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感谢
    “还是看这两个宫位。”

     明露再次重重圈出乾宫和艮宫,这两个宫位正是病症的表现所在,而奇门局是全息的,从风水的角度看,宫位中的符号信息,也对应着现实里的某些东西。

     沈云山瞧着这两个神秘莫测的小方块,越发觉得奇门真是神奇。

     虽然他照旧看不懂。

     “您是说,从这两个宫位的信息入手?”

     “是的。”明露点头,“既然有病症表现,宫位的格局一定有不好的信息的存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不好的信息从宫位中移开。”

     “怎么移?”

     在纸上把对应的不好的符号涂掉就好了,不,没那么简单。

     明露歪了歪头:“给您讲个例子吧,我曾起局看过一姑娘的恋情,她男朋友在外边有一个交往甚密的桃花,这个桃花在奇门局中相应的符号,就是丁,天干甲乙丙丁的丁。并且这个丁,还处在她男朋友的宫位中,并且有四害之一的击刑。”

     “不懂击刑没关系,总是就是坏掉,不好的状态。”

     “丁的形状其实很像一颗牙齿吧,丁击刑,就是一颗情况不太好的牙,让人很不舒服。我问那姑娘她男朋友最近牙齿有没有出问题。”明露对沈云山眨了眨眼睛,眼底带笑,答案昭然若揭。

     沈云山下意识地回答:“她男朋友的确有这个问题。”

     “没错。她男朋友长了颗智齿,最近几天很不舒服,于是我就让她带他男朋友去把这颗智齿拔掉。这个牙齿,在局中,就对应那个桃花。”

     “后来那个姑娘反馈,智齿拔掉之后,他男朋友和那个桃花也渐渐没了联系。”

     说完,明露笑盈盈地瞧着沈云山。

     沈云山顿了顿,突然拍了下大腿:“我明白了!”

     明露搁下笔说:“明白就好。但是不一定长智齿就是有桃花,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只是他的局将现实的情况归纳成一个丁。万事万物息息相关,所有事情,都会在自己周围的环境或者自身有所体现,只不过奇门看得更细节精准。往大了说,沈先生您的吃穿用度肯定跟我不一样吧,因为我们爱好不同,平常去的地方,来往的人都不同,而这些,反过来,也会造成我们往后每一天的生活,都过得不一样。”

     “其实不同人预测,结果都是不同的,所以预测这道,也有玄乎的部分,有时候会特别讲究预测师的灵感和直觉,也讲究预测师和事主的缘分。”

     “明师傅所言甚是啊。”沈云山郑重地点头。

     虽然明露说的离原本的问题稍微远了些,但也是相当有耐心地给他解释,而不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们这行,大多时候为人看风水预测,另一方面,也肩负着传承易学的责任。

     这行对普通人来说,是真的隔行如隔山。

     误解太多,骗子也太多。

     反而越是内行的人,他们的观念从来不是人被命算定。

     有位同行师姐曾经回答过这个问题:

     如何改变命和运?

     自己的作为。

     明露更希望为自己遇到的事主,传递这样的观念。人和人之间相处是什么样的态度,彼此都会有感觉的,譬如沈云山,他就颇为欣赏明露这般的态度,有本事,真材实料,言之有物。

     “咱们继续说你家的情况吧。”明露开口。

     “好!”沈云山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明露缓缓道来:”要处理您父亲的并,乾宫二分,艮宫八分。先看艮宫里的符号,推测环境事物。太阴,代表大环境的状态,暗藏的,潜伏的,不容易找到的。壬,壬属水,长长的,流动的。乙,弯弯曲曲的都东西,再加上这个丁,是不是很像水龙头的模样,奇门里面一个符号,是有很多意思表达,只要有类似属性,都能归纳到里面。”

     “马星,为动。惊门,字面意思,响动。”

     “艮宫在东北,你家东北房有个暗藏的,不容易被发现的带着水龙头的水管子,经常打开用,声音很响。”明露说完,看了眼沈云山。

     沈云山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忙不迭点头:“没错,我家那边的确有个带水龙头的水管子,那后边是片花圃。”

     若是刚才的智齿例子只是餐前甜点,明露这回可真是神了。

     恐怕别的客人去沈云山家中逛一圈,都未必能清楚记得,他家哪哪儿有什么东西,还说地如此准确细节。何况,明露连沈云山家都没去过一次,一眼都没瞧见过,隔着十万八千里,靠着一个纸上局,就能推出家中某某处的准确事物。

     沈云山还是第一回体验到这种,说啥啥准,还是细节神准的预测。

     哪怕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混成了人精,在明露面前,也得五体投地,心服口服,不服不行。

     肖睿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地。

     解局那天的冲击反倒没有今天这么大,今天给别人预测,一直听沈叔叔一个劲儿对啊对地,他耳朵都快听地出茧子了,已经,完全,对明露的实力,毫无怀疑,连一点怀疑的心思都滋生不了。这么下去,沈叔叔都快成了明妹子的第二迷妹,他第一迷妹的位置,岌岌可危。

