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试炼塔
    前方,一座巨塔巍然而立,高三十三层,直插云霄,晶莹的璀璨令一些弟子睁不开眼,它宏达无边,气象磅礴,仿佛代表了三十三层天,震撼人心。

     看着眼前这座银色的巨塔,墨羽双眼微眯,一道思绪掠过心头。

     “这太清门有些门道。”

     一位曾经的真仙如此评价,足以说明太清门的不凡。

     “好了,小墨羽,这就是试炼塔了,咱们走吧。”马老头在一旁开口,飘向路口,在路上,他告诉墨羽,一层塔代表一个境界的弟子试炼场,第一层为练气期弟子的试炼场,第二层为筑基初期弟子的试炼场,第三层为筑基中期,以此类推。

     将身份牌交给守卫检查,墨羽两人顺利进入,不过那门卫看向墨羽那奇异的眼神,却是让后者无奈不已。

     “嗯,广寒弟子,艳福无边。”马老头在一旁挪揄。

     “这个艳福你要你拿走!”在墨羽告知对方的身份后,一路都忍着揍这为老不尊家伙一顿的冲动。

     “免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可承受不起。”马老头摇头,同时看向眼前的擂台,“诺,到了。”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擂台,长宽皆有百丈,两个白衣男子在上面对抗,在下方,人头攒动,很多人交头接耳,看向上面的战斗,这种氛围让人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看,大衍峰的弟子呀!他必胜无疑!”

     “不能这么说吧,就算大衍峰是太清门的主峰,但广寒,阴阳,紫府等主峰也不差,尤其是这一代的年轻一辈,听说没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根本不能排进前百名。”

     “师兄所言甚是。”

     …………

     “看那个长老。”马老头指向一位身着白袍,仙风道骨的老人:“据传,三十三层试炼塔中每一层都有他坐镇,也不知道哪一层是主身,哪一些是分身,据说当年他追随着太清祖师打天下,如今活到了现在已经百万年之久了,算得一个活化石,一身修为难测。

     墨羽点了点头,看了看这位一身白袍,双眼微眯,仿佛小憩中的老者的一眼,没有说什么。

     “有很多个这样的擂台,方便众多弟子同时战斗,要挑战擂主需要插入自己的身份牌,一点贡献一次,赢了贡献拿走,输了你的贡献值就得给别人了。”马老头介绍道,“而且,作为擂主,如果能守擂一百场,一千场,一万场,都会有相应的奖励。不过在漫长岁月里,百连胜靠特殊的手段有机会,千连胜不过那名留青史的几人,至于万连胜则无一人来取走祖师当年亲手设下的奖励。”

     墨羽点头,马老头带他来的地方的确是他的理想之所,能以实战验证道果,巩固根基。

     “好了,让你看看贫道的厉害!”马老头竟然要去一战,让墨羽很意外,同一时间,那位白衣飘飘,手持青峰长剑的大衍弟子逼得对手跳下擂台,完成了五连胜。

     “年轻人,臣服吧!”马老头一上去就是如此话语,让所有人都发呆,而那位大衍弟子很快反应过来,手持长剑冲了过去。

     而马老头左手持一个乌龟壳般的盾牌,右手上的一口铜环飞出,与对手战了起来。

     最后,他硬是耗得对手没有真元,将对方一脚踹了下去。

     “怎么样,知道我老人家的厉害了吧。”马老头一点老辈的稳重都没有,让台下观战者无语,也让墨羽捂住了双眼,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而随后马老头竟然连胜三十九场,让很多人发呆。

     “哎……这是,缥缈峰的弟子!”很多去查看他身份的弟子都愣住了,缥缈峰,这个太清门最神秘的主峰,传说曾出过仙。

     然而,这个主峰的山门被封闭,除了各大主峰的圣子圣女和门中长老,很多人无法得知里面的情况,只知道那是神秘和强大的代名词。

     “知道么,我听过最不可思议的传闻,这个传承并不属于祖师自己开创的大道,而是他晚年在一处诡异与可怕的地方生生截来的山峰,在那之后,他就失踪了……”

     那位仙风道骨,维持纪律的长老则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虽然只是一瞬,但还是被一些人捕捉到了,心中震撼,就算是门中的太上长老都对那个地方心怀畏惧么?

