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万连胜
    紫铜镜,正面光华如满月,背面刻有八卦图,悬浮在紫璇头上,放出绚烂的光芒,流露出强大的气息。

     星辰盾,刻有满天星辰,如绝壁一般,压落而下,更似一方天穹坠落,一个“御”字刻在正面,符文符文流转,防御力惊人。

     神月刃,宛如月牙,银辉绚烂,旋斩而至,无坚不摧,杀气冲天。

     当紫璇祭出这几件道器时,很多人心惊,随后他穿上一件符文交织的紫色铠甲,引燃了全场。

     “我没看错吧,那不是太清年轻一辈第三人,紫天华曾用过的紫府战甲吗?怎么会穿在他身上!”

     “四件呀,整整四件下品符器,而且都是下品符器中的佼佼者,攻防皆备,这怎么打!”

     “紫璇的背后是紫罡,紫罡的背后是紫天华,仔细想想可真是令人发寒呀,他们这是要只手遮天,蔑视太清了么?”

     众人议论纷纷,痛斥紫府峰扼杀天才般的行径,同时为墨羽担忧,这万连胜的最后一胜牵扯到生死,胜了,无限的荣光,神秘的奖励,甚至会有大能出手为其改变资质,博出一条路来,可败了呢?不过一堆骨罢了,或许会有人训斥这样的行为,可时间一长,终将被人淡忘。

     许多人看向那远处淡然站着的紫罡,张嘴想说什么,可到底还是沉默了,世态的炎凉让他们心寒,公平,只是相对而言。

     雨蝶的俏脸上满是冰冷之色,“紫府峰真是了不得呀,紫天华不是我哥哥的对手,就要拿我的弟子开刀么?”

     马老头摇了摇头:“你太小看墨羽了,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远处,几位长老与守塔的白袍长老议论,说紫府峰最近实在太嚣张了,应该管管。

     “呵呵,嚣张,有么,就算我们太清门要维持公平,可一个人代表不了一个主峰,咱们尽管其变吧。”白袍长老深深地看了远处的马老头一眼:“更何况,谁说那墨羽,就输定了呢?”

     不朽萝卜对暗中淡然的墨羽传音,带着笑意:“小子你这扮猪吃虎也是可以呀!我感觉你体内的真元已经被补充完整了!这速度太快了!”

     墨羽点头:“哎,极尽生变,这话没错,哪怕是凡体改造到极致,都远胜所谓的仙体,神体,身与道合的状态,让我战力飙升,恢复迅速,只可惜还是练气,很多手段不能施展,得赶快筑基啊。”

     见墨羽沉默,紫璇冷声:“准备受死了么?我这一年,都在祭炼这四件战兵,更用炼气散将修为提到了练气期大圆满,只差一步就能筑基,还有紫府峰的正统心法,你现在求饶,自废修为朝我下跪,可免你一死。”

     他完全是一副施舍般的姿态,倨傲地抬起了头,认为自己吃定了墨羽,有小人得志的猖狂,更有冷库无情的血腥味,阴沉的声音让人发自心底厌恶。

     “求法,求器,不如求己身,外物到底不如自身修炼来的强,无需说这些干扰我道心,要战就战吧!”

     墨羽出手了,乌光一闪,那给他特殊感觉的方天画戟出现在右手,雪白的戟刃击向紫璇,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兵器,在前面的战斗中,肉身就是无坚不摧的利器,如今面对四件下品道器和未知的后手,他谨慎了一些。

     “档……”火星四溅,紫色的战铠上留下了痕迹,让紫璇大吃一惊:“看来你这战戟也不俗,但紫府战甲你攻不破!”

     他用力一震,让那战甲放出紫色光晕,将墨羽震退,手持三件兵器,大开大合。

     墨羽无惧,他坚信这杆名为长生戟的战戟不弱,很有可能是一件被封印的兵器,主动攻击搏杀。

     墨羽并没有如同刚才那般横推对手,足足斗了上百回合,让台下的众人一阵惊叹,这种龙争虎斗让人热血沸腾。

     终于,墨羽身后出现一个银色的光点,他要发动星藏,解决紫璇。

     可是,当他一转头,看到雨蝶那张清丽绝尘的俏脸上挂着的几丝担忧和一分期待时,心神一颤,不朽萝卜的那句话兀然浮上心头。

     “当你在没有成长起来的状态下用出这招时,希望你已经做好与世为敌的准备,在太清的人和事,都将消散!”