     肖少为自己第一迷妹的位置感到担心。

     明露还在继续帮沈云山看看局:“艮宫的问题暂时瞧出来了,再来就是乾宫的问题,戊,厚重的,于环境为墙,辛为颗粒瘦干物,壬为水,液体,天芮是病星,乾宫在西北方。”

     “你家西北角墙边是不是放着汤药?”明露问。

     沈云山忍不住凑近桌子,急忙肯定:“是的!这个您也看得出来?我在那里放了不少我爸吃的中药。”

     明露听了,无奈道:“中药怎么不用纸包着,偏用了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装着。”

     宫位临了景门,景门本身就有风景,漂亮的意思的。

     沈云山一听,愣了会儿,没反应过来,半响才迷迷糊糊地说:“当时药抓的有点多,好几个月的份量,我怕放外边生虫,就放在了一个彩色的大瓷罐里。怎么……明师傅,这个有影响?”

     “的确有影响,您父亲的病症临了景门,景门代表病症正在蓬勃发展,加剧的状态,对应到细节,就是你那个大瓷罐。回头回家了,记得把里边的药全部挪出来,反正这大瓷罐别用了。”

     “行行行,回头我就挪了!”连他用的啥瓷罐都知道,沈云山现在瞧明露的眼神,无比佩服。

     就算明露现在,让他回家把大瓷罐砸了,他也会照办呢_(:3」∠)_

     “您还有别的事要交待吗?”沈云山郑重地问。

     明露点头:“嗯,有。原来那个摆水管的地方,回头也拆了,再在那个位置补上个灯,或者放个水晶球。”

     “好,我回去就办!”事实上,沈云山恨不得马上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自家媳妇儿,赶紧把家里的大瓷罐挪了,去买个水晶球摆好。

     明露也瞧出了他心底的焦急,了然一笑,说:“您父亲的病要紧,先打个电话给您夫人,让她先帮着买些需要的东西吧。”

     沈云山感激地道了声谢,立马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妻子,在电话中将事情简单交待了一遍,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容极盛,看得出心情极好。

     可不是,家中若是老人生了病,全家人都得愁死,总归心上悬着一块东西,不安心。

     现在倒好了,有了明露帮忙,他父亲的病,也不再棘手。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沈云山亲眼见证了神乎其神的预测,他觉得,这事情大概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明露给他解释了不少,以他的理解能力,却依旧半知不解,但也能瞧出点门道,做这个,不可能一点天赋都不要,天赋决定上限,还要脑子活,发散联想能力强,直觉强,然后就是,经验。

     同一个宫位,同样的信息符号,明露能从两个角度,得出不同的完全准确详细的信息。

     沈云山猜测,哪怕在他们行业内,明师傅这般本事的,绝对属于佼佼者。

     他这回真是误打误撞,撞回了个厉害的大人脉。

     这姑娘,前途无量。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沈云山再一次跟明露亲切握了次手,这次是感激真诚的握手:“明师傅,谢谢,如果没碰到您,我都不知道这事要怎么办。”

     “这也是你自己的福报,才有这份机缘。其实真正出力的还是医生,我只不过起个辅助作用,谢谢这话,留到您父亲康复后再说也不迟,到时候我再来承您的谢,也心安理得。”

     明露这番话说得,又让沈云山忍不住一阵感慨,一个人的态度格局,体现在他的言行中,明露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与沈云山以往对他们这行的认知,很不一样。

     但正是因为遇见明露,才让他打破了以往的误解。

     “好,等明师傅您下次来京城,我请你吃饭,您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当当!”沈云山现在憋着一肚子感言,正想回京城,和儿子妻子好好说说,明师傅到底有多么多么厉害,他这回简直是走大运了!

     “多谢沈先生了。”明露眼眸弯弯,也心情大好。

     不过晚饭明露没跟沈云山一块儿去吃,连肖睿苦苦挽留都不答应,晚上夏夏在家呢,她得回去做好吃的投喂给妹妹,何况还有小洲云溪两姐弟,她得给两孩子做饭。

     结果,一回家,就见到这惊悚的一幕。

     财神爷正坐在她家的沙发上,吃着草莓松饼,喝着红茶,看《舌尖上的新年》。至于黑虎大爷,两只肉爪子交叠在身前,正在明夏的腿上,下巴被明夏的轻轻挠着,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咕噜咕噜”声,伸出小舌头舔舔鼻子。

     明露:qaq

     她怒了!

     头可断血可流,妹妹不可抢!

     朋友妹不可戏!

     朋友虎不可摸!

     夏夏我才离开一会儿你怎么就摸上了别人的大喵呢?!

     等等——

     好像有哪里有点不对劲,夏夏啥时候也能看到财神爷了?

     “夏夏,你的天眼也开了?!”

     明夏微微侧眸,淡定一句:“连的你的天眼wi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