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结束
    就在即将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突然进入广告,没有一点点防备,观众们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怎么直播都有广告?到底谁给你们赞助的广告?赶紧抓出来□□一次,简直不人道!

     不过想想,看看地府的广告或许也不错……

     也许地府的广告别有一番清奇画风呢?

     明露刚好就是这么想的,拍了几支伪地府公益广告,准备在直播的间隙□□去。刚好这会儿,就是他们定的插播广告的时间。

     “开始播放录播广告——”

     公司内部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准备插入录播广告,切换直播现场。

     “诶?!”

     “怎么了?”旁边的同事凑过来奇怪地问。

     正切换视频内容的工作人员有些慌了神:“网站卡住了,切不进去……有人恶意攻击。”

     “什么,恶意攻击?”

     “嗯,不过只是小问题,很快就能恢复好,还是太疏忽了……这件事情还是得上报一下。”负责技术监督的男生说。估摸着这事情明露那边已经知道了,他们同一时间也在盯着直播。

     他说的的确没错,明露那边已经知道了。目前网友的电脑上已经出现出一切卡住不动的情况,评论区没有新消息,视频也停顿在原来的画面没有任何变化。

     不少人在这时候都感觉出不对来了:“直播停了?还是网站卡了,怎么突然不动了!”

     “啊啊啊啊怎么突然卡了,我退出去再进来还是一样!”

     “正等着看广告呢,就卡了,好讨厌啊!”

     此时遍布全国各地的观众都因突然停止的直播,散发出焦灼的情绪,这么大型的直播,突然发生这种事故,还停了几十秒,不得不说实在是一场大型的直播事故。

     太丢人了!

     网友们还在疑惑着急的时候,官方工作组已经忙于恢复程序,他们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会遭到别人的恶意攻击。好在对方那点雕虫小技,很快就能解决,要不是他们疏忽了这一点,也不会让对方有空子可以钻。

     快一分钟的时候,技术组已经将程序恢复完毕,直播恢复正常,他们立马将广告切进去,并且重新设置了反黑防护程序,避免再一次被对方攻击。

     直播事故总算有惊无险地被平定。

     网友或许没有太大的感觉,官方工作组此刻却绷紧了神经,不仅重新设置了程序,并且全力追踪那个对他们进行恶意攻击的ip信息。

     他们这么多阿飘小伙伴还搞不了一个人,那才是真丢脸。

     很快,方林的资料就已经完完整整地传到了明露的手上,啧,还是做技术的同行,怪不得会盯上他们呢。

     明露瞧着方林的履历,参加了许多创业大赛,最后都是无功而返,好几年都没做出什么成绩,怀才不遇,便开始嫉妒起其他成功的创业者,专门伺机恶意攻击别人的网站,还真被他干成了不少起,技术不用在正道上,偏偏弄些旁门左道的东西。

     难不成别人公司全都倒闭了,他就能创业成功?笑话。

     这个方林偏偏好死不死在他们开站第一天,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造成极严重的直播事故。明露也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怎么都得给他点教训。

     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直播事故发生的同时,明露还接到了不少慰问电话,问她刚刚网站卡顿事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明露照实回答,并表示只是小问题,他们自己能够解决。

     “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唔……如果你想寻找法|律途径解决的话。”林焱犹豫了一下说。不管怎么想,似乎人家自己解决总是要快得多。

     明露挑眉:“暂时没有这个需要,其实我已经想好这事情该怎么办了。”

     “诶?”林焱诧异地眨眨眼睛,“你打算……吓唬吓唬他?”

     明露:……

     “我有那么幼稚?”

     “没有……我就是随便一猜。”如果换作是他,肯定很怕明露放鬼来吓唬吓唬他,这么一想,林警官整个人都不太好。

     “好吧,和你说实话,虽然没打算吓唬他,不过总要给点教训不是,□□不离十,顺便还能给自己添笔功德。”明露撩起着颊边一缕发丝,说了跟没说似的,反正林焱听不太懂。

     隔行如隔山。

     他不管了,林焱觉得自己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不对,他把自己比成什么呢。

     林焱想着,满头黑线。

     “得,你有办法就行。我还赶着看直播呢,先挂了。”

     “走你吧。”明露随口回了句。

     挂掉电话,明露坐在书桌前,托腮思虑了一番,翻了翻桌子上的台历,目光逡巡过一个个日期,最后顿下:“马上就是清明节了……”

     这个日子不错,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明露打了个特快专线到地府,接电话的是黑无常大人,接到明露电话的时候,他正和小伙伴白无常订了两份大披萨蹲地府看超时空的直播呢。

