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镇物
    唱起歌儿走起路,妖魔鬼怪都不怕,都不怕,嘿!

     当他们重新唱起这些经典洪歌,仿佛回到那段苦难辉煌的岁月,伸出手,遥望四野,娓娓唱起: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在在诶~岸上撰”

     显然,长辈们唱地比肖睿这朵祖国的花儿投入地多。

     肖少依旧一脸懵逼。

     现在怕倒是不怕了,只是,是不是有点……大家为什么唱地这么开心?!

     爸爸你为什么还开始闭眼陶醉飙高音?

     醒醒,爸爸,你醒醒!

     “——很好。”

     “收!”

     明露伸手虚空忽地一抓,喊道。

     众人立刻停嘴,显然,意犹未尽,满脸红光,眼睛亮地跟探照灯似的,半点都不见刚刚被阴气吓到的模样,个别唱的特别投入地,还出了一头热汗。

     跟在最后的老许还喘了几口气:“这歌唱地,哎嘿,可把我累的。不过没想到这么好使,这么唱了几首,还真不怕了,刚才不舒服的劲儿也没了,太神奇了!明师傅,你这招,高,实在是高!”

     老许冲着明露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开始的时候,他们对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抱有怀疑,平时他们也认识些这方面的大师,但大多都不像明露这样,年纪小也就罢了,还特别接地气,这一点肖氏父子感受更深。

     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明露看着不像大师,却能拿地出真本事和干货,行事也是直来直去,不拖沓卖弄玄虚,光是这两点,就已经足够让他们承认她的能力,尊重她的身份。

     “一些壮胆提气小诀窍罢了。”明露说。

     “贵在实用呀。”老许说了句中肯的话。谁一辈子没有个走路湿鞋的时候,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再碰上个什么鬼打墙都有可能,不可能谁时时刻刻身上都备着驱邪宝贝,关键时刻,这招最为管用。

     “明师傅,这个有什么说法不?”刘盛问。

     明露点点头:“说法的确是有,你们也知道念诵佛号或是道家的咒都会产生一些效果吧。语言都是有力量的,江湖上还有言灵一派,而由人创造出的旋律和文章,你们也能够清楚分辨出它们所表达的情绪感情,甚至影响你们自己的情绪,或是周围的环境,它们本身就带有各种不同的气。”

     “李白为什么被称为诗仙?”

     “挑几首他的诗念念,保管你神鬼难侵,仙气凛然,鬼见了都得绕道走。所以除了唱洪歌,背诗也行,不过你要是背什么满江红,什么一江春水向东流,招来怨气深重的……兄弟,我也救不了你。”明露好整以暇地摊手。

     众人:……

     ”那要是背了啥,凄凄惨惨戚戚,可不就……”老许咽了口唾沫,不敢再想下去。

     明露站在台阶上回头,笑弯了眼睛:“相信会有阿飘很高兴它终于找到一个知音了。”

     半夜找你聊人生哦亲!

     半夜找你聊它有多凄凄惨惨戚戚哦亲!

     老许:我还是狗带吧。

     ……

     随着明露妹子的小讲堂结束,众人终于到达出事的六楼。

     刚热情洋溢地唱完一拨□□,大家抵御阴气的能力强了不少,只不过真正身处在这出事的楼层中,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

     六楼和这楼里所有楼层一样,空无一人。

     安静地仿佛只有他们和她们自己的影子在缓缓移动。

     “明师傅,现在咱们咋办?”肖董事问。

     “放鸡。”

     “啥?”

     “放鸡。”

     “去吧,皮卡丘——”

     说完,明露就松开手,怀里的大公鸡噗地一下,扑腾扑腾的翅膀,低空滑行而去。

     众人:哎呀妈呀这只大公鸡又来刷存在感了!

     您的好友【镇邪大公鸡】已上线。

     以胸口着地姿势降落的大公鸡,扇着两只大翅膀,挣扎着爬了起来,抬头挺胸翘屁股——喔喔喔!

     大公鸡:摔死本宝宝了,伐开心!( ̄へ ̄)

     “这公鸡真精神!”

     “到底是明师傅带来的公鸡,瞧这模样就和一般的不一样。”

     “看看这毛色这光泽,一定不是只普通的公鸡!”

     各种夸奖不要钱地蹦出来,明露美少女依旧认真脸,她表示一点都不害臊,能被她选中的鸡,一定是与众不同的鸡,看看,多有灵气,多么优雅——

     “咦,它怎么开始撞墙了?”

