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反击
        凤鸾继续在吴氏心头上撒盐,六姨娘冯沫儿如今也才二十岁,十六岁嫁给风王,如今受风王恩宠也有四年了,虽一直无所出,却荣宠不衰,很是惹风王爷的王妃姨娘们嫉妒。

         凤凌年纪越大,越喜欢游山玩水,特别是每次都只带了冯沫儿一同前行,这一路上,游山玩水,悠哉游哉,好不风流快活,这更是使得吴氏有气没地方出。

         冯沫儿基本与凤依羽同岁,而凤凌却鬼迷心窍纳了与女儿同岁的女子回来,吴氏怎么能不气?

         冯沫儿年轻漂亮,又身段婀娜,而吴氏跟了凤凌二十一年,虽说已经爬上正妃之位,却也年老色衰,根本没了妙龄少女的活力,正所谓岁月催人老,她怎么能不愤恨六姨娘的年轻漂亮。

         此时,吴氏身后的几位姨娘听见凤鸾如此说,脸都微微有些变色,想当初,她们也是受王爷宠爱一时之人啊,王爷有多久没进自己房间了,她们自己心里跟明境似的。

         今天,凤凌虽然没有带冯沫儿一同出去,但想起以前他们潇洒风流的日子,众位夫人心里是百般不是滋味,各种的猜想,各种的愤怒,凤鸾这是把话全都说到她们心坎上了。

         瞧瞧自己满身脂粉味与衣着打扮就知道,这些姨娘是多么的想再次引起风王的注意。

         “走吧,香雅小苑已经派人打扫出来了。”吴氏狠瞪了一眼凤鸾。

         “我不,我一直都是住在这里的,坏人,你们全都是坏人。”凤鸾躲在翠竹身后,弱弱的说着:“翠竹,我要和翠竹在一起,我不去。”

         “红嬷嬷,把五小姐请出去送去香雅小苑。”吴氏脸色极不好看,根本没把一个傻子放在眼里。

         “王妃,求求您不要带五小姐走,五小姐什么也不懂,她傻傻的什么也不会做,奴婢替她做吧……”

         “啪啪”

         吴氏眼角一凛,红嬷嬷似是接收到指示,上前就狠狠的给了翠竹两巴掌,怒着:“下作东西,王妃面前也敢放肆,不要命了。”

         顿时,翠竹嘴角溢出血来,完全吓傻了,呆呆的跪了下去连声求饶道:“奴婢错了,奴婢错了,求王妃不要带走五小姐。”

         红嬷嬷满脸的肥肉腻得流油,使劲的拉扯着凤鸾:“一个傻子,你闹腾什么呀,走。”

         翠竹还不知道凤鸾被指赐给天之骄子亦王爷,心里很是害怕,怕王妃会害五小姐,遂而,冲起来便护在凤鸾的面前:“求王妃处罚奴婢吧,王妃菩萨心肠,放过五小姐吧……”

         “哼!你是在怪本王妃心肠狠毒咯,红嬷嬷给本王妃撕烂这贱坯子的嘴。”

         “奴婢明白。”

         遂而,红嬷嬷脸色阴风颤颤便向翠竹冲上来。

         正当红嬷嬷冲上来怒打翠竹时,凤鸾似疾风流转,向红嬷嬷脸上撕抓去,傻傻的样子满脸的惊慌失措:“叫你打她,叫你打她,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凤鸾“噼里啪啦”的使足了全身力气,片刻功夫便将红嬷嬷撕扯得不成人样,发髻乱了,脸上抓出了一条条指甲印,鲜嫩的肉皮透出樱红色。

         凤鸾在红嬷嬷身上擦了擦手嫌恶着:“哎呀,脏,油腻腻的。”

         紧接着,在众人的震惊中凤鸾冲向了一旁端正威仪,雍容华贵的吴氏撒娇傻笑着:“母亲,去了香雅小苑有鸡腿和肉肉吃吗?”