     “本官就知道你会来找本官~”黑无常大人得瑟地说。

     明露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既然您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麻烦大人您帮我查查方林这个人有多少冤亲债主,他的受生债应该还没还完吧,正好趁着这几天,让他们去讨讨债……”

     所谓受生债,即是官债,《道经》中解释的事,每个人转世之前都要到地府曹官那里去借一笔钱,培植自己的福慧资粮,借的钱多少,在某种程度上会决定你投胎后是投成鬼畜儿童,还是家境优渥富二代,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你人生的初始模式,当然同时还要与自己前世福报结合。

     经文说:当生之先,灵魂在天曹地府都曾许愿。来世当受生人时需要还本命银钱即受生债。不许此愿不许受生人间,生人必还次债。

     如果到一定时候还没有还受生债,地府便会派你的冤亲债主干扰你的运势,催促你还债。或者直接从你的财库中扣除,赚到钱总是会不知不觉花完,存不住钱。

     黑无常大人闻言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你倒是会做功德,这样既给了他个教训,又不会结下因果,反而给了他改错的机会。”

     “凡事留一线。”

     “我们最忌讳也最怕承下因果。咱们地府的人当然不能随便给人欺负了去,不过教训到了就行,往后就和我没关系,都是他自己的造化。”明露补充道。

     黑无常点头:“行,我等会儿就帮你查查去,清明快到了,也该让地府的大家出去活动活动,讨讨债……”

     “当然。那此事就多谢大人了。”

     明露道过谢,将事情拜托给黑无常大人,虽然没想放鬼故意吓唬方林,不过可以让他的冤亲债主过去给他添添麻烦,记得把上辈子上上辈子的债给还了,免得天天记挂着其他人全部创业失败的事情。

     直播事故之后,接下来的直播没有再发生其他意外事件,大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网友也渐渐进入节目状态,忘记了之前的事故,并没有在他们记忆里留下太多的印象。

     总之,今天的首播算是圆满结束,官方最后小小地发布了一则解释网站遭到意外攻击的公告,也就没别的事情了。

     吃一堑长一智,往后他们一定要认真把网站的安全防御给做好了。

     首播过后,超时空直播视频站自此开始正式运营,观看人数在激增之后,逐渐回落到一个平稳数值,这个平稳数值,在业内还是挺高的。他们只有五个直播节目,每个节目都积攒了大基数的观众,前期的投入也渐渐收了回来。

     此次直播的成功,也给了业内原本不看到新企划的人士,一个无比响亮的打脸。可是人家的企划再怎么成功,他们也是学不来的,没那么多人力财力,更没有那样的勇气,保证自己的付出一定会有回报。

     他们就不明白了,这家公司到底从哪儿凭空冒出来的,一上来就起点就高地吓人,什么都敢弄,而且最后都弄成功,瞧地他们眼红,却也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徐总总会无比骄傲自豪,幸亏自己早抱上明老板的大腿,以后有啥好事情,只有他们华夏原创能掺和一份,哼,这可以你们羡慕不来的。

     谁让你们祖宗爷爷没被抽到呢~

     又是一年清明节,经过明露提醒,徐总准备给自家老祖宗好好烧点元宝衣服过去,特别是金条,银条这些,一定多烧一点。

     知道子孙孝顺,徐总的老祖宗们也非常高兴。

     然而方林的日子就没这么顺利了,自从他上次成功攻击超时空直播站之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庆祝。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他的生活越过越遭,甚至比以前那阵子还要糟糕……

     如果说以前只是事业不顺,现在则是——

     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许多面目模糊的人,惨叫地抱着他的大腿让他还债,一连一个星期他都梦到这样的场景。方林原本根本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嗤之以鼻,以为自己最近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可同样的梦,却连续一个星期都持续着……

     “真是见鬼了!”

     方林已经被多日来的噩梦折磨地不行,现在白天醒来,满脑子都是无数声音喊他“还债”,“还债”。不仅如此,现在他干什么事情都不顺利,工作就别提了,其他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整地他么天烦地不行,喝水呛到,走路跌到,赶不上公交车……总之就是干啥啥倒霉。

     他都快被整地彻底没脾气了。

     难道真的是报应?

     “不可能,怎么会有什么报应呢,只是巧合而已吧……”方林自我宽慰着。

     然而这种宽慰并没有什么卵用,随后几天,他出个门手都能被门夹住,吃个泡面都能被烫倒,噩梦席卷重来,这次的内容更多,那些面目模糊的阿飘,竟然,竟然——

     竟然将他团团围住,开始上课!

