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意外
    江水挟着冷寒的湿气浸入风中,冻地人浑身一哆嗦。

     这风庭园造地倒是十分秀美,要是换作明露,她也想住这么漂亮的住宅区,背后有山靠,前边视野开阔,可惜,选址的时候,没好好看个风水。

     “背山面水,这没错。”

     “可惜风庭园面的这水,形如弓,弧形的地方正冲着大门口,反倒成了反弓煞,都说气界水则止,但这种反弓水,不但不会帮你聚气,还会散了风庭园原本的财气。要是真想聚气,你把风庭园挪到江对岸去,让江水把住宅区围住,就成了玉带环腰。”明露指了指江对岸。

     沈欢眨了眨眼睛,没想到这大片江水,最后竟然成了煞气:“我原来还以为,只要有水就是好的呢。”

     “那也要看是什么水。”

     “不过你这里,就算改成玉带环腰也没用。”明露开口说道,说着这句话,她自个儿都觉得挺无奈的,到底是有多倒霉才能建成这个格局。

     “这又是为什么?”沈欢彻底变成好奇宝宝,如果她头上还能安个天线的话,“玉带环腰不就是风水宝地吗?”

     被明露这么一说,她都觉得风庭园,压根就是个衰地。

     明露叹了口气:“先不说能不能改。沈总你看看你们建的这别墅,一幢幢都矮墩墩的,再看这江水,这江在你们这儿长度流量江宽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规模吧。你要是在这儿建个高楼大厦林立的商业区还行,非得建高端住宅区,还都是三四层的宽别墅,光是气势根本压不住这样的江水。”

     明露站在这儿一眼望过去,完全望不到江面的尽头,只能隐约看到对岸模模糊糊的楼影。

     “过犹不及。”

     “就像你让天线宝宝组团去打伏地魔,一百只天线宝宝都只有被单方便殴打的命。”

     沈总:_(:3」∠)_这个比喻有点带感

     “玉带环腰虽好,旺财聚气,但财气太猛,那可就是拿命换钱了。”

     “你这儿的别墅受不住的。”

     明露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说:“哦,对了,你这儿连玉带环腰都不是,还是反弓煞,这么大片江,煞气不是一般的凶,得了,这下不仅没财还没命。”

     沈总:……

     可不是,住进来好几个住户破产又死人。

     “那……咳咳,还有办法可以拯救一下吗?”沈欢担心地问。

     明露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待会儿再说,还要看下别墅的内部情况,先去那幢吧。”她指了指正对大门口的第一幢别墅,就是喷泉后面那一家。

     跟在沈欢身后的公司高管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董事长,这幢别墅,就是那个一家三口连同小孩子都死掉的那家,咱们……”

     这刚死人的屋子,还没怎么处理过呢,他们哪怕不信鬼神,贸贸然进去,也害怕呀。

     沈欢闻言,顿了顿,瞥他一眼:“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还有明师傅坐镇。人家当初还带着世光集团那一大帮人进去了,不能轮到咱们就缩了。”要知道肖睿还在这儿呢,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以为他们公司的人都胆小怕事。

     高层不说话了,乖乖跟着沈欢身后,一行人跟着明露进入别墅。

     明露终于拿起罗盘,开始测量别墅的朝向,总算有了点风水师的样子,用起专业工具,还挺像模像样的。

     只是这结果,实在不怎么让人高兴得起来。

     确定完朝向,明露大致看了下这个朝向的九星组合。

     “怎么样?”沈欢问。

     明露摇摇头:“这别墅是颠山倒水损财伤丁的格局。”

     “听起来似乎很糟糕……”

     明露挑了挑眉,这话,可不是,说实话,她碰到这种格局的房子,都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几句,这是得运气多差才能挑到这种颠山倒水的房子,颠山倒水就算了,不仅如此,门口还冲着反弓煞,反弓煞这么大的水还不够,还一喷泉。

     ……简直作死。

     “是非常糟糕。”明露加重了语气,“怎么跟你解释好……风水里说,山管人丁水管财,房子的朝向开门的地方,应当是水旺,有财,而房子背靠的地方应当是山旺,兴人丁,这样一来,外部环境背山面水,自然是好的。但你这个不是,你这别墅是,该旺财的地方旺了人丁,该旺人丁的地方旺了财,所以叫做颠山倒水。”

     “但是旺了也没用,该旺财的地方财不旺,前面水再一催,本来就不旺,越催越坏,至于旺的人丁,也被削弱了力量。靠山的地方也是同样的状况,不好的越催越不好,好的都被压下去。所以这房子,人丁兴不起来,财也得不到。”

     “再加上房里的镇物借了一把势,只能破产又死人。”

     沈欢皱眉,凝神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本来朝向有水是好的,但是偏偏这房子的朝向本身水不旺,还衰,门前有水反而不好?”