     “想不开抑郁症吧。”

     “公鸡哪来的抑郁症……”

     明露默默翻了个白眼,翻到一半,停了下来,不行,她是柔弱美少女,她是明媚忧伤美少女,怎么可以做翻白眼这么不符合形象的事情。

     “不是抑郁症,是这里有东西。”明露走近说。

     “有东西?!”肖董事瞪大眼睛。

     其他人也愣了一下:“怎么会有东西?”

     “凿开看看就知道了。”明露招招手,示意跟在后头的凿墙小哥过来,“把这块地方破开。”

     她指的位置就是大公鸡刚刚撞的地方。

     小哥点点头,和同伴准备好工具,就开始凿墙,这时候也不用管会不会过分破坏墙面,找到明露所说的东西才是当务之急。

     明露不开口,肖董事和其余人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些事情他们不懂,只能等两个小哥凿出结果来。

     墙面越凿越深,众人围在周围,望眼欲穿,焦急等待着结果。

     “再凿深点。”明露淡定地指示,明前已经凿出一块砖的深度,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两个小哥继续凿墙,终于——

     “有东西!”

     “什么东西?!”肖董事探头过去问。

     “等等——”小哥皱了皱眉,伸手去掏,这个深度,肉眼已经看地不是很清楚。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里边传来。

     小哥的手也渐渐收了回来,藏在墙里的东西,也得以重见天日。

     棕黑色的长方形,木制,刷了漆,虽然看着粗糙朴素了些,却是能够打开,空心的。

     “是个小棺材!”

     摸索着打开这个木制盒子的小哥惊呼,手一抖,差点没把这袖珍的小棺材给摔地上,太晦气了!

     “什么!是棺材?!”肖董事皱紧眉头,不敢置信。

     “怎么会是……棺材。”

     “谁这么缺德,竟然在墙壁里头偷偷藏了一个棺材!”

     棺材这东西,实在是太阴。

     死这事情,是大多人最忌讳的,而棺材,恰恰是与死亡联结最为紧密的事物。

     一想到,有这么件阴森的东西,藏在这幢看似光鲜亮丽的大楼中,日日与活人为伴,就令人不寒而栗。

     “明,明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董事手足无措,这种事情,也只能请教明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次的伤亡事件,竟然是因为自己公司所建造的大楼里,被人偷偷放置了一口棺材。

     刚好,放置棺材的这个位置,正对着六楼的电梯口。

     “你们听说过厌胜吗?”明露从小哥手里,接过这口小棺材。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头:“听起来不是什么好词吧。”

     如今的社会,他们也甚少听闻这些东西。

     “倒不是,厌胜之术,可以往好了用,也可以往坏了用。若是往坏了用,古有韩氏整整十余年家中丧事不断,直到年岁渐久,宅屋破败,后人才在墙壁中发现一块裹着砖头的孝巾,此法后来也被称作砖戴孝。”

     “这口小棺材,和导致韩氏一族的噩运的砖戴孝,都是同一手法,这些东西都被叫做镇物。”

     “而对韩氏一族做这件事的,就是当年参与建造房子的木工。”明露顿了顿,“这就是木工厌胜,《鲁班经》中便记载有二十七条厌胜之术,有吉祥厌胜,也有诅咒厌胜,据说真本已经失传。但江湖之大,肯定有传人留下来,坊间还有不少鲁班门人的故事呢,早已自成一派。”

     “木工也有那么大本事?”肖董事诧异。

     明露笑了笑:“别小看每行每当的人,哪怕是木工,厉害的也能让别人吃不了兜着走。以前每家建房子,都得好吃好喝供着师傅呢,否则他要是动点手脚,房子一完工,就糟了。”

     “我也没亏待手下的人吧……”肖董事嘟囔着,他不可能记得施工队的每一个人,更别说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可疑人员。

     “这人下手不是一般地狠辣,要么是和你有血海深仇,要么就是对方图谋极大。”说到这里,明露突然顿了一下,戛然而止。她原本以为锦绣庄园这个局,是有人故意针对肖氏父子,只要把这些镇物清理干净就可以完事。

     现在看来,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结束。

     她帮着肖氏父子解局之时,自己也已经牵扯到这因果当中,对方若是回过神来,还会盯上她。

     “锦绣庄园这出事的频率。估计每幢出现伤亡事件的楼中,都藏着东西,可能还有一些没被发现的。”明露提醒道。

     众人瞬间打了个冷颤。

     这意味着,死亡仍旧埋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如果他们找不到那么镇物,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眼睁睁地看着鲜活的生命,成为一具死尸。

