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烧火丫头,自救不如自省
        与此同时,等凤鸾到居住的地方,细雨渐渐的停息,路上淅淅沥沥的。

         一座破旧的独立院落里,凤鸾立在暗沉色门前四处瞟了瞟,她以为她会像所有的苦情剧一样,住在一个跟柴房差不多的地方。

         没想到,在这座府邸里还是有她的独立院落的,虽然看上去很是简陋。

         凤鸾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微黄的烛火弥漫在屋子里,并不明亮,显得很是萧条。

         摸索着前世的记忆,凤鸾皱了皱眉头,堂堂王俯嫡女,竟让她住在王府后院,与粗使丫鬟住在一处。

         凤鸾扫视了一眼,屋子中间一张看上去极旧的圆桌,两把矮凳,圆桌上整齐的放着一个白底蓝花茶壶,四个杯子规整的摆放在茶壶四周。

         地面上很是干净整洁,左前方是一张大概一米五的床,白色的床帘垂下,床上碎花棉被整洁的叠在一旁。

         凤鸾缓缓靠着桌子坐下,自己替自己倒了一杯茶,顿时感觉口中回味甘甜,一股清凉侵入鼻息,这似乎是一种花茶。

         凤鸾自己本对茶道不精通,具体也品不出是什么。

         床头的一米多高的柜子上还摆放着一个针线篮,里面五颜六色的小卷丝线整整齐齐挨个摆放着,更奇怪的是那些丝线看着都价值不菲,看着和这间屋子极不相寸。

         “咯吱”

         门被人推开,凤鸾警觉的握紧了拳头,只见来人一进来,凤鸾便从她的记忆中搜索到,她还有一个“室友”,是个厨房的烧火丫头。

         凤鸾勾唇浅笑,没想到凤王府对凤鸾的待遇如此不同,堂堂嫡亲小姐,竟受这般苛刻。

         “这儿有点素卷心菜和几个馒头,五小姐乖乖吃哦,今天我劈了一整天柴,现在才把所有的柴劈完,有些困了,就先睡了,五小姐吃完了就放在桌子上,明早翠竹起来收,五小姐吃完就乖乖上床睡觉哦。”

         丫鬟翠竹半眯着眼睛强撑着眼皮将托盘放在圆桌上,倒头便往床上躺去,也没发觉此时屋内的气氛有些奇怪。

         凤鸾稳稳的坐定,也没吱声,便轻应一声:“嗯,知道了。”

         “嗯!小姐乖,明早奴婢给你找鸡腿吃。”翠竹像哄小孩子一样呢喃着,身体沉重,眼皮累得都有些麻木了。

         翠竹和凤鸾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已经十几年了,两人感情很好,屋子之所以干净整洁全是翠竹的功劳。

         现在翠竹大概还不知道她相依为命的五小姐已经命丧黄泉。

         这些年,翠竹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个傻小姐,全是因为翠竹的亲娘是前王妃楚玉的奶娘,楚玉去逝没几年,翠竹的亲娘也去逝了。

         凤鸾的生母在她七岁时就死了,后来一直跟着继母吴氏,可没过多久,凤鸾突然变成了傻子。

         当时,相传凤五小姐得了怪病,变得痴傻木愣,被送到后院养病,就一直没被接回去过。

         与凤鸾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还有吴氏的一个女儿四小姐凤依羽和三少爷凤依君,三人虽然是同一天生辰,在凤王府却受着不同的待遇。

         凤鸾听着翠竹均匀的呼噜声,唇角划出一抹冷笑。

         前世,活了二十八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整天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地军医,自己还从没被谁这么欺负过。

         没想到堂堂王府嫡系小姐竟被这般欺负,痴傻的活了十多年,直至无故丢了性命也没能活明白。

         现在她就要让人看清楚谁才是这个家的嫡亲小姐,她要反转异世,替凤鸾和自己轮着活一回。

         风王虽然是异姓王,但在整个东齐国也占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这个大陆名叫乾坤大陆,除了遍布全国的各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和小国,主要由四个国家组成,分别是东齐,南楚,西秦,北漠。

         她现在正处于四国中最强大的东齐国,现任皇帝云德帝,而和风王府齐名的还有三大王府,分别是晋王府,敏硕王府,宗王府。

         这四大王府虽都不是云家亲王,都是云家祖先为了表彰各大家族而特设的,却在整个东齐占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凤鸾在这个家族里虽说是嫡妻所生的小姐,但随着大夫人的过逝,凤凌的妾室吴氏被抬为主母,成了凤鸾的继母,凤鸾的日子就一天天不好过起来了。

         凤鸾原本还有个祖母,但是随着老太太年纪一天天增大,老太太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诵经理佛上了。

         至今已经好几年不回风王府了,而是去了东齐国南面的少林寺,拜求菩萨保佑风王府千秋万岁,世代兴隆昌盛。

         夜越来越深,凉风习习,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只听见一声更鼓响,凤鸾一觉醒来,一丝浅浅的亮光洒在薄薄的窗户纸上,很是昏暗,院外却有嘈杂的吵闹声和频频来往的脚步声响起。

         “咯吱”

         又是一声轻响,门被打开了一个缝,随之又合上,紧接着,是翠竹轻手轻脚的走近,在桌上摆弄着什么,只听到桌与碗碰撞的声音。

         凤鸾缓缓的起身,却是瞧见了翠竹,昨晚,她竟然没有发现翠竹是什么时候起身出去的,她大概是太累了,睡得有些沉。

         “五小姐,你醒了,阮妈妈赏给奴婢的鸡腿,快来吃吧。”

         翠竹眉开眼笑,脸上完全没有了昨晚深夜回来时的疲惫样,仿佛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此时正是她精神百倍的时刻。

         凤鸾巧然轻笑,心想,这真是个细心体贴的丫头,原来的凤鸾过的就是这种日子吗?就算痴傻懦弱,她也算幸福的了,有一个这样真心诚意待她的人。

         “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凤鸾清清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她竟然睡得那么沉,连翠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她都不知道,难道自己真的太累了吗?还是警惕性太差了。

         “天还未亮明,奴婢去夫人们的院子送完了柴火才回来的……”

         翠竹甜美的笑容突然截然而止,眼睛透着满满不解,今日的五小姐说话怎么和往常不一样了。

         不痴也不傻了?

         怎么会这样?

         ------题外话------

         剧情需要过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