     明露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专业说法,不叫水不旺,这个水称之为向星,朝向的向,向星不旺,财不好。”

     明露也没打算跟沈欢解释太多专业名词,风水上,有些问题不是几句解释地清楚的,深入下去,要算,要思考,要逻辑,并不像反弓煞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是玄空风水一派。

     峦头为体,理气为用,理气这部分比较复杂,解释起来就很麻烦。

     沈欢诧异:“这别墅可是这片规模最大,卖地最贵的一幢……我们都不知道,竟然会这样子。”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其实到现在这时代,风水也不是经常能够被用上的,哪怕是沈欢这样的开发商,在开发房产前,也未必会仔仔细细地去勘测风水。现在城市建设如此发达迅速,根本没多少地给开发商挑,何况,普通人也不懂风水,他们认为好的房子,大多审美和开发商差不多,觉得背山面水就是很好的,或者给能给自己带来即时利益的,也是好的。

     更多人,要么不信,要么觉得,自己怎么可能运气差到,挑到风水特别不好的房子。

     这还别说,真有人运气差不知道,结果买了个风水不好的房子。

     不过明露自己的想法呢,就是,信风水可以,但别太执迷,有这个天天蹲家里研究自家风水的时间,不如平时多行善积德,给自己攒点福报。

     福人自居福地。

     要是真运气不好,没办法,找老师吧。就是现在不靠谱的风水师实在太多,有许多都是得不到老师真传,书上学了皮毛,就敢出门给人家看风水,要是弄得好,也就算了,弄不好,那都是因果业力。

     大多时候,还是得靠自己。

     “事以至此,只能尽量化解,你这儿这么多幢别墅,估计不少都得重新改装或者放化煞物品,回头我给你做几个方案。”明露想到这儿那么多出事的别墅,就觉得头疼,一个个做方案也得个把星期。但风庭园的建造成本肯定很高,要是拆除重建,损失可不小,只能尽量整改。

     沈欢点点头:“麻烦明师傅了。”

     她也笑地十分牵强,不问不知道,一问才知道,风庭园的问题竟然这么多,这么严重,也难过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些土豪住进来之后,可不是一个接着一个破产了?

     沈欢都不知道该说自己厉害呢,还是运气差。

     能建出这么一座谁住谁破产,谁住谁死人的别墅,从某一角度来说,也是运气。

     明露摆摆手:“麻烦的不是我,是你们,喏,大门前那喷泉,赶紧拆了,外面那么大一片反弓水,还弄这么大一个喷泉,这么多水。本来这朝向向星不旺,还催,简直是要让人倾家荡产赔光家底的架势,连带着人丁都被一而再,再而三打压,结果你们也都知道了……”

     “所以,有时候别贪图好看时髦,别墅标准配备,摆喷泉可以,但是得摆对地方,知道你家那地方是不适合摆,摆不对——”

     “那就是催命符!”

     ……

     众人被呵地虎躯一震,尤其是坐在沈欢身后的高管们,被明露这么一说,纷纷努力回响自家别墅的格局,是否有什么不适合放喷泉的异样。

     实在是明露说得太吓人了,他们平日里哪会太在意这些东西,就是瞧着漂亮,好看,就得了,谁知道转眼就能变成催命符?