     “那,咱们今天就赶紧把所有东西都给找出来?!”肖董事焦急地说。

     明露晃了晃手,劝慰道:“您别着急,我既然答应您,今天一定会帮您解开这个局的。这楼的东西已经取出来了,咱们接着去下一栋瞧瞧。”

     “好好好……“

     从七号楼出来,众人的心情比来时沉重了许多,明露用随身带着的红布把小棺材包上,扔进包里,准备回头拿去烧掉。

     紧接着,众人又将出事的另外七幢楼都检查了一遍,其他未出事,却在艮坤这条对角线上的,他们也都仔细清查了一遍,这一查,果然也查出问题来了!

     包着血纱布的木偶,眼珠子被挖出来的洋娃娃,染血的麻绳圈,披头散发的女鬼图……

     每发掘一样镇物,都令众人的心情更沉重一分。

     它们寓意着不同的死法。

     “这洋娃娃,估计是用来对付小孩子的。”明露抓着破破烂烂的洋娃娃,柳眉紧蹙,“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

     “简直丧心病狂!”肖睿瞧着这些东西,气地都快喘不过来了。

     “我完全想不到……谁会这样恨我们。”肖董事叹了口气,愁地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

     明露把洋娃娃也用红布包上,塞进背包:“人你们先查着,有消息再通知我。这是最后一幢楼,楼里的东西应该都清理完了。还有个地方,你们注意一下,那片芭蕉树林最好全部拿掉,换成别的绿植。”

     “芭蕉树有什么问题吗?”肖董事疑惑。

     明露无奈:“喏,那个地方原本就是坎宫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偏阴暗,不干净,芭蕉树下鬼拍手,本来就容易招东西,还在那里弄那么多芭蕉。以后要是阿飘要是把那里当成,休闲娱乐的天然场所,整天在那儿约牌,斗地主,您都没办法找它们说理去儿。”

     “这年头鬼还会打牌啊。”肖董事重点抓错,“不可能吧。”

     明露:_(:3」∠)_

     肖董事一看明露表情不对,立刻说:“明师傅我知道我知道,赶明儿我就把芭蕉林给移了!”

     “那行!”

     明露点了点头,顺便把自家幸苦劳作的公鸡抱回来:“锦绣庄园的局这下算是解了,下回我再准备点符咒摆件,把这儿的阴煞之气驱一驱,做个法事也就差不多了,公关就不需要我帮你们了吧。没别的事的话,今天就结束了。”

     肖董事摇摇头表示并没有别的事,给明露当场打了钱,言辞恳切地感谢了一番,便亲自送她回去。

     就在一行人转身离开的时候——

     芭蕉林中。

     “炸!”

     “两个王!”

     “四个二!”

     “哈哈哈哈下次改天咱们不玩斗地主来搓麻将呗!”

     “哎呀妈呀自从来了这芭蕉林打牌,俺手气都老好了!这地方是块风水宝地呀!赶紧地,给钱给钱,你儿子前天给你烧的一大摞纸钱,俺都看到了!那烟,啧啧啧,俺就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可没把俺熏死!”

     “你看俺儿子烧钱干哈子?干哈子?要钱让你闺女烧去!”

     “俺前天溜俺家鬼大黄还见你闺女开跑车了呢!”

     “呸——”大叔嫌弃地淬了一口,“俺那闺女,别提了,每次托梦给她,她烧是都烧了。”

     “那不就得了?”

     “呸!她一个人类懂啥地府世界的经济行情,知道地府用的都是啥吗?买的都啥玩意儿——豪华冥币经典地府套装,那种丧葬店卖的,花花绿绿的印着阎王老大头像的钞票冥币你造不,俺刚死的时候,第一回收到那钱,刚抱在手里,还热乎着呢,转身就碰到马面兄弟——”

     “咋滴了?”

     “他告诉俺,俺被他以在地府使用假|币的罪|名逮捕,监|禁七天。“

     _(:3」∠)_

     在此马面大哥真诚警告广大还没死的子孙晚辈:

     善待祖先,人人有责。

     烧钱请烧元宝或者画着铜钱串的草钱。

     大地府暂不接受钞票冥币,如若发现有钞票冥币流通,一律按使用假|币罪逮捕。

     以上。

     地府经济委员会。

     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