     他们一个个将他围个水泄不通,你一言我一语,开始给他上课,上什么呢,就上教他们怎么还债,怎么烧元宝的课,还要他做笔记!

     天哪,天知道那是做梦!

     猛地从梦中醒来之后,方林才发觉自己在梦里,被那群阿飘整地没辙,乖乖记了笔记。

     每天晚上重复上课,连晚上睡觉都在上课。

     直到有一天他醒来——

     发现自己的枕边放着一本笔记本,里面的内容字迹,赫然就是自己在梦中记下的东西。

     “啊!!!!”

     惊声尖叫回荡在公寓楼中。

     ……

     …………

     “阿嚏——”

     明露突然打了个喷嚏,擤擤鼻子,咦,好像有人在背后骂她呢。

     “明小姐您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姜总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明露摆摆手,“只是突然觉得鼻子有点痒。您继续说吧,这位是……”

     明露看向姜总身边的中年男人,姜总也算是她的大客户了,已经接连给她介绍了不少新客户,之前的朱家三口,还有现在坐在这里,堆着满脸笑,看起来极为豪爽直脾气的郭总。

     诶,土豪的朋友都是土豪呢。

     “这是我的好朋友,郭总,他现在正开着一家厂子,想请您帮忙看看风水。”姜总积极地说。

     明露瞟了郭总几眼,嗯,看起来气色不错,不像是有问题来着他的人,应该是姜总提了几句,所以他也来凑凑热闹,碰运气来看看。

     “您朋友还真多,人员可真不错。”明露笑着调侃了姜总几句。

     “诶,干我们这行,没几个朋友可不行。我给您介绍的这几个,都是十几年的交情,一般人我还不给他知道呢。”姜总义正严辞地说。

     明露笑了笑,摆正姿态道:“行,我知道,保管尽心尽力给您朋友看。不过,郭总,你那厂子,应该没出什么大问题,效益还不错吧。不然你现在可不会这么好好坐在这儿听我们聊天,早就火急火燎催着我了。”

     “哈哈哈哈是是是!”郭总闻言爽朗大笑,“明小姐爽快,这就看出来了,我那厂子的确效益还不错,不过也就那样吧,金融危机那会儿都还有得赚,饿不死,不过也赚不了太多,小事情也出过点,所以请您过来帮忙看看。”

     郭总天生长着一副东北魁梧汉子的样貌,看起来非常有江湖义气,说话直爽,但性子可能也倔地不行。明露已经能够料想到一些情况了。

     “行,您把您工厂的地址和平面图到时候发一份给我,到时候我们再约个时间,实地去看看。”明露说。

     郭总忙点头:“行,回头就给您发,实地看的话,这周六行吗?”

     “可以,您工厂在哪儿呢?”明露问了句。

     郭总笑了笑:“在外省呢,咱们到时候得做飞机过去,我到时候帮您一块儿把飞机票给定了,咱们一块儿过去,老姜也跟着一起。”

     明露点头,表示没什么意见,外省的单子还是第一次接,不过看风水,有时候就是经常要在外边跑,很多单子都是外边来的。

     郭总办事非常利落,刚谈完时间,走了没多久,就让人把地址图纸给发过来了。

     初步整理好资料,主要还是到时候实地考察完,系统地整理一遍。

     周六,明露带着郑一寒一块儿坐飞机,出门看风水去了。

     刚下飞机,一行人还没来得及去酒店,就直奔工厂,明露拿着罗盘测了朝向,也只是站在厂门口匆匆测了一下,就跟着郭总他们坐车回到酒店,稍事休息。

     她调出笔记本电脑里的工厂卫星俯视图,将朝向格局套了上去。

     郭总走过来,看着屏幕上的图案头晕,问了几句:“明小姐,今天看了觉得如何?”

     明露嗯了声,回答道:“今天也只简单测了测朝向,您这厂子是双星会向,旺财的格局,所以工厂效益着实不错。”

     郭总听了就笑:“咱也这么觉得,这厂子风水的确不错!”

     明露微笑着应声:“您这工厂财倒是旺,不过还是有些小问题,需要布局调理一下,这个咱们明天再看!”

     “行,当然行!”郭总用力点头。

     他原本是从老姜那儿听说明露的事情,就一时兴起想请人过来看看风水,不过他家厂子本来效益就不错,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诉求,就是像跟检查身体似地,检查下风水有没有什么问题。还没做好真有什么问题的打算呢……

     有时候,没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人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