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三世谜
    明月当空悬挂,皎洁的月辉洒落而下,月华如水波一般荡柔和,为附近的林地一片朦胧,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

     墨羽在白玉床上楠楠自语:“为什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怎么样,不好么,小子你艳福不浅呀!”不朽萝卜自墨羽体内飞出,垂落下亿万缕仙辉,将简易的茅草屋渲染地一片辉煌。

     “这种艳福还是算了。”墨羽无奈翻了翻白眼,刚才他差点没和雨蝶拼命:“想当初,本尊叱咤星河,多少仙子神女投怀送抱,照样坐怀不乱!”

     “哎呦,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你的传闻。”不朽萝卜挪揄道:“似乎是叫青莲吧,为了她你曾经追杀过一位想要度化他进佛门的真仙佛陀几个星系,还为此杀入过佛门的至高圣土。搅动无边风云啊!”

     墨羽身躯一颤,仰望心空,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一种很特殊的情绪。

     不朽萝卜不再犯贱,转而与他谈起了日后太清门的生活安排。

     “我觉得,你来这种大教,倒是可以好好查看一下当初一战的结果,了却你的心结。”萝卜的提议让墨羽认同。

     这几天,墨羽心中很焦虑,迫切地需要知道一些答案。

     当年的****到底哪一方获胜了?如今这浩瀚宇宙的情形如何?为何他感觉这片天地变了?道则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修炼起来为何有些阻塞与压抑?

     “以你的本事,出入各大教派的藏经阁很简单吧。”墨羽问道,但不朽萝卜却摇了摇头,经过上次宇宙覆灭的事情,他小心了很多,讲究一个平衡,不再敢轻易过线,不想去触及很多因果。

     “当然,这也是不逼急我的情况,要真敢把我惹急了……我挖他们祖坟,抢他们宝贝!”不朽萝卜的另类威胁让墨羽说不出话来,同时觉得有些猫腻。这死萝卜怎么那么踏实地跟在他身边?

     “咳咳,谈正事。”不朽萝卜也意识到自己扯远了,问向墨羽:“不过你该选个功法,引导你接下来的修炼了。我可是知道你的底细,宇宙第一炼药师呀!不知道得有多少部仙经,修炼一部,还有很多部可以印证。”

     不朽萝卜轻颤,垂落下亿万缕霞光,那是被它吸纳灵气后提纳出的精粹,如今注入在墨羽身上,让他修炼一日千里,虽然墨羽的所有奇珍寄放上一世的仙器玄黄塔中,但一株不朽药的帮助足以弥补一切。

     “呵呵,别多想,不过是侥幸炼制了九转仙丹而已,宇宙浩瀚,最起码那些仙王级别的炼药师就比我只强不弱。而且哪个势力会用真正的仙经来换,那可都是他们的命根子,大多数都是残决,真正的仙经也就两三部。”

     墨羽摇了摇头,闭上双眸,但很快神色大变:“这是……”

     他道心空灵,似在体味,良久,墨羽眸中精光爆闪,诵出一篇名为“今生”的口诀,蕴含深意,无尽妙理尽收其中,将修行阐释的秒到毫峰,更是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让不朽萝卜惊叹连连。

     墨羽脸色凝重,“这今生篇,和我过去所修的过去篇……”

     他告诉萝卜,自己上一世自一口青铜棺出世后直接成仙,识海中带着一篇残诀,名为“过去篇”,与仙王开创的无上仙经相比只强不弱,在上一世,他想要找齐剩下的残诀,但却毫无进展。

     没想到,在这重生的一世,这篇口决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识海中,让他心中发寒。

     诡异的无名仙经,莫名的青铜棺椁,未曾消散的真仙本源,洪荒纪元过后的苏醒,从种种线索中,他渐渐触摸到了一个隐约的轮廓。

     “你就是墨羽吧。”就在此时,大门被砰地一声打开了,一位身着雪衣,肌肤雪白细腻的女子迈着修长的大腿走了进来,姣好面容上的一双眸子打量着墨羽,“看来你就是雨蝶姐说的那个墨羽了。”

