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暗涌
    郭总上前打断二婶的话,把她往旁边拉:“二婶,我这儿正忙着呢。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情咱们等会儿再说行不?”

     二婶不乐意了:“还没说几句就赶我走,嫌我丢人呢?我就说,你赚了几个钱,在城里混出头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我可是你二婶啊,我家闺女的工作你不好好帮忙就算了,现在连我都嫌弃上了,行,走,我现在就走,回去告诉父老乡亲去,你啊,赚了几个钱就翻脸不认人了!”

     “二婶,我……”

     郭总一脸无可奈何,估计这种话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亏得他脾气好,不想把事情闹大,看在自家人的面子上,就不说什么了。

     没想到二婶还上纲上线,顺着竿子往上爬,真真是斗米恩,升米仇,越是顺着她越来劲,把什么都当作理所当然,肆意索求。

     他们也就是看着郭总好拿捏,不会跟家里人撕破脸,才敢这么说话。

     有恃无恐不是,反正你也不会真的把我怎么样。

     明露他们在旁边听着都快看不下去了,可人家家里的事情吧,郭总自个儿狠不下心断了,别人怎么说都没用,最后还是会重蹈覆辙。

     二婶嘴上说着要走,却还是气鼓鼓地站在原地没走,敢情是等着郭总给她道歉赔不是呢。这脸皮厚地,也是没谁了……

     郭总今天也觉得格外烦躁,或许是长久以来积压的不满,最终还是爆发了出来。面对二婶疾言厉色的指责,他紧皱眉头,神情尤其疲惫失望:“二婶,我自认一直以来待你们不薄,你们想进城,我就让你们过来,帮你们落户,帮你们找房子,工作也都给安排好了。灵灵那工作也是我好不容易托人办来的,你们觉得工资低,没油水。可你们也不想想,灵灵也没什么本事,让她去干个重要岗位,什么事没干成,先把自己给折腾辞退了——”

     二婶听了,有点心虚,却还是撇撇嘴,低声嘟囔:“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家闺女没本事?”

     “什么房子,就你给我们安排的那房子,连一百平都没有。我觉得市中心新开的那楼盘的房子不错,你又跟我们说原来那套房子就行了,这点钱你都舍不得,还大老板呢!”二婶不停地嘟囔着。

     明露微咪着眼睛,开口道:“这位婶婶,你这话我听着就不太对了,郭总的钱也是自己一点点白手起家挣回来,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亲兄弟还明算账,您和郭总还不是亲兄弟呢,人家都给你家买了房子了,情份不知道尽了多少,旁人眼里看来,您不知道有多好命呢,什么都不用干,在家里坐着等,就有房子从天上掉下来,您还想要什么?”

     这话说得,比郭总还讽刺,谁听谁不舒服,都能听出里头那点意思来。二婶听着心里头就不舒坦了,转头提起嗓子:“你这小姑娘家家的插什么嘴,我们郭家的事情,你懂什么?”

     “懂什么?”明露笑了笑,“我们懂道理呀。”

     “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我记得老师是这么教的,这句话应该没错吧,恩?”

     “没错。”姜总还跟着点了点头。他也早就受不了老郭这二婶,简直跟吸血虫似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呀,总有一天会自讨苦吃的。

     二婶还从来没碰到过有人这么直接给她脸色看,气得当下脸色就变了,睁大眼睛,就要破口大骂:“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什么道理不道理的,我可不懂你们那一套!我是他二婶,他给我家买房子本来就是应该的,他是大老板,不是钱很多吗,花点给我们又怎么了……”

     “二婶!”

     郭总皱紧浓眉,低声呵斥道。

     这下连二婶都被吓了一大跳,有点畏畏缩缩地看着他,嘴上却仍然在逞强:“你吼什么吼,行!看来你就是嫌弃我们这些穷亲戚,得,我明天就回老家,让父老乡亲们来评评理,就算你请我们回来,我们也不会回来的!”

     说完二婶转身赌气就要走。

     郭总头也不回,只是说:“二婶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清楚吧……”

     反正他已经是被折腾累了,也不想陪着他们折腾下去了。要说这么多年最让他烦心的事情,不是事业,不是工厂,唯独就是二婶家的事情,老是时不时窜出来给他找不舒坦。他都怕以后老了被他们气地心肌梗塞。

     二婶听着郭总的语气,这回没再纠缠下去,真的走了。至于会不会离开厂子,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估摸着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就离开的。

     二婶走了,这儿总算清静了些。

     郭总重重叹了口气,眉宇间难掩失望:“诶,明小姐,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明露摆摆手:“无碍,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都有那么几件难事。不过郭总你也该好好想想,做点打算了。”

     总不可能一辈子养着这家人不是?

     “恩,我明白……”郭总沉重地点点头。

     明露重整精神,调整回状态:“咱们继续说刚才的事情,你这工厂最近几年有什么想要改建的想法?”

