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七长老
    古朴的店铺中,到处陈放奇珍神料,散发着特有的气息,闪烁着惑人的光彩,引人犯罪,动人心弦。

     墨羽朴素的石盒内,是一片青色的残图,周边还有被火烧过的灰痕,与其他神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让七长老浑身颤抖。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这个。”

     他露出缅怀之色,仿佛想起当年那段激情岁月,几个不知天好地厚的小子结义,在末法长生路上相互扶持,那种真情,那种温暖,那种兄弟情谊,触到了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最后一声悠然长叹,包含着太多。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七长老问墨羽。

     “不知道。”墨羽很干脆地摇头,这是实话,他在筑基后就轻松打开了石盒,与不朽萝卜探索了这一角残图很久,感觉带上面有着仙道气息与一些残破不缺,黯淡无光,即将灭去的道纹,却与长生戟一样,觉得这东西有大来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是将其放在一旁。

     “这是当年他九死一生,在一处洪荒遗迹中,冒着被残破仙阵斩杀的危险,从古祭台上得到的。”他再无那种玩世不恭的随和神态,语气很郑重,一旁的墨羽静静聆听,明白那个“他”就是太清门的开山师祖,七长老的兄弟,太清。

     “可惜,当时我们几个兄弟研究了很久,还特地找了几位高人,都知道此物大有来头,却就是道不出其中的究竟。只能作罢。”

     “以他当时能硬抗残缺仙阵的实力都弄不明白,还留给我?”墨羽被这种只待有缘人的做法气乐了。

     七长老也为自己的兄弟而第一次露出尴尬之色,也觉得自己的兄弟这样做实在有些坑人,但还是辩解道:“可能他认为,万连胜必为绝代人杰,走的路会比他更远,或许有一天能拨开迷雾,得知真相。”

     墨羽直翻白眼。

     “好了,年轻人看开点,把这个当做荣耀的凭证也好,那这样,我把这一百零八根主羽送你吧。”他竟然表示要将这绝世珍稀,炼器神料赠给墨羽,让后者大吃一惊,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就这么送我了?”他明白这一百零八根主羽的珍贵程度,能让一些上古大能打得头破血流,根本不是筑基弟子能消受得起得。

     “当然,如果你愿意把血龙根留下,我会十分乐意,每天派人去你的广寒峰给你送鸡。”七长老又恢复了那种游戏红尘的姿态,让墨羽额头上浮现几根黑线。

     “这样吧,我送你三枚续命宝丹,给你三千年寿元,这样你也不算吃亏了。”

     “一枚能续一千年的神丹!”他在这里直接将宝丹变成了神丹,“你要用血龙根炼药?”

     “是啊,我不是针对谁,太清门里……论丹道,没几个人是我对手。”其实墨羽这话说得已经很谦虚了,实际上他完全可以将“几个”去掉,过度的谦虚就是做作了。

     “口气真大,既然那么厉害怎么不去圣丹峰?也是,绝代佳人为伴,怎能舍得放下。”七长老揶揄道,他知道一些关于墨羽的八卦。

     七长老满脸玩味之色让墨羽满头黑线:“我不想回忆。”

     他心里很清楚,知道雨蝶对他这样好是纯真善良的天性使然,换了其他人也会认真照顾,只不过墨羽这个徒弟有些与众不同,身上的神秘与和与众不同的特点让她的八卦之火燃烧。

     “对了,我听说,你与紫府峰年轻一辈的第二人关系比较紧张啊。真要对上,你有几分信心。”七长老用能储物的乾坤袋将一百零八根主羽收起交给墨羽后,搬来一张紫玉桌,让人再做点鸡。

     这让一旁的伙计长大了嘴,这墨羽到底是人是鬼?能让七长老如此关心地嘘寒问暖,也能让守塔的白袍长老出面庇护,要知道,这两者无论资历修为都让他们拥有很高的话语权,只不过平时不愿插手这些琐事罢了。

     没想到墨羽却是深思起来,答道:“如果他如众人所说筑基中期巅峰,有七八成,但如果已经晋入了筑基后期了,就只剩三四成了。”

     “不对啊,如今你也筑基成功,真元液化,哪怕他修为比你高,但在天平擂台上也占不了多大优势啊。”七长老有些纳闷,但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不会是要……”

     “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墨羽吃了一口鸡肉,满脸笑容,在七长老眼中看起来是那样地欠揍,很严肃地问道:“你可要想好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他对你抱有杀意,你这样很危险!”