     “我知道你的事情,是雨蝶姐从深山带回来的一个野孩子,就算侥幸开辟气海成为一名练气期的修士,但还是难以改变资质极差的事实,但你知道你的出现将会让雨蝶姐承受多大压力么?就算没有明文规定,但以圣洁为名的广寒峰上出现男子算什么?雨蝶姐身为广寒峰的圣女,更是必须超脱红尘,不得与男子有染,就算嫁人,道侣也必须是盖世人物……”

     她上来不管不顾地开喷让墨羽无言,不过他由此得知很多,雨蝶的身份真是大得吓人,本身就是广寒峰的圣女,父亲是太清门的门主,在太清门年轻一代中排名第五。

     “那个,弱弱地问一句,你,哪位?”

     “我叫雨朵,是雨蝶的表妹,也是广寒峰练气期弟子的大师姐,今天是代雨蝶姐给你东西的。”

     随后,他扔出了一口长剑,一块白色的身份石,还有一件长裙……

     “为了不让雨蝶姐承受太大的压力,我警告你别乱动心思,最好呆在这里别出去!”她转身就走,让墨羽与一旁隐蔽起来的不朽萝卜大眼瞪小眼,其中不朽萝卜很不满,他认为这等太清门有墨羽应该是他们的荣幸才对,而墨羽则不在意,要跟一个不知情的女孩子计较,那太掉价了……

     墨羽还是修炼了那“今生篇”诡异的无名仙经,按照他与不朽萝卜的推想,当“今生篇”修到极致,可能会与上一世的“岁逝篇”共鸣,出现不可思议的事情,或许会揭开他的身世之谜。

     墨羽的修道之路正式开启,无名仙经在他的极致凡体下一运转就能吞吐十方精气,且有不朽萝卜提纯引粹,修炼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那不过丝丝缕缕的真元壮大了好几倍。

     由于附近都是女子的缘故,他压根就没出去过,一直在屋中修炼功法,印证秘术。

     一些强大的仙经神通他是不可能修炼的,练气期的实力施展那些秘术只能是造成恐怖的反噬,只有在筑基之后,真元从气态化为液态,让总量激增几十倍,才可以去打极个别仙道法术的主意。

     对此,墨羽看得很开,他修炼了三部仙经,全为练气期的筑基篇。

     在这期间,雨蝶来了几次,对所谓的压力没有提半个字,让墨羽有些感动,虽然他知道雨蝶是出于好意,报答他的恩情,想要庇护他,给予他帮助,但将他弄到这样一个尴尬的环境中实在令人抓狂。

     后来,他再次对炼丹起了心思,但很快就自我将这个想法否决了,原因很多,炼药所需的器具,药物,丹火都很麻烦,而且他不知道为何,有些紧迫感,内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呐喊,让他迅速晋入筑基期。

     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突破练气期时得到了“今生篇”,莫非在筑基期时也会有意外之喜么?

     “话说回来,以你仙丹师的炼药造诣,就算是用火球术炼普通的草木都能成丹吧,怎么那么讲究?”

     “那我怎么附丹纹?要知道九转出品,必属精品,还是到筑基期有了自己的筑基真火再说吧!”

     日复一日,仅仅半个月,墨羽的气海中原本稀薄的气态真元一下浓厚了不少,按不朽萝卜所言,有它在,这个状态可以筑基了。

     练气期很特别,没有小境界,全凭个人感觉,当你的气海增大,真元增多,那你就可以去尝试筑基,一旦化气态真元为液态,那就可以成为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寿元,神能,远超练气。

     但他并没有去筑基,不仅因为他还认为自己缺少实战,无法验证道果,巩固道基。

     “小羽子出来!”

     门外的一声天籁之音将墨羽从睡梦中拉醒,不同于其他修炼代替睡觉的修士,墨羽很奢侈地选择了将夜晚时光奉献给了自己的睡眠,在他看来,如今这么安稳的练气生活都不好好善待自己的话,那等将来连天大战的时候岂不是有很多遗憾?