     墨羽咬了咬牙,强行切断了与星藏的联系,顿时血气翻涌,一口心血涌上,被他抵住,星藏并不圆满,强行切断反噬很大,墨羽嘴角露出了一丝鲜血,触目心惊。

     “小羽子!”雨蝶一声惊叫,连马老头都皱了皱眉,刚才那一刻他捕捉到了那丝仙韵,明白了什么,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看来这小子心有顾虑啊,需要我出面了么……不过,太过集中的优势下,一定有着隐藏的劣势,一旦他能察觉到,这场比赛就没有悬念了,或者说,在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悬念了……”

     台下的人则是痛惜无比,认为墨羽真元不支,败局已定。

     “完了,他已经打了那么多场了,真元肯定不够了,强撑着而已。”

     “刚才的战斗已经让他到了极限么?真是可惜呀,万连胜的奖励还是不能出现么?”

     “紫府峰的行事太过卑鄙!按照正常的轨迹下去,他必胜无疑!”

     就连那些曾经蔑视墨羽的人也沉默了,墨羽的那种无敌气概被他们看在眼里,想挑刺也挑不出来,而紫罡则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人群中,冷冷地看在台上受创的墨羽,淡淡一笑,一副大势在握的模样。

     紫璇很得意,冰寒的声音如寒风在吹动,“看到了么!你现在犹如丧家之犬!一个靠秘宝赢到现在的小子,终于是原形毕露了!”

     “你有资格说这话么?”墨羽看着他身上的四件符器,手持长生戟将对方的又一次攻击击退,但始终破不了那只差终极一跃就能成为中品符器的战铠防御,但那丧家之犬的犬字却是让他心中有着点点道光闪过,忽然明白了什么。迅速倒退,犹如鬼魅般的速度让所有人惊讶,那不定的身影更是让紫璇瞳孔一缩。

     墨羽微微一笑,双脚一步一阴阳,身形模糊。

     “《阴阳经》中的阴阳纵天步?小子你可以呀。”不朽萝卜无言,这是一代长生者阴阳道人开创出的无上步法,拥有世间极速,虽然墨羽还在练气期,《阴阳经》很多手段,如阴阳仙印,阴阳天河都无法施展,但仅仅是步法,却勉强能做到。

     墨羽淡笑地看着眼前面色惨变的紫璇,清秀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他以己度人,如今才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失误,紫璇可不是他,没有变态一般的回复力,同时驾驭四件符器,其消耗程度对于一位练气期的弟子来说难以承受,只要多耗一会就行了。这是最轻松的方法。

     墨羽淡笑,和不朽萝卜谈天说地,同时分析有些复杂的太清形势,终于是意识到自己的风头太大,引动了很多人。

     “没什么,有我在想跑就跑,不过看起来你很舍不得雨蝶呀……别骂我,我的意思是,人杰当如此,就要一直打到仙王境上,与天下无敌,从盖世皆敌到举世皆寂,很多仙王都是这样上来的,血与苦的成长历史你一个从青铜棺中出世就立地成仙的家伙是不会理解的,当然,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

     “说到青铜棺……有时间回去看看,我总觉得……”墨羽摇了摇头,继续闪避,人们也明白了墨羽的策略,一个个畅快大笑,雨蝶长长地送了一口气,只有马老头摇了摇头,“应该还有后手,不过墨羽应该能应付。”

     终于,一刻钟后,紫璇气喘吁吁,显然消耗极大,几件被他催动的符器光泽都黯淡下来,但他紧接着取出的一个东西让很多人张嘴,眼中满是火热。

     “那是,一块灵晶!”

     “据说那是天地灵气凝结成的晶体,超级精粹!对人的修炼有极大裨益,就算是在筑基期的手里都极为珍贵,他一个练气期修士,怎么有这种东西?”

     这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

     而墨羽则看着拇指大小的淡黄色晶体,脸色古怪,“这灵晶怎么和我记忆中的有点不同?”

     “嗯,我估计你以前用的灵晶品质绝对是最好的,而这块土属性晶石只能勉强算是下品灵晶吧,杂质太多了,你体内的真元都比他精粹多了。不过这对练气期的弟子真的很有用。”不朽萝卜开口,而在前方,紫璇的脸色却是迅速好转,“看到了么?你的小伎俩无用呀!”