     郭总想了想回答:“我打算把仓库给扩建一下,加高个两层。”

     “仓库在哪儿?”明露问。

     “就在那边。”郭总指了指不远处,仓库就在二婶家前边一点的地方。

     明露带着他们过去,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仓库外边刚好对着一个尖角煞,不加盖没事,加盖的话,就有点悬了。这个位置本来就不怎么样,煞气再一引动,就麻烦了。不过郭总这厂子现在的效益不错,单子多了,仓库扩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郭总,我建议您还是别加盖这仓库比较好,尽量另外找个空地重新盖吧。”明露得出结论提醒。

     郭总愣了一下,本来他都想地好好,一定要加盖这仓库的,现在突然给他来这么一下。

     “为什么,加高仓库不好吗?我都准备好了,施工队都找好了,就等着正式施工呢。“郭总说。

     明露无奈,敢情你全都准备好了,现在才找她来,多半是不打算改主意了:“在这个位置加盖确实不太好,容易出事情的,比如火灾算是一类……”

     “这么严重?”郭总愣了一下。

     “恩。”

     虽然说出来像是乌鸦嘴,毕竟是没有发生的事情,但是也没能全跟人家说好话吧。

     “可是我都准备要施工了……”

     “诶,让我再考虑考虑。”郭总最后还是头疼地得出这个结论。

     明露无奈怂肩,所以说郭总这性子,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呢,很多事情他根本不当回事,不放在心上,又比较主观,就这么任其发展,结果最后闹腾出事情了,他才回过神来

     “恩,您先好好考虑吧,尽量不要加高,重新盖个仓库也行。”明露尽量提醒他。

     如果郭总实在不愿意,那也没办法,她总不可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不加高,重新盖个两层仓库。

     郭总嗫嚅了一下说:“本来有笔钱是留着给二婶他们家的,现在我不想给他们了,还不如我自己加盖个仓库呢……”

     明露微微抿唇,挑眉,原来还有这层缘故,看来,郭总心里还是有很多怨气的嘛,就是不知道二婶家知道中间还有这件事情,会不会后悔不迭?

     永远不要低估人的贪婪啊。

     ……

     今天算是把郭总的工厂给实地看完了,回头做个方案,择个日,发给他,让他照着做就行。明露和郑一寒待了一晚上,吃了顿饭,隔天就回了京城。

     把方案发给郭总之后,过了阵子,姜总又打了电话过来,说郭总最后还是把那两层仓库给加盖了,不过他不好意思自己过来跟明露说,早就暗示姜总要试联系她的话,就帮忙说一声。

     明露接到电话表示一阵无语,不过郭总他人就这样,不听也没办法,她已经提醒过了,人家不愿意也不能逼着,那就算了。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事已自此,她也没办法再插手。

     “学姐,竟然还有不听劝的人呐。”郑一寒知道郭总那事后,惊讶地说。

     明露一脸淡定:“当然有,怎么没有,多得是呢。以后你碰到的人多了就知道了,很多人都抱着侥幸心理,不过咱们也没办法,提醒过行了。毕竟我们还是不能帮别人做选择。”

     找人看风水预测这事情,也讲究个缘分,从开始结识,到最后,你能不能按照风水师的要求做成,都是缘分。

     缘分福报没到,最后总容易出岔子,冥冥之中,也有一个因果。

     郭总的风水案子做完也就这么结束了,一般没出什么的事情话,也就这样了,就看到时候郭总是报喜还是报忧。

     自从明露上回在慈善宴会里头打响了名声,来公司的客户越来越多,宋之雪和姜总给她介绍了不少,天天都带着不同的朋友上门来,他们的业务也越做越熟练,每天都忙地不可开交,都没什么时间离开公司。

     林焱最近也很忙,原来准备周六周末去明露那儿探探,但是最近出了桩比较紧急的案子,直接分到众案组查,上头催地很紧,还给定了期限,期限之内一定要查出个结果,水落石出。现在整个组里气氛都非常紧张,对于林焱上边的一把手上司来说,压力更大。

     上司压力大,他们下边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次的事情麻烦的是牵扯到外籍人员,再加上最近京城要举办世界锦标赛,每次要举办这种世界性赛事,安全问题就尤为重要,国外不少媒体也会关注他们这儿发生的事情,这个关头出现外籍人员在他们这儿被歹徒劫杀……这影响就大了。

     而且这几天有外媒亲自上访来过问进展,这可不是什么让他们觉得高兴的事情。

     他们在回答上都尤为谨慎,同时更觉压力深重,本来可以循序渐进的事情,他们现在感觉是被人在后头逼着赶着催着。

     仿佛头上随时吊着一把刀,一不注意就会掉下来。

     林焱的上司刘律最近急地白头发都多了不少,现在除了查事情就是开会,上面三天两头地催,要他汇报进度,可不是,等会儿他又要带着林焱去开会。

     林焱敲门进来的时候,刘律正满脸愁绪看着下头交上来的案请报告,其实就他个人而言,进度并不慢,可架不住上头巴不得他们两三天就能解决这事情,天天给他施压,没火气都被弄出火气来。

     “林焱你来啦。”刘律过了一会儿,才察觉到林焱早就站到了门口。

     林焱冷静地颔首:“您刚刚说等开会的时候让我来通知您一声。”

     刘律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的确差不多了:“恩,我知道了,马上就好,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开车过去。”