     “放心了,如今有了你给的羽毛,回炼一把主兵,胜算就更大了。”

     看着墨羽满不在乎的神态,七长老也放心下来,“也是,你这小子那么腹黑,不会傻到将自己陷入危险之境,紫罡虽然已成气候,但资质到底普通,不像他那个哥哥。”

     他说了许多关于紫罡的哥哥,紫府峰年轻一辈第一人紫天华的辉煌事迹,修道二十载结真丹,十招败阴阳峰传人,在这一代的太清门年轻一辈中位列第三,说明紫天华的可怕。

     “哦,那既然那么厉害,怎么才第三?”墨羽有些好奇,说起来他对太清门了解也不多,没什么归属感。

     “若在别的时代,他第一无疑,可这是道衍纪元末期。是幸运,也是悲哀。”七长老一声长叹,眸光深邃,墨羽也想起了马老头曾说过的话,当一个纪元走到末期,这个纪元积淀的造化,神藏都会出现,大道反哺适合修行,无数天骄人杰现世,最辉煌的大世必然到来,但必然会伴随着最可怕的****,当璀璨繁华落幕时,诡异与黑暗将来临。

     一直让他很沉重,成为他修炼的重要动力,就是希望能以人力逆接长生断路,

     “大世争霸,很多被封印的人杰都会出现,紫天华正是不想成为大世争霸中的可悲陪衬,这些年来一直很努力。如今与第二的雨震和第一的杨晨在外历练。”这话让墨羽点头,纵然以后可能为敌,他也很欣赏。

     “第二是雨蝶的哥哥,雨震,他曾和紫天华大战一场,胜了紫天华一招,但两者都未尽全力,真拼起来还不一定谁赢,不过第一,倒是是实至名归。”

     长老难掩话语中的赞赏之意:“第一的杨晨,当年被我和太清发现,封印下来的天骄,根骨,资质,心性都极好,将他封到这个时代,为的,就是让他在这个机缘无数的黄金大世带领太清门走向巅峰!”

     可以想象,七长老对他的重视程度,杨晨身为第一人,要开创一段前所未有的神话,承载了许多人的希望。

     “算算时间,十年一度的太清天骄战就要到了,关乎到排名,我想许多人都会有所准备,而前三十名更是有着太清门提供的大机缘,那可是让很多人都能抢破了头,为之拼命的,到时候我尽量帮你争取一个来。”七长老对墨羽很看重,想送他一场造化。

     而墨羽则再翻白眼:“为什么我不能亲自争取一个,你就这么不好看我啊。”

     “得了吧,那可没有压制同一境界的天平擂台,没有筑基后期的修为连搏一次的资格都没有,也就两三年时间了,孩子,要知道,自恋加脑残,别自残啊!”

     墨羽没有说话,拿出血龙根就要下汤。

     “行行行,小祖宗。我不说了。”七长老摇头,“不过,你也知道,关乎到一场大机缘的天骄战要开始了,杨晨,雨震,紫天华这三人行也要回来了,你很危险啊!”

     “紫天华也要对我出手了?”

     “不,是雨震!他可是曾经帮他以武力妹妹赶走了不少追求者,你趁人空虚泡了人家妹妹,人家估计连杀你的心都有了,不过你放心,你死后我一定会把神羽收回来,每年给你烧一只鸡。”七长老满脸郑重,让墨羽甘拜下风,落荒而逃。

     “这就是那个存在重视的人么,果然不凡。”他望着墨羽离去的背影,双眸深邃,十指律动,似在演算着什么,但很快脸色一变,切断了因果,阻隔了冥冥中的一缕天威,但仍然咳出一口鲜血。

     “推算不出来……”他脸色阴晴不定。

     ……

     回到了广寒峰山脚下的小院,墨羽一路上还在消化着刚才七长老的话,觉得太清门的局势有些复杂,但还是为有些摇头。

     “萝卜,出来,我要用这一百零八根神羽炼一把扇子,你为我护法。”祭练主兵后还要温养,时间要很长,为了不发生意外,他叫出了萝卜。

     “你确定让别人看到一株不朽药?”它通体璀璨,晶莹无暇,瑞光内敛,散发着不朽的气息。

     “你从我那儿敲去了一气化三清。是该有所表现了吧。”

     不朽萝卜轻颤,一道清气从它身上化出,形成一道窈窕人影。

     她秀发飘舞,乌黑亮丽,容颜让人窒息,皎洁如神月,缥缈若云雾,长裙拖地,将婀娜身躯勾勒的玲珑起伏,亭亭玉立,绝代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