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面试
    郑一寒大张着嘴巴,久久不能回神。半响,才哆哆嗦嗦地问:

     “自,自自己人?”

     岂止是自己人,还是前辈呐!

     明露笑地高深莫测:“勉强算是同行,我不像你有正统的传承,也不知道师父是哪门哪派,平常就给人看看风水测测事。”

     “我们都知道,通灵不是什么稀罕事,就别大惊小怪了。”

     这云淡风轻的口气……

     郑一寒却始终无法淡定,这能一样吗,他再厉害,有正经师父传承,也断做不到……把阎罗王,玉皇大帝拉来当风投人。

     就算是自己师父知道这事,估计也会被吓一大跳。

     这,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的app?

     “学姐,可以问一下,咱们这app到底是做什么的吗?”郑一寒小朋友捂着心口,小心翼翼地问。

     明露扬起笑容,眼睛明亮,仿佛告诉他,少年,你提了一个好问题:“我们这款app的目标用户为阴间阿飘和各路神明,旨在为用户提供便捷的网络生活,让他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为凡人与神鬼和谐共处做出努力。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市场仍旧一片空白,我们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甚至可以垄断整个市场。”

     郑一寒:=口=!

     这这……信息量有点太大,他一时间消化不了。

     明露搁下笔,正襟危坐,一字一句顿挫道:

     “我们的目标。”

     “就是打造一个,凡间之外的,网络帝国。”

     郑一寒:……好,好伟大的目标。

     “啪啪啪啪——”

     小学弟愣愣地看着明露,慢吞吞举起两只手竖在胸前,开始激烈地海狮拍手。

     明露伸手让他停下:“淡定,淡定,往后我还要带你去地府谈生意呢,上穷碧落下黄泉,咱们得端庄大气点,就当公费旅游呗。”

     带你上天哟少年!

     学姐带你装逼带你飞!

     学弟很懵逼,这公费旅游的景点,有点不一般啊。

     #好像不小心加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

     妈妈爸爸师父你们造你们儿子还没死就要去地府公费旅游了吗?!

     要是在地府碰到自己过世的爷爷咋办?

     难道要假装淡定地打招呼?

     “爷爷……”

     “好久不见啊。”

     飘过的爷爷:→_→哎呀妈呀咋看见我孙子了见鬼了!

     ……

     “想什么呢?”明露一声呵醒他。

     “没……没啥!”郑小学弟忙摆手道。

     “咳咳。”明露清了清嗓,“虽然我们现在还是工作室,但很快就会扩大成公司,你愿意加入的话,咱们马上就签合同。”

     “愿意愿意!”郑一寒忙不迭点头。

     哪怕了解事实的他感到十分不可置信,可这的确是个莫大的机会,明露所描绘的恢宏蓝图,光是想想,就令人无比激动。

     可以下地府。

     还可以上天庭。

     郑一寒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上天了!

     总之,明露轻轻松松就把这个属性复杂的龙门派小学弟,收入麾下。

     郑一寒之后,第二位面试者也到了。

     “oh!”

     “leapple!”

     明露:……

     眼前这个棕栗色长卷发,深邃碧眼,身材高挑纤细的外国姑娘,不就是他们学院的米国留学生陈薇妮吗?

     这名字是她给自己起的中文名,时间一长,大家也都习惯这么叫她了。

     明露扶额:“好好说人话,谁教你叫人叫小苹果的?”在天|朝待久了,陈薇妮连天|朝式英文都说地可溜可溜,同学们纷纷表示,听薇妮同学的英文,毫无障碍。

     美貌的薇妮姑娘委屈地憋憋嘴:“darling!一个寒假不见,你都不爱我了!”

     明露:……

     她深呼吸,从桌子旁抽出一张白纸:“抱歉,来自米国的御姐薇妮同学,被告软妹小露子表示驳回你的无效控诉。”

     “oh!玉皇大帝!世上竟有如此负心之人!”薇妮同学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莫须有的泪水。

     明露摊手,朝后仰头,翻白眼:“god!救救我吧!”

     安静坐在一旁围观的郑一寒小朋友小声说了一句:“你们不觉得……你们两个救兵搬错了吗?”

     “闭嘴!”

     “闭嘴!”