     “恩,好的。”

     林焱转身去备车,刘律随后便匆忙赶到。

     两人到达开会地点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相关人员,没人敢迟到,不过让他们觉得有点意外的是,之前在他们单位,针对林焱的那个二把手,被调职之后,现在却又升了上来。虽然不是什么重职,看上去级别也不低。

     想也知道,他这次调职,怎么都透着一股诡异,根本不是正常升上来的。

     林焱和刘律都不太想见到这个人,作为曾经朝夕相处的他们,最清楚这人是什么德性,现在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偏偏这人就是要过来给他们找不痛快。

     “听说老刘你最近被委以重任,很忙嘛。怎么,被上头看重的感觉不错吧。”王启林皮笑肉不笑,嘴上说着看似羡慕奉承的话,可谁都听出他的语气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谁不知道这事情有多棘手,就是一烫手山芋,你要是干好了,那是本分,干不好,就是失职,罪过大了去了。

     王启林一想到刘律这家伙到时候查不出个什么东西,就要被上头狠批一顿,指不定职位都得丢了,他就觉得兴奋地不行。

     刘律,你也有今天呀。

     当初他拍马屁奉承刘律这家伙就假清高,还骂地他里外不是人,结果他连林焱这出来工作没几年的小屁孩都整不过,王启林早恨他们恨地半死。现在,风水轮流转,他倒要看看,刘律这次要怎么收场,看你能假清高到什么时候!

     刘律笑了笑,笑意不及眼底,他可不想被王启林这小人看了笑话:“被上头看重的感觉,的确不错。不过我想这种感觉,你应该是不会懂,哦……毕竟你都没这个机会。”

     论嘴皮子,刘律在这位子上坐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

     王启林顿时被噎了一下,目光瞬间变得狠戾,低声道:“别高兴地早,谁知道,这是不是催命符,你说呢?”

     刘律继续微笑:“没本事的家伙的才会这么想。”

     林焱长腿一跨,瞬间横亘在王启林的面前,漂亮的下颔线往下压,他垂眸,以俯视的角度冷冷地看向王启林:“王先生,你这么消极办公,我想我可以找上面投诉一下,换个人如何?”

     王启林看到林焱的刹那,不禁咬牙切齿,但最后,他还是“哼”了一声,转身利落走了。

     他一个人跟林焱还有刘律硬碰硬,还没这么这个资本。

     王启林走后,林焱和刘律默默互视一眼,眼中都是浓浓的蔑视,对这跳梁小丑的。不过这种小人,有时候反而是最容易搅局的,不得不防。

     这次开会和前几次没什么不同,总结下来就是汇报进度,然后继续施压,继续催。

     会开到最后,刘律自己都挺无语。

     会议上王启林还对他冷嘲热讽,说什么“如果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承担这次的事情,还是退位让贤的好”,说他“毕竟也在这岗位上干了几十年,现在再查这种事情,难免心有余力不足,上头还是别给他太多的压力比较好”……

     刘律都想一杯子泼他脸上,他刘律也不是吃素的,敢情这事情没落到你头上,埋汰他都可以不负责任?

     玩儿蛋去!

     王启林这种人就是最喜欢落进下石的小人,去哪儿都改不了这德行。

     会议一结束,刘律都懒得跟王启林打招呼,带着林焱就走。

     王启林偏偏就要跟他作对似的,走地比平时都快,拦在刘律的前面,笑地非常欠揍:“老刘啊,看在咱们多年的老朋友的份上,我劝你一句,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是自动请辞地好,免得到时候查不出案子,闹了个大笑话,多不好看啊,我也是为你着想。”

     “你下边那些人,我还不清楚吗?没一个得用的。”王启林说着还打量了几眼林焱,“现在的年轻人可靠不住,你老是提那些年轻人上来,他们有什么,没经验没能力地,可顶不了事情,你可真是老糊涂——”

     话里话来不就是讽刺刘律老了,不行,还糊涂,把林焱这个年轻人提上来当心腹副手,但是这年轻人呢,不顶用,你就等着让我们看笑话吧。

     王启林就是这个意思。

     刘律顿时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虽然为这事情发愁,也不会让王启林看了笑话:“呵,话别说地太满。”

     说完,刘律就撞开他,径直大步往前走。

     林焱走下台阶,路过王启林身旁时,淡漠锐利的眼神瞟过他的脸,沉声顿挫:“话说地太满的人,最后可都没什么好下场——”

     王启林闻言,顿时怒目圆瞪,林焱算什么东西,竟然都敢这么跟他说话!

     哼,你们就装吧,到时候等着瞧!

     王启林气冲冲地盯着远去的两人,眼神怨愤。

     ……

     此刻刘律和林焱的心情,并没有他们表现出来的心态那么好。

     其实还是挺头疼的。

     “诶,林焱,你说这事情什么时候能解决,上边催地太紧了。”刘律忍不住叹气。

     “应该会顺利的……”林焱也只能说,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如何进展,顺利或者不顺利。他想帮一把,却也有心无力,自己能尽的能力都尽了。

     不过……

     或许能找一个人?

     他突然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