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引子:长生祸
    这是一片残缺的星系,空旷、死寂成为永恒的主题,一眼望去,在枯寂幽冷的宇宙空间中,尽是残碎的陨石与星墟。

     在黑暗的宇宙中,一位白衣的少年,他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单薄的身躯显得有些柔弱,容貌清秀,眼神清亮,如湖水一般澄净,乌发柔软,唇红齿白。

     他如深山的一股清泉,似冰峰的一株雪莲,若净土的一道清风,横在宇宙之中,有些失神。

     在十年前,这片宇宙界壁被打穿,大量的异族长驱直入,进入了这片宇宙,从此,尸山血海,长夜茫茫。

     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得到这片宇宙的核心。

     一个宇宙的核心是这片宇宙大道,灵气,生命的根本,失去他这片宇宙将彻底死寂,两方没什么可谈的,直接在两片古宇宙的名为元墟的节点开战,已经打了十年。

     对方曾血戮过很多宇宙,以战养战,实力强悍,底蕴深厚,他们一度处于劣势,这其中,不乏仙道强者大战后陨落,而他则尽了真仙强者的责任,在千军万马中随便一挥,便能斩落下日月星辰,杀得血流万里。

     然而,他却因为特殊的身份,几次被真仙之上的仙王盯住,若非有很多手段,怕是早就陨落在了那遍地为强者尸骨的特殊空间中,如今被调遣,镇守在后方。

     忽然,他冷哼一声,脱离起伏的思绪,看向前方的残缺星辰目光凌冽,淡淡开口:“跟了我这么久,该出来了吧。”

     “嗯,九转上人不愧为这片宇宙的第一炼丹师,神念强悍。”一位黑袍男子走出,缠绕着黑紫魔气令其身躯朦胧,周身恐怖的气机弥漫,令星河颤抖。

     墨羽心中一沉:“两军在元墟对垒,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吾,你们的仙道强者都被困住了,我过来这里看看。”黑衣男子淡笑,被薄烟弥漫的灿烂星辉环绕,“嗯,多么美丽的宇宙呀,要用它的本源来成全我们,真是有些不忍。”

     墨羽身躯轻颤,他没想到,情况严重到了这种程度,异宇宙的仙道强者都可以无视界面法则的排斥与元墟外仙阵的劫杀,出入他们这方宇宙。

     “不过墨羽道友,既然你将我引来了你们的宇宙边荒,那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有什么可谈的。”墨羽极为强势,眸光冷如利剑,恐怖的气机自他身体弥漫而出:“无非就是一战!”

     “话可不能这么说。”黑衣男子摇了摇头,“你们败局已定,这片宇宙将成为过往云烟,而墨羽道友连九转仙丹都能炼制的丹道造诣,只要肯入驻我界,定能成为我们宇宙的座上宾。”

     墨羽眉毛一挑,“哦,原来是招降的,就你一个么?怎么也得来几个仙王吧,不然可真不够看!”

     “当然不是,我界求贤若渴。自然有着足够的诚意。若非我界仙王需要牵制住你们的仙道强者,还真有几位大人想见见九转上人。”黑衣男子轻笑,在其身两旁,两道人影浮现,一位如他一般浑身被带状魔雾笼罩,朦胧看不真切,另一人身材欣长,穿着道袍,上绣八卦图,灰色头发披散,脸上有些皱纹,眼睛为铅灰色,面色冷峻,给人硬邦邦的感觉。

     “如何,诚意够么?”黑雾男子轻笑,三位真仙,若无意外可以碾压墨羽。

     “为我一人出动三尊真仙,你们倒是看得起我。”墨羽看向黑衣男子左边那位灰发老人,厉声喝道:“宙昆,你竟然投靠外敌!”

     “良禽择佳木而栖。”那位灰发老者面无表情,不愿多说。

     墨羽一叹,外有强敌,内有叛贼,他看不到曙光。

     “咻……”一道流光化过苍穹,来到宇宙边荒。

     一只胡萝卜,通体晶莹无暇,璀璨夺目,瑞光万道,此刻看着边荒中的对峙,躯体晃动,“哎,这个不是追了三次的死墨羽么!”