     郑一寒:qaq

     #不是很懂你们女孩子之间的情♂趣#

     #学弟果然没人权#

     “咳,说吧,你来干嘛,不是真来面试的吧。”明露疑惑道。

     她和陈薇妮也算是私交甚笃,至于两人的“孽缘”,据陈薇妮同学自己所说,初次见面,她就深深地为明露身上那种弱柳扶风般的气质所倾倒,那就是她一直在苦苦追寻美地如诗如画的女子,当然,他们系还有一个传言,薇妮最喜欢的天|朝人物是黛玉……

     最后薇妮同学还是发现,自己受到了欺骗。

     撇开明露真实性格不谈。

     明露的外表的确容易欺骗人,月光美人,这是薇妮最爱的四个字,送给她了。

     明露也总是说:“你喜欢的只是我的脸,不是我。”

     “没关系,有时候越是肤浅的理由,也最稳固长久。”

     薇妮同学也是个心口不一的姑娘,明明已经对明露里里外外都喜欢地不行,还嘴硬一定要说,我只是喜欢你的脸。

     她只是不想承认,自己被明露的漂亮脸蛋给骗了。

     “我就是来面试的,darling你的工作室我怎么可以不加入?”薇妮振振有词地说。

     明露闻言,微微挑眉,有点头疼。

     郑一寒看了看明露,又看了看纯正外国人样貌的薇妮,顿时脑洞大开:

     要是真让薇妮,跟着他们去地府转一圈,她回头是不是都可以写个《薇妮地府游记》畅销欧美,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当然……

     他们得考虑一下,老祖宗会不会受到惊吓。

     各国的灵界也是有势力划分的,地府只管本国亡魂,管不到外国人。国外同理,他们死后也进不去国外的天堂,至于边上啥霓虹泡菜,都是当年地府设出去的分机构。

     明露也是考虑这一点,让薇妮加入,到底合不合适。

     她相信薇妮对天|朝传统文化的热爱。

     譬如风水命理这些,薇妮简直比他们一些本国人还热爱深信不疑。

     就是她的身份,的确有点敏感……

     当然,薇妮的加入,也有好处,方便他们以后开拓海外业务。

     “你最近,还在拜月老吗……”明露犹豫了一下问。

     薇妮忙不迭点头,深邃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当然!亲爱的你不知道,这个寒假我跑了好多地方的月老庙,只要碰到月老庙,我都会进去拜一拜,还捐了好多钱和水果,只希望月老他老人家能听到我的愿望……”

     说完,薇妮羞涩地红了红脸。

     明露:……

     她嘴角抽搐着,不知道怎么回应薇妮,妹子,你确定,月老会管到太平洋对岸的地方的吗,还是找丘比特射一箭比较快吧。

     想了想,明露还是没有吐槽,下次还是帮她问问月老,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外邦来的迷妹。

     “你想牵谁的红线?”明露随口问了一句。

     “抖森!”

     ……

     …………

     明露:_(:3」∠)_

     郑一寒:whatthe*!

     明露差点握不住自己手里的笔。

     艾玛妹子你想嫁雷神他弟弟洛基啊!

     愿望很美好。

     但是……

     薇妮你让天|朝月老给你一个米国妹子牵英国男人的红线。

     这样真的好吗?

     “呵呵。”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微笑吧。

     “咱们还是来谈谈工作室的事情。”

     “好的!”

     明露现在又开始有点为月老的人身安全,感到深深的担忧,当迷妹得到接近日思夜想的偶像的机会,月老他老人家还有安生日子过吗?

     算了,要不……

     明露纠结了好一会儿,衡量了其中的复杂利益纠葛。

     最终还决定——

     “加入我们吧!”

     “太好了baby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薇妮扑上来就给明露吧唧一口。

     明露深深叹了一口气,转头叫郑一寒:“一寒,你给她好好解释一下,咱们这个项目是干嘛的,记得要详细的,循序渐进地解释,否则我怕她心脏承受不了。”

     “好的,学姐……”小学弟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很重。

     郑一寒带着薇妮去一边,给她科普他们的项目的计划,明露继续面试。

     “下一个。”

     “学姐。”磁性低沉的男声蓦然响起。

     明露忽地抬眸,微微一怔。

     又是一个眼熟的学弟。

     “请坐,自我介绍一下。”

     他点头,镇定地开口道:“我是肖郁城,信息学院大二。”

     都是一个年级,怎么差别那么大呢?明露想着。

     郑一寒就是个稍微有点腼腆可爱的男孩模样,眼前这位,肖郁城,俨然已经有了男人的样子,模样也的确帅气,眉目清俊,双眸亮若寒星,皮肤白,下颌线条极为漂亮,深灰色衬衫,黑色外套,身形高挑,宽肩窄腰长腿,无比干净利落。

     就是有点冷冷淡淡,不苟言笑。

     并不是端着姿态,就是给人感觉,特别严肃,倒像是从小家教格外严格,连坐都坐地格外端正严谨,让人难以松懈。

     明露对肖郁城的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在学校算是蛮有名的一个人。

     当然,相当优秀出色。

     从以往的一些传言来看,家境应当也不错。

     她很意外肖郁城竟然对自己这个项目有兴趣,明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什么角度开始问。

     这个时候——

     “可以单独和您谈一谈吗?”肖郁城突然开口。

     “嗯?”

     明露抬头,诧异。

     “你刚刚称呼我,您?”她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字,哪怕她是学姐,也没必要如此恭敬。

     “嗯,是的。”

     明露顿了顿,还是让郑一寒和薇妮去隔壁教室等着。现下,这里就剩下明露和肖郁城。

     “说吧,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