诚,恐怕已经没用了。”

     “没用……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明露看向前方的车路,抬手看了看手表,从刚才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应该可以了。

     她果断对司机王叔说:“王叔,开一下导航,看看森和集团那个项目的位置,等会儿我们要找个最近的地方改道。”

     “沈欢,得再麻烦你一次了。”

     “不会是要我联系森和那边的人吧……”

     “嗯。”明露眨了眨眼睛,“让他们立马召齐人,别打草惊蛇,我们马上就赶过去。”

     “……好吧。”

     “顺便。”明露突然勾起一抹笑,“你可以再联系下海诚的人,问问他们结果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