     墨羽在一旁亦听到了这些言论,没想到马老头竟然有着这样不凡的身份。

     那天他捕捉到的一丝仙韵,是否和其有关?

     “嗯,缥缈峰的弟子么,让我来掂量掂量分寸吧!”一位男子身着黑金甲胄,黑色长发披散,毫无惧色,眼中带着战意,走上了擂台:“让我见识一下,最神秘的主峰中走出的人有何不同。”

     “乱战峰的人!”

     “这群以战为生的疯子!”

     台下的一些弟子嘴角抽搐,乱战峰这个主峰中走出的弟子,大多经常以实战磨砺自己,即便是在不允许杀伤杀残的试炼场,也经常有流血事件,让很多弟子对他们心有忌惮。

     然而,马老头见此却直接跳了下来:“冤冤相报何时了,何需为了这贡献点争得你死我活?人生若一场大梦,我辈修士都为成仙活,全是在苦海中争渡。唉,需知万事终究是一个和字为贵。”

     周围的人发呆,很多人低下头来细细体味,随后无言,因为马老头直笑眯眯地跳下台来,拍了拍墨羽的肩膀,“小子,为我报仇!”

     墨羽看了他一眼,目光很深邃,但入目中那张皱巴巴的带着笑意老脸和刚才没什么区别。

     他上台了,但身份牌被插入后,让很多开始在意其身份的人都惊愕,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

     就连台上那身着黑金甲胄的乱战弟子也一阵发呆,“广寒峰的弟子!你……男的?”

     “他疯了吗!”在台下,知道他“底细”的雨朵正好在此,此刻有冲上台去,活剥了墨羽的冲动,“他才刚开辟气海几天啊,竟然就对上了乱战峰的那群疯子!他要就这么输了,那雨蝶师姐的颜面何存?我广寒峰的脸面何在!”

     墨羽看向台下维持纪律的长老,“能动手了么?”

     “当然,上了台就可以战斗,不过很多人都会扯个几句,最后,不得不说一句,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那位长老满脸笑意。

     “缥缈峰的老头,广寒峰的男人,真是有趣!”那位男子一声大笑,冲了过来,而墨羽同时出手,无名仙经流转,火球术无结印发动。

     “咻咻咻!”

     三枚火球向他击去,看似随意,却暗中将他的路线全部包围,让身经百战的男子脸色大变,知道遇到了狠茬子,取出了战戈,对抗墨羽的火球。

     “不错,再来。”墨羽淡笑,这样犹如评价后辈的话语让那位男子大怒,但墨羽的真元仿佛无尽,火球术不停发动,最后将对手生生轰下了擂台。

     “广寒峰的男弟子么,我们也想领教。”很多男弟子往上冲,对于他们来说,墨羽虽然不过一位清秀的少年,但却生活在广寒峰这种地方,让这群男人不能忍。

     但,当墨羽完成一百连胜,得到了一口下品符器作为奖励之时,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明白墨羽能以特殊的身份生活在特殊的地方,必然有着过人之处。

     而马老头则面带诡异微笑,让很多人与他保持距离。

     “这真的只是一件下品符器么,为什么我看不透?而且这名字,太霸气了……”墨羽看着面前这杆黑色的方天画戟,戟刃雪亮锋利,符文交织凝聚,感觉到了些许异样,而在戟杆上,“长生戟”三个字让人心惊,要在洪荒纪元,只有仙器,才能以长生为称。

     符器,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墨羽的这口下品战戟按理来说不是最低等的道器也差不多了,仅仅交织出了符文,但对练气期的弟子来说已经相当不错,持兵者战力大增。

     “小子,这杆战戟对目前的你来说已经不错了,别拿玄黄塔对比,仙器和符器没法比。不过,我也赶紧到了不对劲,这杆方天画戟……”不朽萝卜开口了,刚才他按照墨羽的意思,锁定着马老头,却发现其并无异样,无论血气还是修为都很符合外表,而今暗自垂落仙光附着长生戟,感到异样,可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墨羽的神色却突然落寞,“我想我的小塔了。”

     “当年那个叛徒已经被你打成那熊样,玄黄塔必胜无疑,但塔虽然有你的精血,但要对付一尊真正的仙到底有些难,肯定要付出代价嘛,不过没事,什么时候你有实力,或者我带着你踏入星空,去找你的塔,到时候就可以镇杀一切了!”