     墨羽脸色骤变,而与其对峙的三位长生者却是身躯颤抖,红了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这株胡萝卜,恐怖的气机散发,即便是一缕都让周围一切化为尘埃。

     “不朽药!”显然,他们认出了这种宝药。

     不朽药为仙道宝药,生死人,续寿元,炼制九转仙丹,内蕴的一身精华甚至能让人立地成仙,它可以令真仙疯狂,让仙王大打出手,镇压一教万古气运。

     他们为何而来?除了这片宇宙的本源外,还有这片宇宙的所有造化,神材仙料,不朽仙药,都是他们所渴望的,如今看到一株不朽萝卜药就在面前,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几只缠绕着黑色魔气的打手朝它抓去,但不朽药虽无战力,可遁速却能让仙王叹气,一闪而瞬到墨羽背后,那里对它来说是唯一的净土。

     “呦,怎么,不怕我了?”墨羽轻笑,他为了炼制九转仙丹,几次要抓它当主药,但都被它跑了,“快走吧,去元墟,那里会有很多人需要你。”

     “元墟么?我们宇宙边关被破,恐怕要要输了……”不朽萝卜开口,语气很沉闷,它亲眼见到了对方宇宙的恐怖,十几位仙王同时出手,让他们这一方被摧枯拉朽般地击破。

     “要输了么……”墨羽神色恍然,心绪复杂至极,而与从同时,对面几位真仙却哈哈大笑,言称他们接到了讯息,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到底是他们付出巨大的代价换来了胜利。。

     “九转上人,如你所说,我界的仙王正在破关,会来亲自见见你。”

     “这下墨羽道友还有什么可犹豫呢?我界底蕴尽出,你们完了!”

     其中宙昆老脸上复杂之色一闪而逝,但很快恢复那冷冰冰的样子,同样加入到劝说墨羽的行列,却被后者一口否决。

     “屈辱的生,不如辉煌地死!”墨羽大喝,同一时间,他出手了,日月颤抖,星河颤栗,凌厉而恐怖的气势席卷九天十地,他主动冲向三位真仙,全力攻伐。

     “以一敌三,当自己是无上的仙王么?不知死活!”

     “罢了,先将你制住,一会我界仙王到来,一切都会很好地解决。不过到那时,他就不是他,只不过一具没有思想意识,忠于我界的傀儡罢了。”

     三个人神色很是冷漠,但两位异宇宙的强者却是不希望墨羽陨落,一位能炼制九转仙丹的炼药师对一个在战斗中生存的宇宙来说战略价值太大了,无论用什么手段,哪怕是度化他为奴,都要保证他活着。

     仙战,可怕到了极致,不仅是肉身,元神的对决,更是法则与大道的对碰,个人生命意志的对决,一种无敌信念的交锋,各种人生经历都在第一时间迸发,撼动了整片宇宙。

     在这一刻,即便是凡人也有所感悟,看向宇宙边荒的方向,在那里,混沌弥漫,不知道有多少星辰炸开,像是一朵朵绚烂的烟花雨,非常的美丽,但却太过恐怖,如果不是墨羽刻意将地点选在了宇宙边荒,必然生灵涂炭。

     “哎,咱们这片宇宙真的要完了?”这株不朽药看着被三位真仙围杀,大口咳血的墨羽,很是悲观地长叹,尽管总是被人追捕,但他对这片栖息了几个纪元的宇宙很有感情,此时跟在墨羽身畔,通体晶莹的身躯垂落下亿万缕银白仙光,为墨羽疗伤。

     “你那两只眼睛是窟窿吗?力量上绝对的差距你看不到么。”宙昆怒斥墨羽,说他不识时务,被墨羽冷颜以对。

     “我只看得见,我要去的地方!”墨羽的一声呐喊惊动了宇宙万族,而对面的三位真仙更是愣住了,墨羽在被他们压着打的情况下居然还想要去元墟支援。

     “等等,他的气息,怎么突然?”三人突然说不出话来,墨羽在刚才气息突然飙升,竟然是触碰到了仙王壁垒。

     “他自一口青铜棺中出世不过三千载而已,怎会有接近仙王的实力!”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丹道,战力应该很差才对呀!”