     沈欢也捏了一把汗,她经手公司以来,第一次出这样的事情。

     得了,吃一堑长一智。

     以后再开发房产,不找明师傅把这地方给勘测地全面了,她是绝对不会动工的。

     除开这幢别墅,明露又陆续测了其他几幢别墅的朝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问题,都得回去做方案慢慢解决,任务量比较重。

     虽然风水是明露的真爱,但当成工作,做方案,思考,其实也是一件比较寂寞枯燥的事情。

     测完朝向,纪录完之后,明露就收工了。

     沈欢原本还想留她吃晚饭,明露拒绝了,三孩子还留在酒店了,而且晚上还约了沈云山先生吃饭。沈欢暂时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反正明露还接着她的案子,以后有得是机会单独约出来吃饭。

     一行人将肖睿和明露送上车,便挥挥手告别了。

     路上,肖睿还陷入在自己失恋的情绪里不可自拔,好不容易见到女神,可是女神眼里只有基友,只有基友,基友……

     明露摇了摇头,煞有其事的拍拍他的头:“朋友,不要气馁,不要悲伤……”

     肖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嘤嘤嘤了。

     明露:_(:3」∠)_啊喂你别弄得像是我把你甩了一样啊少年

     “好了好了你伤心啥,人家好歹现在不讨厌你啊,先做做朋友不也是挺好的,再说了,沈总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你这么容易就想上位,没那么简单的。”明露觉得自己特别苦逼,带着这个富二代有啥用,关键时刻还要自己担当情感咨询专家。

     肖睿:“……你都说莺莺燕燕了,妈呀你别说还好,你一说,我这心,拔凉拔凉的!”

     明露:……

     她不想说啥了,你爱咋咋地。

     “卡擦——”

     行驶中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明露转头,往前一看,明明正开在路上,没见什么红绿灯啊,怎么就停下来了?

     “王叔,怎么突然停了?”

     司机王叔无奈转过头来说:“明小姐,前边路上躺着一人,我们过不去。”

     “人?”明露疑惑。

     肖睿也奇怪地起身,凑过来瞧:“有人躺地上?不会是碰瓷的吧。”

     这年头遍地碰瓷,也不怪他们会这么想,这大马路上,又没别的车子,就他们一辆开过来,突然出现个躺在地上的人,你说起蹊跷不蹊跷。

     “……看衣服打扮,好像是个中年男人。”王叔说。

     明露和肖睿对视了一眼,明露想了想,还是开口:“要不还是下去看看吧,总不能让他这么躺着,咱们也不过去。”

     “那要是真碰瓷呢?”肖睿可不想明天报纸头条变成啥“富二代驾车撞人逃逸不负责任”这种新闻。

     明露抬了抬下巴:“让王叔开手机录像录下来。”

     肖睿想了想,点头:“那行。”

     两人让王叔开了手机录像作为证据,两人便下车去走近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躺地离车有两三米的距离,背对着他们,看不清脸,只能看到身子半边的轮廓,地上没有任何血迹划痕,不像是被之前的车撞过去的。

     此时这条马路上,根本没有车辆通行,只有他们孤零零一辆车,和这个男人。

     说实话……

     要是他不是碰瓷的,明露自己都不信。

     “我过去瞧瞧。”肖睿走在前头,明露跟在他后头。

     “先生,先生?”

     肖睿走近,半蹲下,拍了拍男人的胳膊,却毫无回应。

     “怎么没反应,不会真受伤了吧。”他疑惑。

     “把他转过来看看。”明露半躬下腰说。

     “嗯。”

     男人穿着一件淡棕色的薄袄子,肖睿伸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接着惯性,微一使力,就要把男人的正面给掰过来。

     “等等!”

     明露突然出声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肖睿根本来不及反应,只看到他刚使力掰过来的男人,忽然睁开了双眼,凶光毕现,吓得他下意识就松开了手,往后一跌。

     刺眼的寒光脩乎闪过。

     直直刺向——

     “血!”

     肖睿惊恐地睁大眼睛,尖叫出声。

     明露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抓住了那柄刺向她的匕首,刀锋深深嵌入她的手掌,一瞬间,殷红的鲜血稀里哗啦就流满了整只手,血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滴,疼不疼?当然疼,明露疼地嘴唇都咬破了,对方来势突然,她根本来不及抓住对方的手,只能硬着头皮把刀捉下。

     否则现在,受伤的不是她的手。

     而是穿透她的腹部。

     对方见一击不成功,眼神一厉,就要使第二刀。

     明露见对方又要行动,火了,手脚更快,顿时伸脚一猛地踹:“你妹啊!”

     这一脚踹得够狠,那男人瞬间被踹得滚出好几米远,连匕首都来不及抽回来,不过他似乎不打算再继续,站起来转身就要跑。

     明露赶紧一手拉起肖睿:“回车上,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