     “吵死了!让人多睡一会!”墨羽顺手拉起脑下的枕头朝进门内的一位绝代丽人扔去,而那位少女则纤纤玉手一挥,将枕头打爆,洁白如雪的鹅毛飞舞,将其衬托地明艳动人。

     她躯体如羊脂玉般洁白如玉,穿着雪白纱裙,身段修长挺秀,曲线完美无瑕,挑不出一点瑕疵,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还有,作为师傅,我有必要教导弟子,勤奋修炼,别睡懒觉。”

     雨蝶向墨羽走来,袅袅娜娜,莲步款款,曼妙动人,如玉的手捏住了他的鼻子,被墨羽一手挡开:“那你一定是一位误人子弟的师傅,最近传道时老是犯错误,还要我更正,换个人早就走火入魔了!”

     “嗯……一点小失误而已……”雨蝶泛着光泽的俏脸有些发红,,很快告诉墨羽,今日是一年一度的太清大练,所有太清弟子都要去主峰聆听长老教诲。

     “你就没什么反应么?门中的长老一个个修为惊天,他们的修炼感悟是无价的,可以助我们悟道,在修炼上少走弯路。”

     “还是算了吧,自己的道需要自己悟,最终要超脱一切,又或者是以自身为熔炉化生万道合一,铸成自己的唯一无敌道。”

     “小羽子心很大嘛,师傅我很欣慰!”

     争论无用,墨羽被拖走。

     大衍主峰上,一位位白发披肩,眼眸沧桑的老妪,看着下方的弟子,点了点头。

     实际上,虽然讲道地点在大衍主峰,但每一峰的长老却将自己峰的弟子划分开来,讲述着自己修炼的心得,周围这些娇躯动人,明眸善睐的女子皆为广寒峰的弟子,让旁边的男弟子一阵炫目发呆。

     “实际上,我广寒峰是传承很是不凡,祖师在一处宏伟的天阙中得到了我们的主功法,经过后人的不断改进,成了你们修炼的广寒决。”她先是说了一段轶闻,随后讲述自己的修炼经验。

     这对初学者来说像是一盏指路明灯,而对墨羽来说则没什么,不说真仙对道的感悟,但是他那些经法和手札就足以让许多不朽传承失色。

     这里人很多,皆为广寒弟子,当看到墨羽这位男子时候,一个个俏脸发晕,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唯有那位雨朵看着墨羽,脸色不善,但还是忍住了。

     “这位小哥,我是缥缈峰的马自真,叫我马老头就好,几位长老讲经论道,你却心不在焉,有什么事么?”旁边的这位老头问道。

     “马老头你好,我认为纸上谈兵人人行,得以实战检验下。”

     墨羽解释道,他刚才是在与不朽萝卜推测那几位老人的实力,发现太清门即便不是仙道门派,但真的不俗。

     “年轻人,你的心很大呀。”马老头眼眸中闪过精光,“那倒是有个地方推荐你去,说不定还能赚一些贡献点呢。”

     “贡献点?”墨羽听雨蝶说过,但记得不是很真切。

     “嗯,贡献点在太清门相当于凡人中的黄白之物,极为重要,购元晶,学秘术,换宝丹,还可以去一些修炼事半功倍的圣地修炼,不过一些东西,咱们这些练气弟子还是别想了,先想办法筑基才是正道。”

     “哦。”墨羽顿时对贡献点大失所趣,就算把太清门卖了比不上一株不朽药,就算把他们的藏经阁价值加起来,也不及他脑海中的一部仙经。

     不过对于灵药之类的,他倒是蛮渴望,身为一名在丹道走到巅峰的强者,可以说一天不炼丹,浑身都难受,他都几个月没开炉了,感觉到了筑基期有必要大显身手。

     “这个地方,叫试炼塔,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一会长老讲经完,咱们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