     台下的白袍长老暗暗心惊,盯着墨羽手中黑色的方天画戟,“不是一把天刀么?怎么成战戟了,而且很像那个人的战戟……”他回头打量了一下风轻云淡的马老头,心有寒意,“不会真是他吧……”

     “呦,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冤家路窄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位男子身着紫衣,背负长剑,是飘逸,带着有大教弟子的气韵,看向墨羽,俊美的脸上满是戏谑。

     墨羽没有回话,仅是站在高台上俯视他,这是紫罡的弟子,加入紫府峰后改名为紫璇,让周围的弟子有些忌惮,不仅仅是因为他修炼了紫府峰的正统心法,还因为他的背景。

     “呵呵,看来你并没有听进吾师的话呀,真是不安分。”男子摇了摇头,而墨羽终于做出了反击,“你的师傅?他算什么?”

     全场一片寂静,紫罡是谁?紫府第二人,筑基中期的实力让他傲视同代,而他那位哥哥更是恐怖,在太清门年轻一辈中名列第三。

     紫璇脸色沉了下来,低声喝道:“你不过一个新人罢了,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连前辈都不知尊敬么?今天,我便代表师傅管管你!”

     说完,他走上擂台,而墨羽则再度开口:“前辈?恐怕也就你将他当回事罢了,不过若是管我的话,你还不够。”

     这等俯视与漠然的姿态让紫羽眼中寒芒闪烁,但随即换上一副笑意,“哦?那么自信?那不如将对战的奖励换一下,就用你的贡献与长戟来赌如何?”

     很多人都看出了究竟,所谓管教,为师维护尊严是假,图谋墨羽的奖励是真,一个个暗自鄙夷,却无人敢同墨羽般针锋相对。

     “你要是输了呢?”墨羽脸色不变,淡淡****。

     “我会输?”紫璇摇了摇头,满是自信“行,若我输了,我这五百贡献点就全是你的了?如何?”

     “行吧,勉强了。”墨羽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征询了那位长老的同意,请他作证,开始了大战。

     墨羽依然只用火球术对敌,而紫璇则手持长剑,将所有的火球磨灭,这个时候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发现那也是一件符器!

     “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呀!紫罡给的符器,即便是下品,但也胜过他那口长戟。”

     “他已经战了上百场,无论是体内的真元还是元神饱满度都无法与紫璇相比,多半要堕百胜之名。”

     “他从始至终都未用过广寒峰的功法,显然未修过正统功法,且那口长戟并未经过祭炼,现在还无法大用。”

     下方很多人评头论足,认为墨羽败局已定。似是有意给紫璇造势,一些是因为墨羽的强大而让他们嫉妒,也有客观地评价,但大部分则是因为墨羽身处广寒峰,亵渎了他们男性心中的圣地。

     至于以雨朵则静静地看着,不发表言论,她刚才很惊异于墨羽的战力,猜测可能是雨蝶给的手段,毕竟为同一主峰,虽然没有言语上打击,但内心里仍然不看好墨羽,因为他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也改变不了,墨羽的底子太薄了。

     墨羽道心空灵,无悲无喜,一颗又一颗的火球术炙热和明亮,轰向紫璇,但却又被它手持长剑,格挡开来。

     “若你技止此耳,那就学学刚才那个老头,主动认输吧!”紫璇大喝,右手一挥,一面洁白如玉的盾牌出现,上面丝丝符文凝聚,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御”字铭刻在正中,将墨羽的火球术全部挡下。

     “天哪,不愧为紫罡的弟子,又是一件符器!”

     “一件符器主攻,一件符器主防,这小子黔驴技穷,必输无疑。”

     那位长老早已失去兴趣,除了不时打量马老头一眼后,再度闭眼小憩,而雨朵的弟子则蹙眉,认为其让广寒峰失了面子,只有马老头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因为他捕捉到了那一丝丝玄奥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