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欢欢喜喜亦王妃1
        凤鸾也不听使唤,依然在淅沥的雨水里欢声笑语着:“你们也来和七妹妹玩羞羞游戏吗?来啊!来啊!”

         凤鸾眼眸微转,一抹精光一闪而过,却不顾及凤凌此时已经暴跳如雷,哪块伤疤疼,凤鸾就揭他哪块伤疤。

         “你……不成体统,哎,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自己的三个女儿今天做了如此丢人的事,看他还怎么收场。

         “不是来和七妹妹玩羞羞的吗?”凤鸾呆噘着嘴唇,满眼无辜,懦懦的问。

         在凤鸾的记忆里,这个父亲并不关心自己,从亲生母亲过逝之后,凤凌眼里只她的继王妃吴氏和他的小妾们,根本早已经忘记了前王妃楚玉的存在。

         按理说,五小姐凤鸾才是凤王府的正经嫡女,是正妻所生,生份地位自然是谁都不能比的。

         可是她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傻子,然后又受吴氏和姐妹们百般虐待。

         变傻后的凤鸾因为常期受欺负,便终日沉默寡言,懦弱无能,如今也已经十九岁了,却无人问津,整个东齐国更是无人敢娶。

         云亦——在东齐国神一般的存在,凤鸾却没搞明白,皇帝是发什么疯把凤鸾这个傻女赐婚给他。

         凤鸾脑袋里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只知道一字并肩王是整个东齐唯一一个与皇帝齐名的王爷。

         听说手中权利很大,但唯一令人奇怪的是,他一直不常住京城,都快三十岁了还未娶妻。

         听说十年前,他倒是娶个一位正王妃,可没一个月,这位王妃就病死了,至今他也没再续娶,一直都在外云游。

         三岁会赋诗,五岁便是马上神童,七岁跟随着先皇御驾亲征,用计救了先皇一命,使得先皇赢了非常漂亮的一仗,便更得先皇喜欢。

         十三岁封地封为亦王,十五岁便丰功伟绩盖过历朝皇室子嗣,整个东齐国能变成四国之首,可以说有大部分是云亦的功劳。

         而他也是先皇的老来得子,亦王母妃更被极宠之至。

         当时人人都预言,东齐国会改天换命,成为亦王的天下,可事与愿违,太子仍然是太子,顺理成章登基成皇,亦王却变了一字并肩王。

         凤鸾清冽的眼眸闪着精光,围着众人打圈圈。

         崔公公看着更是头疼,早就听说凤王爷的五女是个痴傻,胆小懦弱,可没听说他的五女如此疯癫,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哎,罢了!王爷请您代五小姐接旨吧,咱家还得赶回去复命呢。”崔公公一个头两个大,也没有办法,谁叫这是皇帝亲自下的旨呢。

         “谢公公,本王备了茶水,公公请到了前厅喝茶。”

         “王爷还是先处理家事吧,呵呵,老奴这就告辞了。”崔公公阴不阴,阳不阳的看了凤凌一眼,眼角眉稍处却意味深长。

         凤凌汗颜,凤王府从未像今日这般混乱过,也没什么心思招待崔公公,只能告罪让他先回去,改日再别作答谢。

         遂而,凤凌便从袖口中掏出一叠银票,悄悄塞给崔公公,崔公公笑笑也不再多说,便收了银票,他知道这是答谢他的,也是想封住他口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厚厚的一叠。

         待崔公公走后,凤凌恢复了严谨威严的姿态,双眸怒火冲天,焉有火山喷发之势。

         “王爷,这个男人如何处置,要不要把他泼醒把事情问个清楚,兴许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还问什么?事情不是明摆在眼前吗?真接将他五马分尸,剁碎了喂狗。”凤凌气急。

         “王爷,玲珑定是冤枉的,她一个闺阁女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求王爷伸冤啊。”

         吴氏浓妆艳抹,此时也哭得肝肠寸断,上气不接下气,怒瞪着一脸无辜的凤鸾,她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对。

         吴氏更是愤恨,那贱人生的小贱人怎么可以嫁给亦王,一个傻子罢了,哪来那么好的命,吴氏眼睛里射出冷光,似要将凤鸾撕碎。

         “哭,你还有脸哭,都是你教的好女儿,把本王脸都丢尽了。”

         “王爷,玲珑平时虽然刁蛮任性了些,可也是个懂分寸,知事礼的人,她的清白可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呀!”

         “娘,你说什么呢?谁清白被毁了,根本没有的事,只不过是王二……他,哼,王二……他。”

         凤玲珑此时根本没法讲出是她找的王二来想要毁凤鸾的名誉,诬告她通—奸,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也说不明白,对,是凤鸾,绝对是她害我们的。

         “他怎么?女儿,你快说啊,他怎么你了,没事吧。”吴氏气急,见凤玲珑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心里越急越慌,她不能让今天的事情被传出去。

         吴氏便怒道:“今日之事,若是有人传出去,小心了他的脑袋。”

         顿时,四周凤王府的一大片人齐齐点头,战战兢兢,谁也不敢再发出一声来,个个都恨不得抠了自己的眼睛,生怕被王妃杀了灭口。

         “娘,是凤鸾,是她,是她要害我们的,我们根本没和王二怎么样,是王二被凤鸾打了,然后凤鸾捉住了他,凤鸾把我们都关在柴房里,然后王二就不知怎么的向我们扑了上来……”

         凤玲珑咬着嘴唇,她知道一个女子的名节有多重要,凤鸾今日的表现太过反常,她不能让凤鸾害了,叫她吃哑巴亏,她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此时,凤鸾仿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被此时诡异的气氛吓着了,皱着眉头懦懦的低声道:“七妹妹,你一会儿还要带我们去玩羞羞游戏吗?”

         “凤鸾,你少装疯卖傻,是你,对不对,都是你,六姐,九妹,你们说是不是凤鸾要害我们的。”凤玲珑被凤鸾无辜无害的言语激怒。

         六小姐和九小姐哪里还有脸站出来指认谁,都怪凤玲珑出的馊主意,没害成别人,反而害了自己。

         六小姐和九小姐躲在自己姨娘的怀里,虽然刚才的确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但是她们的身子都被那个猥亵的男人摸过,也被看过,今后叫她们怎么做人啊。

         顿时,六小姐和九小姐越想越委屈,纷纷嚎啕大哭起来。

         凤凌怒意滕升,大骂:“你们还有脸哭,全都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