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入城风云
    江辂一行九人,依照道旁残破的路牌,足不点地,疾行数里,便见远处有座收费站——雁峰收费站。

     杂物堵塞了大部分通道,只留一个供人进出,数十个挑着扁担的庄稼人稀稀拉拉排着长队,两名荷枪实弹的特警高高站在两旁,维持着秩序。

     不错嘛,居然还有基本的秩序,就不知道等弹药用尽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段大哥,那二人拿着的是甚物什?”钟灵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特警手持的95式自动步枪。

     “哇,真家伙,95式自动步枪!”卢赫铭羡慕道。

     “小胖,我们去弄过来吧,一人一把!”王望怂恿道。

     “西洋火枪,鸡肋得很。”江辂漫不经心道。

     没等钟灵回应,江辂忙拦下蠢蠢欲动的王望二人,喝道:“我靠,别瞎搞好不好,搞乱了这里的秩序和稳定,只会让坏人有机可乘,寻常百姓……譬如你们的亲人则会过得更苦!”

     二人沉吟良久,均皆不语,似想起了家里的亲人,一时之间,气氛委实尴尬。

     江辂叹了口气,继续道:“好了,也别多想,老家的亲人等我们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就去把他们都接过来。”

     卢赫铭迎着江辂的目光,关切道:“真的不会有事吗,就怕……”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话音戛然而止。

     江辂目光远眺,指着那些有说有笑的庄稼人,对着二人道:“乡下其实才是乐土,不信的话,你们可以上去问问。”

     卢赫铭疑惑之际,王望道了一声:“我来问!”径直纵跃上前。

     小龙女不放心,于是紧随其后。江辂轻笑着摇了摇头,领着剩下的人,亦跟了上去。

     “老裘,裕宁……梅姑娘那边什么情况?”江辂刻意放缓脚步,对着走在队伍最后的裘千仞低声道。

     “梅姑娘自言武功低微,恐拖累公子,遂留在那秋水广场。”裘千仞如实告知。

     江辂叹息不语,之前虽有误解,但亦不能阻止其内心思念之情。

     实力为尊,莫要儿女情长,再者说来,还有一堆人虎视眈眈盯着自己……人生如棋,落子无悔,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再看那边,排在后面的几个庄稼汉子,忽见王望骚包的施展金雁功,旋转跳跃闭着眼……不由得高声喝彩,鼓掌叫好。

     直到江辂等人走近,方才作罢,负手而立,装腔作势道:“怎么样,我这轻功不赖吧!”

     其中一个庄稼汉子老实巴交道:“哈你这轻功确实好看,哈就是感觉不太实用,哈这飞半天功夫,哈你朋友都走过来了。”

     这汉子嗓门颇大,不光是江辂等人,大部分排队的庄稼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齐齐笑将开来。

     “靠,哈你妹,居然嫌我轻功不实用!”王望恼羞成怒,就要动手。

     “住手,有点肚量好不好,就这样还想当大侠?”江辂强忍笑意,阻拦道。

     “不是,我好心表演绝世轻功,这些乡下人不会欣赏也就算了,还特么讽刺我!”王望委屈道。

     卢赫铭则有些迫不及待,对着一众庄稼汉子问道:“各位大叔,你们这是运什么东西?”

     “哼,能是啥值钱的,多半是些假古董,想弄去城里兜售。”王望冷嘲热讽道。

     众庄稼汉子笑而不答,其中一个张嘴,露出一排黑牙,吐了个烟圈,轻描淡写道:“哈的确不是啥值钱的东西,哈就是些花生、马铃薯、蔬菜……”

     这时,一个面容猥琐的庄稼人,对着身旁数人,挤眉弄眼道:“哈销完了,去百乐门耍耍,哈听说新来了一批小明星,个个水嫩到不行!”

     “哈我昨天就去了,爽翻天啦……哈那个邢薇是我的,还答应今天帮她弄瓶什么鲜奶儿。”一个庄稼汉子忽道。

     正当众人不解之时,又一庄稼汉子出来解惑道:“哈那叫香奈儿,什么鲜奶儿……哈那你这半筐花生是没了,我前些天给媳妇买过。”

     王望有些听不下去了,对着江辂等人道:“半框花生换香奈儿!还以为我在吹牛界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今天才知道山外有山啊。”

     知其不信,于是江辂便详解道:“人家并没有吹牛,这叫通货膨胀,城里人没东西吃,所以食物的购买力大幅增强。”

     “是了,城里没地方种农作物,所以你说乡下才是乐土。”卢赫铭忙道。

     王望半信半疑道:“有这么神奇,那我们天天下乡去收购食物,再倒卖给城里人,不就发大财啦?”

     江辂摇头道:“在这末世,没有实力,你认为能守得住钱财吗?”

     众人沉吟不语,就见钟灵扯了下江辂的衣角,问道:“段大哥,那百乐门是什么所在,听这些老农说得,貌似很好玩?”

     没等江辂回答,一旁的林平之毕竟是纨绔出身,听众乡民言语之间,便知定是妓院无疑,遂恭敬道:“二夫人,那地方委实不宜女子进入。”

     木婉清也算见多识广,又听林平之称钟灵为二夫人,心下不喜,啐道:“不就是妓院,藏污纳垢之地,有甚还玩!”

     钟灵一听竟然是妓院,双颊立时有些微微发红,对着江辂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娇羞不已,惹得一众庄稼汉子哈哈大笑。

     江辂还想去回雁楼救仪琳,哪有闲工夫排队,领着众人径直走向队伍的前头。

     “干什么,上后面排队去!”负责登记的是个油光满面的青年,三十岁上下,大腹便便,细皮嫩肉的,估摸着是哪位领导的亲戚,这入城登记可是个肥差。

     江辂见两个特警直勾勾盯着自己,枪口更是冲着他这边,大有一言不合,便即开火之势。

     江辂眉头微皱,随后满脸堆笑独自上前,恭敬道:“这位领导,不好意思,老婆身体不舒服,想进城找专家瞧瞧,您看能不能……”说着,暗自塞给对方一只晶莹剔透的冰种翡翠手镯。

     那青年胖子不着痕迹接过玉镯,立马客气起来,笑道:“身体不舒服啊,那应该要赶紧去看,我先帮你们登记吧。”

     一众庄稼汉子见怪不怪,虽有嘟囔几句,但都识相让出位置。

     这时,那青年胖子轻“咦”一声,指着木婉清、钟灵等人,紧张道:“异……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