         时间停顿在家这一秒。

         凤鸾在吴氏的衣服上搓了又搓,揉了又揉。

         吴氏看着自己光鲜亮丽的衣服给搓得皱巴巴的怒喝:“凤鸾。”

         凤鸾仿若未闻,继续搓了又搓,揉了又揉。

         “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把她拉开。”吴氏怒喝。

         瞬间,仍然还处在震惊与不解的众人回过神来,看到的场景便是。

         凤鸾继续搓了又搓,揉了又揉,脸上还甜蜜的傻笑:“母亲,她们都是坏人,打她,打她。”

         “啊!快把她拉开。”吴氏气急,见自己的华丽衣服被凤鸾弄得污秽不堪,终于拉回了众人魂魄。

         顿时,凝滞的空气如破碎的玻璃‘哐啷’一声。

         狭窄简陋的屋子乱作一团,吴氏的几个丫鬟和嬷嬷听到吴氏的命令,纷纷挤了上来,张牙舞爪齐手攻向凤鸾。

         可是令众人惊奇的事,凤鸾如水中活跃的鱼儿,如林中快活的精灵,从众人的围攻中溜了出,吴氏反而被众人推倒了。

         凤鸾呆呆傻傻的脸上满是愤怒,眼射寒光,叫喊着:“你们别压母亲,你们快起来,母亲,母亲。”

         凤鸾越在众人身上拉扯,众人越往吴氏身上撞,似乎手、脚、身体全都不受控制般。

         “哎呦,你们这些贱坯子,还不快起来,本王妃不扒烂你们的皮。”

         “翡翠,你别扯我的脚……”

         “绿柳,我衣服挂你头发上了……”

         “罗妈妈,别压着我啊。”

         “……”……

         “哎呀,我们起不来啊。”众人你推我,我推你,反而越推越混乱。

         片刻,乌烟瘴气的屋子里乱作一团,此时,红嬷嬷也被打蒙了,却是怒急反呵斥着:“柳侧妃,四姨娘,五姨娘你们还不快把王妃拉起来。”

         众人当中,脸上全都被吓成黄绿色,除了柳侧妃外,四姨娘和五姨娘颤抖的连忙去推开众人,这才把吴氏从众人中间‘解救’出来。

         柳侧妃稳稳的立在一旁,冷瞪了一眼红嬷嬷,一个狗奴才也敢来使唤本侧妃。

         此时,只见吴氏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满脸的邋遢样,头发被扯得如疯妇,脸上怒气未消,更显狰狞恐怖。

         凤鸾傻傻的笑着去扶起吴氏,乖巧的道:“母亲,打她们,打她们,她们打你。”

         吴氏狠瞪了一眼凤鸾,指甲掐进凤鸾的手臂上。

         瞬间,“哇!”凤鸾高声大哭起来。

         如雷轰顶,凤鸾哭得震耳欲聋,委屈百倍:“母亲,你掐我做什么?鸾儿做错了什么吗?”

         “哇!哇!哇!”

         谁也没有瞧见,此时,凤鸾脚下正踩着、捏着、跳着的一支流光溢彩,价值连诚的金钗。

         此钗是吴氏的宝贝,是当年吴氏被扶为正王妃封诰命夫人时皇帝赏赐的,听说是外国使臣进贡的贡品,珍贵无比,吴氏为了显摆她正王妃的名正言顺整天都戴在头上的。

         吴氏第一个反应过来,伸手就往头上摸去,可是却什么也摸不到。

         眼眸在地上一扫,顿时崩溃,脸色惨绿透白:“我的钗。”

         此时,金钗已经变了形状,似一坨金灿灿的粑粑扭裹成一团,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精致绝美。

         凤鸾还在不住的哭泣,跺脚,碾磨,直至把地板踩踏出一个洞来,呆呆的问:“菜……母亲,菜在厨房里。”

         “啊!小贱人……”吴氏气疯了,完全没了形象哀嚎着。

         吓得凤鸾即刻噤若寒蝉般细声呢喃着:“母亲,你怎么拉,是不是鸾儿惹你生气了。”

         “你,给我狠狠的打。”

         吴氏找不到发泄口,怒指凤鸾,厉声命令着。