     墨羽只是微微一笑,“要遛狗到天亮么?我倒是要看看你身上有几块灵晶。”

     紫璇脸色阴沉,灵晶这种东西对筑基期的修士都很珍贵,怎么可能有几块,这块很不纯粹的灵晶在紫璇交给他时都嘱咐过不到关键时刻不要使用,算是一张底牌,可见其价值之重。

     “小垃圾,除了逃你还会干什么!看看你这亡命奔逃的样子!”

     他不断以言语激墨羽,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希望能逼他出手,其中的一些语句让长老都皱眉不已,可墨羽却只是以蔑视的目光回答,继续脚踏阴阳纵天步,让他连根毫毛都碰不到。

     毕竟,从一口棺材里蹦出来,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家谱。

     随着紫璇身上铠甲光芒的愈发黯淡,台下紫罡的脸色说不出的阴沉,因为他知道,一年来的准备,即将付之东流。

     “拼了!”紫璇将剩下的真元全部注入紫铜八卦镜,让紫光扫射全场,这样的全方位攻击让所有人再度担忧,墨羽能逃掉么?

     “啊!”一声惨叫,让所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可当真相出现时,很多人难以置信。

     “他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惑,因为墨羽竟然出现在了紫罡的背后,一拳轰在紫璇的后背,让它倒飞而出。

     “怎么?不是让我跪在你面前么?”看着倒在地上大口咳血的紫璇,墨羽微笑向他走去,只是笑容有些冷:“虽然我是爱狗人士,但是狗主动咬我,那我也没有办法啊。”

     “你,你想干嘛……”看着逐步走来的墨羽,紫璇想要进行一次突袭,但他失败了,身上的铠甲黯淡无光,几件战兵也倒在地下,只能惊恐地看着墨羽一步步走来。

     很多人再次心惊,刚才还因为墨羽的万连胜的震撼被另一种情绪取代,他是要,对同门下杀手了么?

     虽然是修士,但很多太清弟子都没有杀过人,更何况是自己人,哪怕是以疯狂而著名的乱战峰都有自己的底线,只杀残,不杀生。

     就连雨蝶,美眸中都有着不忍之色,让旁边的马老头发声:“带四件配套下品道器,我可不认为他们只是来阻击小墨羽的万连胜。”

     “这……可我……”看着扭捏的雨蝶,马老头轻叹一口气,“人太善良,容易受伤啊。”

     “等等!”台下,紫罡到底忍不住发声了,谁都知道紫璇的师傅是他,而他在场的情况如果徒弟被杀,日后有什么颜面?

     他的表态让许多人为之瞩目,此刻,这里因为万连胜奖励将现的人很多,不说这一辈,就算是很多老辈人物都来了,但看到紫罡开口还是忍不住心颤,虽然他不过一位即将到筑基后期的修士,但代表的意义,太大了!

     “哦?”墨羽微微一笑,一脚踩住了挣扎着要爬起来的紫璇脑袋,“等什么啊?第一次杀人,我很期待呢!”

     台下众人发晕,而紫罡满脸阴沉:“先祝贺你万连胜,日后必然将在我太清门大绽光芒,你已经赢了他,都是同门弟子,冤冤相报何时了,饶他一命吧。”

     “哦?我饶他一命,但如果我输了,谁来饶我一命呢?我想带四件下品符器来,可不只是和我玩玩的。”

     台下众人变色,这墨羽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他要公然打名列前茅的紫府主峰的脸么!哪怕有雨蝶在,日后在太清混下去会很艰难。

     “墨羽!你想清楚!如果你今天真敢动我!以后我师傅,紫府主峰的报复会让你万劫不复!”

     紫璇的公然威胁让很多人变色,暗中对紫府主峰的行为谴责,但看着紫罡还是忍了下来,而那些长老则不说话了,太清看似团结,但派系仍然很多,他们很多寿元无多,不想纠缠进去,而雨蝶的俏脸上闪过怒色,让马老头瞟了他一眼:“放心吧,同辈一战,哪怕是已经结出真丹的紫天华找上他,我也不会插手,但如果真有一群老古董要仗着自己活得久来欺压小辈,我也不能不表示什么。”

     而墨羽听到这话后,则微微一笑,让所有人心中凛然,下一刻说出的话,更是让所有人发呆。

     “哦,你师傅能代表紫府主峰么,真厉害啊,不过,如果你不说这种话,那我卸你全身关节,断你全身主骨,废你全身修为,再让你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也就勉强放过你了,但既然你师傅那么牛,我也真想看看,他怎么让我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