     显然,他们很了解九转上人,尤其是宙昆,曾经在元墟代表一个阵营战斗过,此时脸色更是阴晴不定。

     墨羽不语,全力出手,在其身畔,出现了一种特殊的血焰,将他衬托地超凡脱俗,头上的九层古塔飞出,摧枯拉朽般将宙昆镇压,后者全力对抗,可到底改变不了被镇压的事实。

     “他极境升华,燃烧元神,献祭肉身!”

     “这个疯子!这样下去一战后他也将凋零!谁也救不了他!”

     两位黑衣人瞳孔一阵收缩,谁能想到墨羽竟然极境升华,为的就是拼掉他们!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活了不止一个纪元的他们有可能真要陨落在这里,血溅星空!

     虽然墨羽手上的兵器在与宙昆对抗,但他们这一方更是损失了一尊真仙,败迹已现的他们,开口欲乱其道心,想要拖到墨羽自动兵解。

     “九转上人,听说你自一口青铜棺出世,但因未修凡道道基不稳,无法成王,真是遗憾呀。”

     “即便你们的宇宙很特别,有着远超其他宇宙的实力,但依然敌不上我们无数纪元的积淀!依然会败。很快我界仙王就会来,你这点小道尔不够看!”

     虽然墨羽外貌不过一清秀的少年,但却有一种气吞山河的伟岸,一种盖世无敌的气魄,他平静地开口:“是要乱我的道心么?这样只会让你们死得更快!”

     “当!”

     一声巨响,最为绚烂的光扩散四面八方,席卷了这片天宇,诸多星河被毁,无尽的大星化为灰烬。

     这是一副难忘的画面,一位清秀的少年独立者黑暗宇宙,在其旁,一根乌黑的断枪将一位强者钉死,那是他的仙器,可如今器灵与主人的元神都被打散,彻底消逝在这片宇宙。

     而另一位最开始出现的黑衣人此时一只手臂被断,点点仙血滴落,磨灭大道,他神色冷漠,墨羽毁他仙道根基,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跌下仙道,再难长生。

     黑衣人看向墨羽:“九转道人你的确可敬,但为了他们值么?”

     他转身离去,此地空余墨羽,他打出一道道神芒,助自己的玄黄塔将内部镇压的真仙活祭。

     宙昆激烈反抗,不断求饶,但墨羽全心炼化他。

     忽然,墨羽口吐一口鲜血,气息一下萎靡起来,让一旁的不朽萝卜大惊:“你极境升华的时间到了么?”

     墨羽微笑,此时白衣染血,带着特殊的气韵,微微一叹,看着不断为他哀鸣的玄黄塔,喷出一口精血,洒落在塔身上,以此镇压宙昆。

     “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赢他们。”墨羽一声长叹,空留万古恨。

     不朽萝卜沉默,随后开口“吃了我吧,或许有用。”

     让墨羽惊讶,要知道那样即使它不会消亡,但主体被斩,根本逃不过这场大劫。

     经常被人追捕的不朽药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而宙昆一尊平日间受万族膜拜的真仙则反水对昔日的战友下杀手,让他生出了无尽的感慨。

     “极境升华,什么都无用,去元墟吧,我界的仙王需要你。”肉身与元神是一个人的全部,而墨羽则两者全部燃烧升华,自断生路。

     往昔的一幕幕重现,从一口青铜古棺出世后便立足仙道,成为了一尊真仙,叱咤星河三千年,与佛陀争锋,和仙王论道,但,在这个神圣如草芥的时代,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

     “再见了,我的伙伴,我无法继续守护你们,再见了,青莲,我不能遵守对你的承诺,护你成仙……”

     他的身躯愈发晶莹璀璨,若一尊傲视万古的天帝,不朽萝卜在其旁垂落下万道仙光,没入他的身体,因为他明白,墨羽这是回光返照,随时可能逝去,而在一旁同宙昆对抗的玄黄塔哀鸣,怒吼,发出万丈光。

     在最后一刻,一口铜棺,长不足四米,宽不过两米,划过黑暗的宇宙空间,朝着墨羽而来,古朴而黯淡,印刻着一幅幅古图,覆盖着铜绿,镌刻满了岁月的风霜,似亘古长存,让人心有寒意,望而生畏。

     “这是……我出生的那口铜棺……”这是墨羽最后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